神秘劫匪

岭南平顶山上,马仔站在领头中年旁边,低声说道:“不行把丁国珍和付小豪做掉得了?尸体直接埋雪壳子里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中年闻声后,表情无语地看了一眼马仔,什么都没有说,只转身奔着平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外,驻军356团,团长休息室内,一营营长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!”团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开,一营营长穿着军常服进屋,步伐急促,表情严肃地敬了个礼:“团长,地面上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团长怔了一下,摆手招呼道:“进来坐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一营营长凑过去,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刚收到消息,吴天胤的一大车货,连带着送货的马仔,全部被劫了。”

    团长懵了一下,才皱眉问道:“那边搞的?”

    “还没确定,但我个人估计,就是他们。”一营营长轻声应道:“消息我也正在打探。”

    团长站起身,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骂道:“这帮狗日的是真讨厌,我还没等动,他们就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里有点小意外。”一营营长立马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秦禹的两个头马,一个丁国珍,一个付小豪,都在送货的车队里,一块被劫了。”一营营长也站起身回了一句:“警务系统内的人也被抓了,那这事儿就有变故了,他们肯定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不好处理的,事儿早晚得漏,这俩人他们不敢动。”团长摆了摆手:“不过他们动手了,咱也得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动?”营长问。

    “按照计划跟上面提议呗。”团长迈步走到桌子旁边,沉思半晌后说道:“我给旅部打个电话,正式沟通这个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跟旅部透过风声了吗?”营长问。

    “透过是透过了,只不过他身份有点敏感,上面也很犹豫。”团长皱眉回道:“算了,这是对咱有益的事儿,我帮忙多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用不用放出点风声去,给吴天胤和秦禹指条道?”营长很聪明地问道:“这也算是卖警务系统一个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团长立马摇头:“不,先不着急,对面干这事儿,也算是帮了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烈马难训,你不先收拾他一顿,他能好说话吗?”团长笑吟吟地说道:“不着急,我先联系旅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营长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团长拿起座机拨通了旅部值班室电话,随即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我是356团黄山。对,你帮我接一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松江黑白两道的人此刻全部动了起来。马老二,张亮,鬼子召集下面的兄弟,动用各自的朋友关系,正在全力打探安仔等人的下落。而黑街警司那边更是派了两个大队出区,去现场勘查情况。并且冯玉年亲自下令,要求各区域探员,马上动用自己在地面上的线人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冯玉年这么干,其实不是为了给秦禹的生意保驾护航,因为他对这事儿的态度,是不反感也不支持,心里更多的是对这个时代的无奈。但是对方抓了付小豪和丁国珍,这俩人又都是副队长级别的,是警司内骨干,所以劫匪动了他们,那冯玉年肯定是接受不了的。而这才是他下令严查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众人没想到的是,松江的黑白两道,外加吴天胤在二龙岗的影响力,就这点破事儿,查了三天竟然毫无线索。劫匪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完全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吴天胤这下有点慌了。因为地面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求财,没十分必要的情况下,是犯不上结下死仇的,所以他最开始以为,对方劫了货,抓了人,无非就是为了勒索点现金。可这三天时间过去,对方既没有联系他,也没有放人,那这事儿就变得有点诡异了。

    你不要钱,那扣着人干啥呢?有啥必要呢?

    吴天胤想不通,所以心里没底了。他已经开始不局限于让下面的兄弟打听了,而是正式摇号,让下面几个领头的人开始挨区域搜索,并且心里十分肯定,劫货的人百分百是没有离开松江附近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冯玉年也他妈懵了。因为付小豪和丁国珍被绑架的事儿,已经捅到了署里,上面也高度重视这个事儿,所以在地面上施加了不少压力。他本以为人很快就会有信儿,可三天过去,各区警员不但没有找到任何知情人,反而连最基本的线索都没摸到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冯玉年也感觉这事儿有蹊跷,准备以黑街警司的名义,去联系驻军单位,让他们出手在地面上施压,看能不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冯玉年刚准备离开警司,去一趟署里,就接到了署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冯,来一趟署里,有急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急事儿?”冯玉年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跟被劫警员有关的事儿,你先来了再说吧。”署长没提货物,只提了付小豪和丁国珍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冯玉年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二龙岗某垃圾场附近,两台越野车缓缓停滞,六七个男子走下来,打开两台车的后备箱,从里面拽出来了两个鼓鼓的大布袋子。

    “把口割开,走吧。”领头男子吩咐了一句后,快步就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两名马仔低头用刀割开大布袋子,就与同伴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汽车离去后,袋子开始剧烈蠕动了起来。没多一会,付小豪和丁国珍,就从袋子口爬了出来。他们手脚被绑,双眼被蒙,嘴上还缠着胶带,在原地挣扎了能有二三十分钟后,才磨开手上的绳子脱困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付小豪扶着膝盖喘息了数声,抬头看向周围骂道:“这他妈是哪儿啊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正心急如焚的要拨通吴天胤的电话时,手机却率先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冯司。”秦禹立马接起。

    “马上看机票,越快回来越好!”冯玉年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