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埃落定

瞎子这个人虽然给秦禹添过不少麻烦,甚至曾经还想过要除掉他,可秦禹对他的印象却始终谈不上有多坏,或许正是因为瞎子对六爷极为忠诚的态度,才打动了秦禹,所以他想把对方留在公司内。

    但让秦禹没想到的是,瞎子却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,并且话语很明白的说道:“我不会再干这一行了,等仇伍上来,我就带着身边的这些人撤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对方这样说,也就没有再坚持,毕竟人各有志,你不能要求每个人的想法,都是跟自己一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让秦禹意外的是,瞎子不但真的跟倒腾响儿的这帮人断了联系,并且在以后的岁月里,他连六爷都不联系了,即使俩人在公开场合碰面,瞎子最多也就是点头示意,然后绝大多数都是提前离开。

    对此,外面有不少人猜测说,瞎子是心里不满六爷对自己的态度,他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的伺候六爷,可弄到最后,六爷只自己拿了分红,却没有管他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瞎子其实也早都想反了,只是金水在他之前把事儿干了,所以六爷才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真正的原因是这样吗?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是,秦禹后来想过这事儿,他觉得或许是那天金水说的话,也莫名触动了瞎子,所以他对这个圈子,已经彻底厌恶。

    六爷看似赢了,功成身退,白拿五年分红,但其实他的晚年非常悲凉,曾经的朋友死的死,没的没,就连那个对他忠诚无比的瞎子,也眨眼间变成了陌生人……他不缺钱,可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岁月流逝,他一天天比一天老,或许在某个黄昏,某个清晨,他也在恍惚间后悔过什么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的不谈了,只说一周后,六爷召开公司会议,宣布正式退出养老,让仇伍接棒一把的位置,公司内有些人心里不太服,但见到瞎子也默认了仇伍接棒的事情,并且也宣布退出公司后,那这些人也没法说什么。

    你不干,就带人走,可走了之后,你又上哪儿整货源去呢?

    脱离现有的环境,跟韩家合作吗?真合作上了,就一定能顺风顺水吗?而且最重要的是,你跟韩家合作了,以后就可能意味着要冲朋友开枪!这值得吗?

    有想法的人想到这里,最后还是默认了仇伍上位的事实,并且后者也给出了非常可观且公平的利益分配方案,这样一来,反对的声音就更小了,微不可闻了。

    公司逐渐稳定后,秦禹心情很好,因为他主动出击帮助仇伍上位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其实也等于是护盘了。

    六爷这边稳定,展楠跟他关系又一天比一天近,那未来三家死抱一把,即使面对上韩家和李家后,也绝对能拉开阵势碰一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晚上,天虹大厦的酒店内,秦禹订了一个最大的包房,宴请身边的这些朋友一块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叶子枭,仇伍,老猫,展楠,小白,齐麟,朱玉临,察猛,等十几个人,全部到场,包厢内气氛欢愉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餐桌上,老猫吸着烟,略有些遗憾的问道:“唉,那个顾言啥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他?暂时可能回不来了。”朱玉临笑着说道:“这王八蛋跟我说,他从警务系统内出来了,档案直接转部队去了,估计这两年,他是难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他家到底是干啥的啊?”齐麟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朱玉临挠了挠头,轻巧的岔开了话题:“回头你自己问他吧。”

    齐麟一怔,也就没再说啥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还挺想认识认识这个顾言的。”老猫略有些惺惺相惜的说道;“他要在这边,那真能挺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意思啊?不他妈就是裤裆里那点事儿吗。”秦禹斜眼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啊!”老猫撇嘴调侃道:“就这点事儿,你整明白了吗?!那憨憨都跟你不清不楚的多少年了……你最后整出个结果了吗?咋地,光练眼神不上炕,有爽点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展楠也挺好奇的问道:“你和憨憨现在到底啥关系啊?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敞开,林憨憨拎着小包包走进来,大咧咧的说道:“母子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看,说曹操曹操到了。”展楠起身喊道:“来来,这边坐!”

    “哇,母子关系有点刺激哦!”老猫下流的评价着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林憨憨骂了一声,很自然的坐在秦禹身边。

    “哎,哎,艹,蕾蕾要来,你咋没跟我说呢?”展楠悄悄的冲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来怎么了?”秦禹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那谁……!”展楠趴在秦禹耳边就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秦禹听完后,脸上表情没啥剧烈变化:“嗯,也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珠塔酒店内。

    韩桐坐在沙发上,脸色阴沉的插着手问道:“查的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警司那边了,第二现场发现的弹壳,通过技术比对,可以断定,都是第一现场的匪徒用枪打出来的!”旁边的律师插手说道:“两个现场的作案用车,以及匪徒穿的衣服,都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韩桐搓了搓手掌:“弹壳一样,穿的衣服一样,用的车也一样,那可以断定去医院杀小宇的,也是金水那帮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警司的人是这么断定的,并且已经通缉金水了。”律师点头。

    “查到金水下落了吗?”韩桐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警司的人在港口找了几个线人,据这些人交代,金水曾经找过一个叫小天的人,让他帮自己离境。”律师逻辑清晰的回道:“根据时间来看,金水很有可能在饭店干完后,就让这个小天安排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天能找到吗?”韩桐又问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,人消失了。”律师摇头:“他没家没业,又是干蛇皮的,那只要断了跟圈内朋友的联系,咱就很难挖到他。”

    韩桐闻声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金水杀您弟弟,很大可能是因为后者对他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是金水。”韩桐摆手打断道:“这事儿太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干净?!”

    “没有一点对面的影子,反而不正常。”韩桐语气有些悲恸的叹息道:“小宇做事儿太急了,为啥就不听我的呢……!”

    律师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他干的,那就是死仇了,没解了……!”韩桐声音低沉的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名海域,一处名为盐岛的地方,一名青年目光茫然的看着盐田,还有到处可见手持枪械的各色人种,脑袋嗡嗡直响儿。

    他乘坐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船后,就被人卖到了这里,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他彻底迷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