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谈判?

旅部休息室内,秦禹站在窗口处,左手叉腰,右手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你搞补给点干啥啊?那是军事单位,你不清楚吗?咋想的啊?!”

    吴天胤有些懵地回道:“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嘛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在哪儿的干个JB啊,我在旅部呢!”秦禹很激动地打断了对方的问话。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一怔,眨着眼睛说道:“说货不还了,我认了;要两百万,我也给了;可整到最后,还他妈不放人,那我也没办法啊!安仔下面六七十号兄弟,都要跟我翻脸了,说我为了接受招安,都快去钻356团的裤裆了。我再不想办法把人弄回来,下面就造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冲击军事补给点啊!”

    “我就崩了张保钰,其他士兵和军官,我一个都没动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虽然有击伤,但那也是没办法的啊。下面动枪了,我也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啥意思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好啊,先让安仔回来呗。”吴天胤话语利落地应道:“我在那儿没找到他啊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吴天胤,你现在惹大祸了。743团出了一个营,旅部又从南边调去了一个营,现在都开进二龙岗了,随时准备开打,你心里最好有个B数。”秦禹棱着眼珠子骂道:“我帮你整招安的事儿,一分钱好处都没拿到,原本事儿都快成了,你又整这一出,你让我怎么办?我告诉你,这事儿能谈就谈,谈不了老子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气鼓鼓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车内,吴天胤斟酌半晌,立马冲小寻说道:“让山上的人也赶紧撤吧,小禹递话了,对方可能真要打了,要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寻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禹说话不方便,部队有监听设备,你拿个新手机给小禹发一条简讯,我这个不能用了。”吴天胤扣除手机卡掰碎,顺着窗外就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休息室内,秦禹坐在沙发上,眉头紧皱地思考着,旅部到底是真要打,还是以吓唬收编为主。

    薛东别管咋说,好歹也是个正营级干部,团里,旅里,不可能完全不考虑他的安全因素,就直接冲二龙岗搂火。更何况二龙岗的情况错综复杂,吴天胤自治安保会里的人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二龙岗生活的民众。这帮人拖家带口,亲戚遍地,那一旦开火,普通的“剿匪”事件可能就会变质。

    秦禹想到这里,还算稍微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深夜,11点多。

    黄山带着两人来到了休息室,面见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743团,特种侦察连连长,翟文。”黄山坐在沙发上,指着旁边一名皮肤黝黑,穿着作训服的军官说道:“小禹啊,你可别看咱翟文年轻啊,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兵王啊!”

    翟文身高1.78左右,皮肤黝黑,脸庞方正,五官大气,他剃着小平头往那儿一座,只略微冲着秦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,”秦禹扫了翟文一眼,就冲着黄山问道:“上面到底是啥态度啊?”

    黄山喝了口茶水:“冲击军事补给点的事情,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,旅部的几个领导非常震怒,参谋长也铁了心要收拾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秦禹静静地看着他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主张收编,好说歹说,也算是把事儿暂时压下来了。”黄山放下茶杯,皱眉看着秦禹说道:“你马上给吴天胤打个电话,告诉他千万不要难为薛东,不然就没回头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老吴去补给点是为了救他兄弟安仔,不是为了找事儿。”秦禹立马出言替吴天胤解释道:“你看,那边拿了货,说不给了,老吴没说啥吧?然后又要两百万,老吴也给了。可扯了这么长时间,最后咱还是没放人,那你说他能不急吗?这个安仔下面也有六七十号兄弟的,吴天胤救不出来他,那内部是要闹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混地面的,敢冲士兵开枪,这胆子也太大了。”兵王翟文托着下巴,眉头紧皱地说道:“他就是欠收拾,摆不清楚自己位置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扫了他一眼,就冲着黄山继续说道:“黄团,刚才我跟吴天胤通过电话,话里话外,我感觉他还是想被收编的。”

    黄山吸了口烟,看着秦禹说道:“他要是还想被收编,那就赶快带着薛东回来,我们坐一块把事儿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安仔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带着还给他啊,”黄山摊手说道:“不然我们扣着他有啥用?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见面先换了人,然后再跟吴天胤谈收编的事儿?”秦禹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吴天胤也配跟我们谈换人吗?!”翟文撇着嘴说道:“你就跟他说,赶紧把薛东领回来,事儿还能控制,要不然旅部急眼,两个营直接就在二龙岗推了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皱眉瞧了他一眼:“我要这么传话,吴天胤是不会服软的。他在区内都敢绑架外资老板,你觉得他怕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,那就铲了他!”翟文话语梆硬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文,你先别说话。”黄山摆了摆手,态度跟翟文完全相反,言语很和气地说道:“你用你的方式,去跟吴天胤谈,意思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掏出了手机,迈步走向窗口。

    黄山看着秦禹的背影,端起茶杯,冲着翟文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岭北某山脚下。

    肖彦急匆匆地赶过来,冲着吴天胤说道:“两个营的人全都散开了,开始封路,咱们有一半的人还都没冲出去,被憋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,立即吩咐道:“通知下面几个带队的,冲不出去的,就先原地散开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肖彦点头后,立马冲着吴天胤问道:“哥,你给我句实话,你到底有没有被收编的心思?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他反问:“你想吗?”

    肖彦愣住,脑中不自觉地想起了,那个说被弄死就被弄死的张保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