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狈不堪的水哥

街道上,面包车向左侧转弯后,极速逃窜。

    金水有些狼狈的在倒车镜内看了一眼,后面还在追击的轿车,将右手探出车外,连开数枪,但由于姿势别扭,一枪都没有打到目标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后方追击的车辆内,有两名跟着瞎子的马仔露头,玩命的冲着面包车轮胎射击,一时间打的街道路面,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金水目光狰狞的骂了一声,慌乱间看了一眼四周,猛踩一觉刹车后,再次向右侧轮动了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刺耳的刹车声在路面响起,面包车一头扎进右侧的岔路口,暂时摆脱了后面的车辆。

    金水还没等将车挺稳,就一把推开了车门,身体灵巧的跳了出去,迈步就冲向了地形复杂的胡同!

    面包车这东西,办事儿方便,隐蔽性也好,可逃跑却不方便,速度慢,转弯费劲,金水要继续开下去,那肯定会被堵住,所以现在只能弃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金水眼瞅着冲到了胡同口,街道上就再次泛起刹车声,后方的轿车追了上来,探头的两名马仔抬手就打了数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沉闷的枪声响起,金水一弯腰,右侧后肩膀中弹,鲜血霎时间喷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金水踉跄的用手掌扶住了墙壁,咬着牙,再次调整身体平衡,闷头就冲向了胡同。

    “堵住他!”

    “追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轿车内冲出来四名青年,拎着枪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同内地形复杂,到处都是毫无规划感的小路,四名青年追了三四分钟后,彻底被金水甩开,无奈之下,他们只能原路返回,拨通了瞎子的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金水脸色苍白,后肩膀处哗哗淌血,伤口宛若被人生生撕裂了一般疼痛,他步伐踉跄,身形狼狈的冲着道路斜对面趴活的司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一台电动三轮车开了过来,趴活师傅降下车窗喊道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去……去东浦。”金水喘息一声,弯腰就要上车。

    “卧槽,咋让人干成这个B样!”司机师傅见他身上全是血,立马口吐莲花的骂了一句,右脚踩着电动油门,驾车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“艹!”金水骂了一句,身体摇晃的跟着三轮车往前猛跑两部,拍着车棚子吼道:“停……停一下,我多给你钱!”

    司机师傅根本不鸟他,用最快的速度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“妈,妈的!”

    金水喘息着骂了一句,咬牙看向四周,快步冲进了一处小区内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金水骑着一台,老掉牙的汽油摩托,捋着街道疯狂逃窜。

    当了大哥这么多年,曾经小混混时期练的偷摩托车手艺还没丢,啥也别说了,感谢经历吧!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骑着摩托车逃窜了三四公里后,金水听到裤兜内的电话响起,他立即减速,将车停在了路边,伸手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铃声悦耳的响着,金水盯着来电显示,最终还是没有接通,因为打来的号码,是那两个办事儿的小雷子的,瞎子能在楼下堵住自己,那说明这俩小子很可能都他妈没跑出来!

    金水骑在摩托车上,立马扣出了电话卡掰碎,顺手扔在了垃圾桶内,随即骑着摩托车再次逃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爷家楼下。

    瞎子坐在车内,面无表情的指着跪在地面上的两个小雷子说道:“把他们送到大仓库内,严加看管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室外的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通知公司所有能坐上桌面的人,一个小时候在大仓库开会!”瞎子再次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把楼上处理一下。”瞎子话语委婉的说道:“不要等着警司的人过来,这事儿已经清楚了,不用经官。就你们几个去,谁都别叫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瞎子点头后,指着司机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台汽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浦某棚户区外侧,现在还没把事儿弄清楚的金水,谁都不敢找,在加上他伤势不轻,需要及时医治,所以他率先来到了这边,联系上了一个跟他有些交情的黑大夫。

    汽车声音响起,一名中年下车后喊了一句:“老金,老金!”

    金水趴在暗处,见黑大夫没有领旁人前来,才露面走了过去:“麻烦你了,伟鹏!”

    “来来,快上车!”伟鹏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金水谨慎的扫了一眼四周,弯腰就钻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伟鹏有些惊讶的看着金水,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咋回事儿啊?你怎么还能受伤呢!”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别提了。”金水捂着肩膀骂道:“我在区外送点货,跟对面干起来了,谁知道刚碰上,警司的人就过来抓,我们搂火了,一个小崽子偷着打了我一枪。我别人也不敢找啊,只能来……来你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伟鹏木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,兄弟!”金水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带你去店里看看!”伟鹏收回目光,开车就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金水坐在黑大夫小诊所内的沙发上,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韩宇的号码。

    旁边房间内,黑大夫皱眉看着医药柜,斟酌半晌后,立马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打听打听,刚才市区里是不是放响了!”

    发完简讯,黑大夫才伸手拿着医药品和扣子D的设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珠塔酒店内。

    韩宇坐在沙发上,左手托着下巴,右手看着金水打来的电话,目露沉思。

    “咋不接呢?!”旁边的青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宇皱了皱眉头:“不能叫他过来,不然这事儿就搞到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是!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仓库内。

    瞎子冲着先到的七八个带队大哥,话语简洁的喊道:“金水派人杀六爷,这事儿绝对说不过去!!我明说了昂,以后还想再公司站盘子干活的,现在都给撒出去人抓金水!死的活的都行!”

    “你说金水杀六爷,有证据吗?”一名跟金水关系还行的中年,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派来的人,我都堵在屋里了!”瞎子话语铿锵的回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一脚天堂,一脚地狱,两个多小时之前,金水还有机会问鼎“最高权利”,两个小时之后,他却成了众矢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