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差一步的关系

天虹大厦的酒店内,秦禹等人已经开喝了起来,并且有老猫这样纯天然的逗比在场,很自然的就把屋内气氛给烘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啥也别说了,一会吃完,我来安排。”老猫面色潮红的喊道:“咱们找个最好的地方嗨一下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小白咳嗽了两声,斜眼提醒道:“哥,你别喝点酒,啥话都说!这嫂子还在这儿呢,咱还嗨啥啊。”

    老猫撇了撇嘴,故意看着林念蕾问道:“小禹一会跟我们去喝花酒,你有意见没?”

    “干嘛没有!”林憨憨凶巴巴的回道:“他可以付账,但不能去!”

    “凭啥不能去?”老猫跟要掐架似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凭啥。”林憨憨知道老猫的性格,所以故意跟他斗嘴:“你问问他,我不让他去,他敢去吗?”

    老猫一拍桌子,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敢不敢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!”秦禹怂B一样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完蛋。”老猫背着手,恨铁不成钢的骂道:“你家憨憨不给你饭吃,还不让出去点餐!咋地啊?你练辟邪剑谱啦?”

    “憋逼逼!”秦禹脸色涨红;“你是不是彪啊?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呢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啊。”老猫摊开手掌:“这男人也是人啊,也有需求啊,你这老憋着,得癌症了怎么办啊?我跟你说……你得勇敢的迈出去那一步!”

    叶子枭看着老猫比较无语:“他咋还这么虎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辛亏顾言没来,不然这俩货今晚得给秦禹逼死。”朱玉临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憨憨,咱做人得讲究,你不能在道上看见个牛粪,就画个圈,不让别人动,自己也不用,对不!”老猫比喻稍显恰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憨憨扭头看了秦禹一眼:“你是牛粪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爸爸!”秦禹瞟了老猫一眼,双眼也盯着憨憨问道:“不过这傻鸟说的也有点道理!”

    “什么道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借着点酒劲儿,趴在蕾蕾耳边说道:“你都给我画了两三年圈了,啥时候自己跳进来啊?”

    林念蕾一怔,俏脸唰的一下红了:“我跳个屁!”

    “小禹多可怜啊,这两年把出去嫖的钱全省下来,给你交八十八号的房费了。”老猫在一旁帮腔:“上厕所都不舍得用手纸!”

    “你真他妈恶心,我要吐了。”齐麟瞬间拉开椅子,跟老猫保持好了距离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憨憨被老猫逗的有些难为情,心里顿时意识到机会来了,随即他冲小白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小白起身从旁边拿起了皮包,偷偷递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秦禹拉开皮包链子,刚想拿里边事先准备好的东西,就听到了推门声。

    “呀,这么多人啊!”

    门口处,金雨停拎着包包走了进来,略显惊讶的看着屋内众人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回头,看见她后,十分费解的冲齐麟小声问道:“这是那个人才把大明星叫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才!”齐麟指了指展楠。

    展楠略显尴尬的看了一眼众人,立马摆手说道:“来来,雨停,过来坐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有这么多人,还以为你们在聚会呢,就过来看看!”金雨停扫了林憨憨一眼后,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餐桌下,林念蕾伸出了纤纤玉指,使劲儿掐着秦禹的大腿:“过瘾吗?兄弟!”

    “过……过瘾!”秦禹被掐出了颤音,扭头看着憨憨问道:“展楠叫来的,你掐我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森么,就想掐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往下点掐,别掐错了,以后你还得用!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林念蕾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看见金雨停后,就顺手把皮包还给了小白,随即摆手介绍道:“枭哥,伍哥,这是雨停,我们圈里的一个朋友!”

    “见过,见过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在里面的时候,老看他演的电影!”

    仇伍和叶子枭都冲着金雨停点了点头,而后者也客气的隔着桌子,和新见到的人分别握了手。

    金雨停坐下后,刚才屋内的话题,就没有在继续,而秦禹也找了个机会,单独跟枭哥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哥,学院一毕业,我就得回去了。”秦禹低声说道:“南沪这边,就交给你和齐麟了!”

    “行呗,我尽量把事儿干好。”枭哥歪脖看着秦禹,笑呵呵的说道:“以后,也请秦老板照顾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千万别这么叫,在你面前,我永远是个弟弟。”秦禹伸手倒酒:“来来,咱倒一杯,今天算是弟弟正式给你接风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鬼啊!”枭哥指着秦禹说道:“我是紧躲慢躲,最后还是他妈的让你收编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秦禹龇牙一笑:“来,干了!”

    “小禹,这几年你为我费心了,南沪这边我不是很了解,但尽量帮你做好。”叶子枭说到正事儿时,话又变得很少,只举杯跟秦禹碰了一下,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至此,在外飘了很多年的叶子枭,正式加入了秦禹的公司,并且接棒南沪响儿的买卖,与齐麟一内一外的管起了这摊重中之重的家业。

    餐桌上,金雨停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憨憨,轻声冲展楠问道:“那个女孩是谁啊?!”

    展楠斟酌一下,笑着应道:“算是……小禹对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还算是对象呀。”金雨停捋着发梢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小禹跟她好像因为工作上的事儿分开过一段时间。”展楠轻声回道:“这回在南沪碰上,估计是要确认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认识很多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几年了吧。”展楠点头:“我听说,她走了之后,之前住过的房子,小禹还一直帮她租着呢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怔了一下,看着秦禹说道:“他还挺专情。”

    “初恋嘛,打也打不散,呵呵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,林憨憨指着老猫说道:“你耍赖!这杯该你喝了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看着芳华正茂的她,以及秦禹无意中看向她的眼神,心里莫名一阵苦涩,有些思绪也瞬间被拉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区外某驻军单位内,一名中年拿着报告,皱眉喝问道:“怎么又是这个吴天胤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