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闪闪的兵王

山脚下,电话铃声响起,吴天胤靠在车头上,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吴,黄团刚刚找到我了。”秦禹在电话内,对他换了一个称呼,语气也变得更加公事公办:“这边的意思是,你马上带着薛东过来,黄团也把安仔领过去,大家换了人,坐下来好好谈一下收编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这话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老吴,黄团在这件事儿上,帮你说了很多话,不然旅部肯定是要打的!”秦禹语气严肃:“从建区到现在,你见过有哪个驻军跟地面上的人妥协过?别再作了,趁着还能谈,赶紧把事儿解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思考一下应道:“行,我同意领着薛东露面,但是两个营的驻军,必须往后退十里。既然对面想谈,那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净事儿呢?!我都说了,有黄团帮你,你露面是不会有问题的。”秦禹语气激动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刀架在我脖子上,这没问题,可你架在下面兄弟的脖子上,那肯定不行。”吴天胤坚持着回道:“你就这么告诉黄团,我愿意被收编,也愿意好好谈,但两个营的兵,必须后退十里,不然我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咬死是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,只要退后十里,我肯定出面。”吴天胤话语简短地说道:“事儿是我惹的,我不会躲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跟黄团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手机,迈步走过来,重新坐在沙发上,将吴天胤的话原封不动地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黄团听完,只吸着烟,没有马上回话。

    “兵王”翟文眉头紧皱地看着秦禹,表情充满不屑地说道:“退后十里,他在做梦呢?是不是当部队是他家的开的了,说进就进,说退就退啊?!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,心里也有些火气地回道:“他就是这个态度,那我也没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!”翟文直接站起身,冲着黄团说道:“不谈了,我现在就带人去二龙岗,两个营正面绞他,我最多俩小时内就能翻到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,根本懒得搭话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小文,”黄山摆手劝说道:“咱们都冷静一下……!”

    “冷静什么啊?!”翟文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一个在地面卖响儿的,敢绑架营长,这他妈不是天方夜谭吗?刚才我进屋的时候,我们团长就说了,今晚看不见薛东,那就肯定打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坐下。”黄山对这个所谓的兵王,态度很和善,主动伸手拉着他坐在了原位。

    翟文松了松领口,憋了好一会,又看着秦禹突然说道:“要不然,你就这样跟他说。你说,你可以保证他的安全,只要他露面了,就啥问题都不会有。你俩有信任基础,他肯定能来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一怔,立马摇头回道:“这话……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翟文脸色不太好看地瞧着秦禹,手指点着桌面喝问道:“你怕啥啊?我们叫他来是为了谈收编的事儿,又不抓他,你有什么不能说的?!”

    秦禹一直是在用很好的态度,跟翟文在交流,但对方几次失态地冲他嚷嚷,他也有些控制不住火气了:“你能不能别跟我喊?!”

    “我喊什么了?”翟文吼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喊什么了?”秦禹脸色阴了下来:“我不是你的兵,你不要指挥我该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明白自己的位置了?”翟文蹭的一下站起身,瞪着眼珠子看向秦禹吼道:“你是一个警务人员,自己应该向着谁,你心里没数吗?!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他:“你是谁啊?我有没有数跟你有关系吗?!”

    “别吵,别吵,你看你俩咋还杠上了!”黄山摆手示意秦禹别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甭在这儿装。”翟文指着秦禹吼道:“吴天胤这种人敢跟部队叫号,就他妈是你们这些人惯出来的!”

    秦禹冷眼看了他半天,直接起身说道:“黄团,这事儿你爱让谁去说和,就让谁去说和,这事儿我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秦!”黄团起身拦了一下:“薛东跟小文关系不错,他是着急了,才这么说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干了,这事儿我弄不明白。”秦禹阴着脸摆手说道:“我把吴天胤的电话给你,你们自己去跟他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!”翟文迈步走到秦禹身前,脸色阴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半天,顿时冷笑着问道:“怎么的啊?我不干了,你还要给我表演一个十项全能吗,兵王?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翟文毫无征兆地伸手抓住了秦禹的脖颈:“你他妈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秦禹没想到对方动手,所以目光惊愕地后退半步后,抬臂一肘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翟文一挡,二人各自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啊?脑子不好啊?!”

    黄山伸手各推了一下二人:“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怎么跟小孩似的呢?分不清这是什么场合啊!”

    翟文看着秦禹,双眼凶狠,言语里毫不隐藏着威胁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自己上面有几个人罩着,就可以在松江横着走了。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,这个电话,你打也得打,不打也得打!要不然,老子以后天天领一个团在区外晃悠,你来一批货,我就查一批,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黄山听到这话,立马呵斥了一句:“行了,闭嘴吧!”

    翟文喘息着看向秦禹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黄山转过身,拍着秦禹肩膀说道:“小秦啊,你这心里得有一杆秤啊。你得明白哪边重要,哪边次要啊!咱都是体制内的,你为了个吴天胤得罪人,犯得上吗?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张狂无比的翟文,又瞧着始终态度和蔼的黄山,心里的反感情绪更加浓烈。他也明白过来,为啥吴天胤不愿意和这样的人共事儿。

    翟文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你秦禹在松江警务系统内好使,但不代表在城外周边也好使。你要不帮忙叫出来吴天胤,那以后再走货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黄山拉着秦禹的胳膊,弯腰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来来,大家都消消火,坐下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赶紧打电话,我没时间跟这儿磨嘴皮子。”翟文指着秦禹扔下一句后,迈步就往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