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姑娘,一段故事

南沪,灯火辉煌的天虹大厦旁边,林憨憨吃着路边摊的美食,摆着小手招呼着秦禹:“来呀,来呀,你也吃一点,醒醒酒。”

    路口,秦禹酒劲儿上涌,双眼怔怔地望着她,内心悸动。

    两年多以前,秦禹初到松江,一身匪气未退,在偶然的一次绑架案中,与她初初相遇,结识。

    88号院内,他们再次相遇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,朝夕相处,暗生情愫。

    她离开时,二人曾许下的承诺,到了如今他们谁都没有食言过。秦禹努力追着赶着差距,而她也在关键时刻,找了万般借口来到南沪,送给了他一个风口。

    一年多的守候,一年多为她留的那间空房,似乎也就在等待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秦禹不想装了,也不想再等了,他借着酒劲儿,迈步上前问道:“我手冷了,你戴手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戴了呀。”蕾蕾站在小摊旁边,身体正对着老板,话语随意地回道:“在包包里,你自己拿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笑着打开了憨憨斜挎着的皮包,低头一看,里面一副很老旧的手套,就放在夹层内。

    秦禹认识憨憨这么长时间,其实也没送给她啥礼物。只是在88号院时期,她说手冷,秦禹给了她一副手套,还是那种相对比较臃肿的男士手套,而她一直留着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扔啊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林憨憨一怔,故作不以为意地回道:“懒得买,哪天换了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拿出手套,用手摆弄了一会说道:“我给你变个魔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变个毛毛。”

    “来,你摸摸这个手套。”秦禹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啊个屁,我让你摸摸。”秦禹顺势搂住了憨憨的脖子。

    憨憨用纸巾擦了擦小手,接过手套按了两下:“咦?这里面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憨憨将手掌探进右手那只的手套内,仔细摸了一下后,拿出了一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憨憨打开,一枚晶莹剔透的钻戒,闪亮地摆在小盒子中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秦禹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林念蕾俏脸一红,吐了吐舌头:“好土哦!我还以为你会送什么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钻戒,不是一般的钻戒,它有故事的。”秦禹歪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?”林念蕾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天太冷了,你冻不冻啊?不然咱俩回家吧,我慢慢给你讲……。”秦禹循循善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林念蕾捋了捋发梢,再次追问道:“你快说,这个戒指有啥故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禹借着酒劲儿,和林念蕾漫步在街边,语气平静地叙述道:“大概五年多以前吧,待规划区外的雪比现在大,一夜落白,第二天早上平房的门可能都被雪封死了……大棚扣不住,粮食产量就少,所以粮荒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沉默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很乱,但我和小祁还好。因为我俩都是年轻人,扛折腾,这地儿待不了了,就换个地呗。”秦禹没有去跟憨憨描述,那时待规划区的惨像,只轻巧地岔开话题问道:“我跟你提过小祁吧?就是我那个兄弟,我俩就跟亲哥俩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林念蕾点头:“听你讲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祁联系了个活儿,送一个在王柳坑开矿的小老板和货,去青州那边的无人区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送到了,一人给一颗钻石,外加一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几千公里呀,就给一千块钱?”林念蕾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少了,待规划区没别的,就是人多,想活的人多。”秦禹背手一笑:“当时我俩很高兴,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青州是高原,纪元年前路就不好,再加上一直下雪,那边的路根本就不是人走的。车过不去,也没有牲口代步,马上快到的时候,我们都是用人力推车,几个人用绳子拽着往前走。”秦禹还是没跟憨憨讲,他们当时那一队四十几号人,光在路上就没了一半,能生趟到青州的,几乎全是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钻戒,就是你挣回来的?”林念蕾能想象到秦禹当时的处境,双眼已经泛起泪光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。”秦禹摇头:“矿老板在那边有个亲属,也是砸洞挣钱的。等我们到了地方,人就懵了,他亲戚带了几十号工人跟我们谈判。说路也不好走,他们现在也缺资金,暂时结不了款,就让我们别回去了,直接在矿井里干,年底一次性付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坑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和小祁这种没家没业的还好说,问题是那些准备挣钱回去养活家里人的,就指着带这点钱回去呢。你把人留住,那家里等着吃饭的怎么办?”秦禹冷笑着说道:“所以最终没谈拢,我们这里几个带头的全被弄了。大家一看反抗不了,那就只能保命干活了。我和小祁在那儿待了两个月,在此期间,我注意到老板他媳妇算账是有规律的,只在一个小屋里收款,结算……我不想在那儿待,就提前踩了点,准备偷点钱,和小祁一块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没想到,那个屋里的抽屉里,就只有两颗钻石,和不到两千的现款,估计是我动手的前两天,刚好赶上钱被老板拿走了。不过这也够用了,总比没有强。”秦禹笑着叙述道:“拿了东西,我叫上小祁就要跑,但没想到那个老王八蛋,在外面是放了放哨的,我之前没出去过,正好就撞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林念蕾像催更读者一样,瞪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被扣住了,小祁拿着东西跑了。”秦禹闭上眼睛,嘴唇颤抖地说道:“我被拉回去之后,七个人,打了我四五个小时……老板可能觉得抓不到小祁了,就拿我出气,把我扔在雪洞里,让几十号工人往雪上撒尿……尿和雪还有我,都被冻一块了,我除了胳膊和手,其他哪儿都动不了。不到半宿,我下身就没知觉了……我愿意戴手套的毛病,和搓手的动作,就是那时候留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一滴眼泪落下,林念蕾缓缓低下了头,她无法想象那种境遇,可却莫名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“还好,我祁哥没他妈扔下我,小老板也没想到他敢回来,所以我得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得救了?”林念蕾问:“他回来了,小老板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放了你啊?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她:“小祁在外面趴了一宿,在早上的时候绑了小老板的媳妇,才把我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跑了之后,就把小老板的媳妇放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沉默一下,笑着点头:“嗯,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祁对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亲兄弟。”秦禹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回去的路上,小祁把两颗钻石硬给我了。我不干,想分他一颗,他说我以后要进九区,这个钻石拿着有用,可以送礼什么的。我也没跟他客气,就把钱全给他了,但后来还是我俩一块花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擦了擦眼角:“你的另外一颗钻石呢?”

    “进九区的时候,送给李叔了。”秦禹笑看着憨憨:“剩下的这颗,我准备娶媳妇用,就给你做戒指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闻声咬了咬红唇,眼里含着泪光骂道:“尼玛的,你就会编故事骗人,骗小姑娘的眼泪!”

    “两年多了,我们……在一起吧!”秦禹声音颤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秦SIR!”林念蕾爽快地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