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楼者

秦禹和顾言俩人,瞠目结舌地看着不远处被砸得变形的汽车,终于瞧清楚了车顶上的“坠物”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人,右手臂和右腿都耸耷到了车顶外,悬浮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卧槽,是跳楼的!”顾言回过神来,立马喊着秦禹:“快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禹也见到车顶上的人此刻还没有死透,浑身还在抽搐着,随即立马和顾言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,有些卖夜宵的门面店和超市还开着,所以巨大的声响过后,也有不少人冲出来观看热闹。并且像秦禹和顾言一样热心肠的人,在见到跳楼者还没死透后,也都纷纷跑了过去想要帮忙。

    霎时间,街上略显混乱,汽车周边很快就围聚了十几个人。秦禹和顾言跑过来之后,第一时间挤进人群:“是不是还能动呢?赶紧帮帮忙,看能不能送医院!”

    说完,顾言已经穿过人群,来到了汽车旁边,随即一抬头见到车顶仰面躺着的,竟然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动了,完了,她不动了。”旁边看热闹的一个青年刚想伸手,就见到女人已经一动不动了。而他怕自己摊上事儿,就没敢再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看看还有没有气儿!”顾言喊着就要上前,但却突然发现车顶这个女人,看着有点面熟。

    顾言怔了一下,往左侧迈了一步,再次仔细打量起了女人。

    她浑身都是鲜血,四肢,脖颈处都被摔得有些变形,一头长发肆意披散着,已经挡住了半张面孔,看着非常惊悚。

    顾言离近了一瞧,顿时惊呼了一声: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你鬼叫啥!”秦禹刚挤进来就被顾言吓了一跳:“人还有没有气儿?”

    “哎,哎……!”顾言脸色煞白,伸手拍着秦禹的胳膊,略显激动地说道:“你仔细看看她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她是谁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闻声一愣,仔细瞧着姑娘的脸看去,最后也懵了。

    俏脸俊俏,身着衣物看着非常熟悉,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着浓重的酒味儿。

    这不是别人,正是白天还和秦禹碰见过的萱萱!

    是的,就是她从楼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心理冲击,对秦禹和顾言来说是巨大的。因为跳楼的人,就是他们非常熟悉的同院同学,并且秦禹白天还见过她,但此刻她却已经被摔得身体变形,满身鲜血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他妈的是咋回事儿啊?!”顾言缓了半天后,声音颤抖地看着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稍稍犹豫了一下,硬着头皮迈步冲上前,伸手在萱萱的脖颈上摸了一下,停了数秒后,又试了一下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死了。

    她从高空坠落后,其实人就已经完了,但意识还在,神经还没死透,所以她才在车顶上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。”秦禹缓缓退回来,扭头看着顾言说道:“给警司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各自掏出手机,一个给警司打了报警电话,一个通知了学院的教务处。

    路边人越聚越多,都是在驻足看热闹的,并且被砸车辆的车主也到了。但他对萱萱的死没有任何同情,只是不停地骂着晦气,倒霉之类的字眼。

    人群中,秦禹和顾言心里都感觉挺怪异的。因为萱萱这个人他俩都见过,虽然不算是朋友,可二人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来这个姑娘的性格。她真的不像是会遇到啥事儿,想不开,就直接跳楼的主儿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二十分钟左右,警司的几台汽车匆匆赶到,停在了路边。车上下来了十几名警员,拿着采集现场证物的箱子,戴上手套,就开始拍照,检查,并且询问目击证人。

    秦禹和顾言都很配合的将自己看到的事儿,如实跟警员说了清楚,并且也等来了学校的领导。

    教务处主任的脸色很不好看,因为他最近给萱萱批了很长时间的校外假期。那她在校外老实待着不出事儿还好,可这突然跳楼了,那人家家长一定会闹,到时候少不了各种麻烦。

    学院上两届的培训,都办得非常顺利,几乎没出任何篓子。可这一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先是鲁荡莫名其妙的被抢劫犯干死了,到现在案子都还没有查清楚,而这临近快毕业了,又闹出了女学生跳楼事件,可谓给这一届领导上足了眼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尸体对面的街道旁,不少学院的学生听到了风声后,都赶来了现场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,正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朱玉临站在秦禹旁边,满脸不解地说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她……她怎么跳楼呢?在奉北圈子里,她性格是出了名的开朗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顾言也很纳闷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没发现吗?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,咱很少在校内见到她啊。”秦禹突然回想起了很多细节:“以前学校要有啥活动,她比谁都爱掺和,可你们细想想,你们有多长时间没看见她了?”

    顾言回忆了一下,立马附和着说道:“你别说哈,还真是,我好像好长时间没看见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萱萱!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正在聊天的时候,一个女生下车后,挺伤心地冲着尸体那边喊了一句。紧跟着,李元震等奉北圈的人,也都下了车,冲着现场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这奉北圈是咋的了,怎么老出事儿呢。”一位八区学员站在道路对面,背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她会不会不是跳楼啊?”顾言心里好奇地分析道:“这事儿我越看越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闲的蛋疼!”朱玉临轻声回道:“她是不是跳楼,有警员判断,跟咱有啥关系啊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凑在一块瞎聊的时候,人群外侧站着一名戴着鸭舌帽的青年,他眯眼看着萱萱的尸体,驻足半晌后,才低调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萱萱跳楼身亡的消息,在学院内又引起了新一轮的热议。

    学院正门口,林成栋坐在汽车内,拿着电话说道:“爸,我说了,你让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点事儿,你还要想多长时间啊?一个大老爷们,做事儿怎么这么优柔寡断呢?!”岳父不满的声音在电话内传来。

    林成栋看着风挡玻璃,沉默许久后回道:“好吧,我同意让阳阳去欧盟区上学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