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声辱骂,直击人心

海面上波浪起伏,小型货轮摇摇晃晃地前行着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箱子上,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说道:“我是个废物啊,混了这么多年,还他妈的犹犹豫豫,没有一点狼性。我应该从最一开始,就借着别人的手,整死你老六。哪怕最后接棒的人不是我,也比公司让你掌控着强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展楠站在栏杆旁边,静静地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金水似乎笃定了六爷就在船上,他神色略有些激动地站起身,声音沙哑地吼骂道:“你心里非常清楚,我,小滕,子明这些人,在私下里非常不满秦禹和展楠分走了公司的利益,也明白,上次配合李家抓吴天胤,肯定不是小滕一个人干的。可你在明面上,从来没有追究过大家的责任,子明一直以为你是在默认这个事儿,但实际上,你他妈是在坐山观虎斗!我们斗倒了秦禹和展楠,你一样是大哥,因为子明是你兄弟;而我们要斗不倒他们,你也可以像现在一样,整死一个无关紧要的我,让仇伍顺利接棒,满足了杨开山的诉求,从而继续拿着公司分红……老六啊,我们玩的是江湖,你他妈玩的是政治。你确实比我们都狠呐!”

    船舱内,六爷插着双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我们心里不平衡,心里有怨气,可你就是不表态,也不明着说支持仇伍,也不让我们彻底跟驻军翻脸。子明一死,你知道我们大势已去,所以你他妈的就耗着,等着我造反。只有我跳出来了,你才能装高尚,装不迫不得已地清理内部,把盘子做稳,像狗一样地去巴结杨开山,好让仇伍接棒,好他妈换你一个白拿分红的晚年!”金水双目通红地说道:“我是输了,可我也看不起你。地面上的人,见面都管你叫一声六爷,可你这几年干的事儿,配得上一个爷字儿吗?对得起这么多年给你打下江山的兄弟吗?!子明是你亲兄弟啊,你都利用他。小滕伺候你那么多年,你都没敢拼一下,保他一命,反而整什么狗屁家法,把他三刀六洞了。CNM,你够狠,你给我金水上了一课啊!”

    船舱内,六爷嘴角抽动了一下,手掌颤抖地捂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金水骂累了,站在栏杆旁边,满脸讽刺地冲秦禹说道:“我混了半辈子,总结出一个道理。一个在外面无恶不作的抢劫犯,可能罪该万死,但他不一定会坑自己朋友。而有的人对朋友讲了一辈子义气,但到了危难关头,他或许第一个杀你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就是一个小人人设。唉,我后悔了,我应该早点反的。”金水自嘲地看着海面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盯着他,长叹一声:“金水,韩宇要死在你手里,我可以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金水看着海面,话语简洁地回道:“我上头了,折在这儿了,没啥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金水暗中参与了要抓吴天胤的事儿,背地里还和子明一块,要在港口内除掉秦禹和顾言,所以今天他上了船,见到展楠和秦禹后,心里就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。

    展楠盯着他,沉默半晌后,冲着身边的马仔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两人上前,拔出了枪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金水一笑,抬手抓住了一名马仔的腕子说道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马仔看着他没动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,扭头看向了金水。

    “路我是自己选的,今天走到头了,我他妈也自己倒!”金水冲着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皱着眉头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马仔得到授意后,松开了手掌。

    金水拿过枪,在手里掂了掂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秦禹,跟我上船的那……那三个小兄弟,就跟我干了一次韩宇,根本没掺和其他的事儿。你放他们一马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我有点意外啊。”秦禹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这些年我交了很多朋友,但这几天,我就在这三人身上感受到了点温暖。”金水自嘲一笑: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答应你。”秦禹转过了身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金水喘息几声,缓缓闭上眼睛,手掌略显颤抖的将枪顶在了自己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金水呼吸急促,双腿颤抖,脸色煞白地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金水仰面跌倒在甲板上,浑身抽搐了两下后,再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甲板缝隙流到了船外,秦禹低头点了根烟,内心情绪复杂地说道:“……也算没的有里有面了。算了吧,把那仨小孩放了,让他们去欧盟区,三年内不许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展楠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迈步走到船舱门口,轻声喊道:“六爷,出来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货轮三层的观景甲板上,秦禹坐在椅子上,插手冲着六爷说道:“这里没外人,我也不瞒你。杨开山的意思是,公司给你留百分之五的纯利润,让你拿三年,但我没干。”

    六爷沉默着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让仇伍让出了百分之三的利润,我自己又让出了百分之二,”秦禹目光平静地看着老六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白让你拿五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不老实,暗地里给你搞事儿吗?”六爷笑着问道:“你想养我五年,等仇伍身体彻底硬实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。”秦禹话语赤L地说道:“只有你活得很好,别人才会觉得我秦禹讲究,仇伍讲究。”

    六爷无言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原因,这搞合作伙伴的名声都不好听,所以我愿意花点钱买它。”秦禹非常真诚地说道:“真金白银掏出去,谁也不会说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六爷点了点头,又笑着问道:“如果金水不反,那你准备怎么支持仇伍接棒?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吗?”六爷很执拗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齐麟从楼梯旁走过来,双手插兜地看着六爷,话语无比简洁地说道:“杀你。”

    六爷怔住,似乎心里印证了自己的选择是对的。

    秦禹对六爷这个人没有啥好感,所以谈完正事儿之后,他只扭头看向瞎子说道:“留在公司吧,帮帮伍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