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为人,决定你交的朋友

黑诊所内,大夫右手拿着手术刀,左手拿着医用钳子捅了捅金水的伤口,轻声问道:“麻没?”

    “麻了。”金水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头扭过去,我把子D给你抠出来。”大夫戴着口罩,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金水扭过头,双拳紧握地回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大夫右手拿刀一划伤口,鲜血泚的一下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大仓库内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挑眉看着瞎子问道:“六爷到底是没了,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呢,”瞎子话语简短地回道:“情况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中年才再次话语铿锵地说道:“地面上有地面上的规矩,他金水既然敢动大哥,瞎子手里也有证据,那没啥可说的,必须办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虽然有一部分各怀鬼胎,但面对确凿的证据和六爷可能还没死的状况下,那谁都不敢张嘴保金水。

    要杀大哥的这个恶名,没人想把它沾在自己身上,所以即使跟金水关系稍好的几个大哥,此刻也没有表态。

    瞎子背手看着众人,话语直接地说道:“把人全撒出去,不管是谁找到金水了,我个人拿二十万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乎不到一个小时,整个南沪地面上的混子就全部沸腾了。而这倒不是说瞎子给的所谓悬赏有多大吸引力,因为很多人清楚,南沪混地面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,自己哪能那么幸运的就拿到这笔钱呢?

    所以,真正引起大家沸腾的是,金水要干死六爷,以及瞎子要对金水执行家法的这个事儿!

    人都有看热闹的心理,尤其是同行之间,所以这么大的丑闻被捅出来,瞬间就引起了各种话题,和各种谣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诊所内,大夫扣出了金水肩膀里的子D,给他缝合完伤口,又进行了包扎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儿没药了,你等一会,我让人给你送来点。”黑大夫摘掉手套,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金水感觉自己后背无比胀痛,再加上心里装了一堆的事儿,所以精神状态很不佳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我去洗个手。”黑大夫指了指卫生间。

    金水微微点头,伸手点了根烟,坐在椅子上就准备想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金水猛然抬头,不自觉的就摸向了腰间S枪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卫生间内的黑大夫喊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鹏哥,我小勇啊!”室外的人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黑大夫用水冲掉手上的消毒液,拽着毛巾走了出来,一边擦着手,一边冲金水说道:“不用紧张,是经常来我这儿的一个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金水眉头紧皱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黑大夫迈步向前,伸手拽开了门,见到门外站着三个青年:“咋了,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拿点药。”领头青年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进来吧。”黑大夫招呼一声,引三人进屋。

    金水侧脸打量着这帮人,面无表情地吸了口烟。

    三人进屋后,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金水,就跟着黑大夫钻进了里屋,并且顺手推上了门。

    金水是个老油条,他虽然没有察觉到这三个小年轻的有啥异常,可心里就觉得不不托底,不安全,随即斟酌半晌,起身就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室内四人并没有马上察觉,金水步伐很快,右手压着腰间的枪,几步就窜出了小院,扭头看向四周,见到街道口停着一台很破旧的面包车,亮着灯,也没熄火。

    金水预感不好,忍不住扭头小跑了起来,同时掏出另外一部手机,拨通了黑大夫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金水就听见了小院内有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人追出来了!

    金水想到这里,立马挂断电话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院内,黑大夫摆手喊道:“快,快去追他,二十万呢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个小伙冲出院内,冲着不远处的面包车摆手,蜂拥着就追向了金水。

    “CNM的!”

    金水回头扫了一眼,暗骂现如今的社会没有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掏出枪,金水回头冲着三人就搂了火,但只打了两下,枪内就没了子D。

    第一次逃跑的时候,金水没少搂火,此刻已经真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。

    面包车再破旧,它毕竟是车啊,所以很快就冲了上来。车内两三个瘦弱的小孩,拎着砍刀,下来就剁。

    金水身上有伤,再加上岁数也大了,早都没了年轻时候的耐力,只刚往前跑了两步,后背就被一刀剁开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金水回头一脚蹬开最近的一个青年,右手抄起旁边小路上的灯箱,连线一块拔起,嘭的一声就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电线联电,在小伙脑袋上暴起一团火星子。

    金水趁乱冲着胡同外就猛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后面追砍的小伙气急,甩臂就将砍刀飞了出去,正好砍在了金水的后脑上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横流,砍刀往下坠落,该死不死地砸在了金水腿上,还他妈刮出了一个一指长的小口子。

    金水咬着牙,拼着命,冲出了胡同,扭头一看旁边停着一辆三轮车,顿时大喜过望,立马冲过去,用枪逼着司机喊道:“开车,快,开车,跑!”

    两秒后,司机师傅用力地蹬着三轮车脚蹬子,脸色煞白地说道:“大哥,大哥,我开了,你别崩我。”

    金水懵B了,在车棚内用枪指着司机吼道:“你他妈点火啊,用脚蹬什么玩应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这是人力的,不是电动。”

    金水脑瓜子嗡嗡直响:“艹你妈了个B!我……你……你在这儿趴活,你整人力的?上海滩呐?你是不是傻B!”

    后方,三个小伙狼狗一样地持刀追来。

    金水咬牙跳下车,狼狈得宛若丧家之犬再次钻进了一个胡同,徒步狂奔到肩膀上伤口崩裂,才彻底甩开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宝丰旁边的公寓内,秦禹抻了个懒腰,冲着仇伍说道:“金水漏了,你可以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仇伍搓了搓脸蛋子,长叹一声说道:“好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