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归来时,送你一份大礼(盟主更

病房门口,中年放枪之后,脚步不停,指着三名同伴说道:“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左侧的青年闻声掏出手L,左手弹飞保险,直接怼在了另外一名警员的脸上吼道“别动,动一下,我让你脑袋起飞!”

    警员愣住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中年指着门口处堵着的几个人吼道。

    汪天迈步倒退,高声吼道:“拿枪干他!”

    旁边几名马仔,刚才的注意力全在走廊右侧,讨论着楼下是谁开的枪,再加上枪声响的突然,事情发生得很快,所以他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此刻看见中年站在门口,才想着要摸枪。

    中年打的就是一个快字,他右手持枪站在门口,话语简短地吼道:“CNM,都出来!”

    数名马仔本能后退,低头就要掏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中年站在原地没动,横拉三枪,击倒两人后,强行迈步进屋,一把扯过汪天脖领子,直接向外一拽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汪天踉跄着撞在门框子上,被中年身后的人控制住,一脚蹬进了走廊。

    室内,韩宇此刻已经从病床上滚了下来,但伤腿麻药劲儿还没过,行动极为不便地冲着窗口爬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跟着中年进屋的小光,冲着地面崩了两枪吼道:“出去,CNM的,听不懂话啊?!”

    对方敢开枪,有手L,打法凶狠,下手绝不留情,所以汪天的马仔只短暂犹豫一下,见他都已经被蹬出去了,就立马顺势被拉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被关上,中年拎着枪走向韩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车里,额头冷汗直流地骂道:“完了,楼上枪响了,那帮警员刚他妈出来,就又被引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弄?”小白语气急促地问道:“回去,接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他,他不干完,不会走的。”老猫沉思半晌后,立马指着岔路口说道:“去那边,卡一下路口,看有没有巡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呢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那就得咱俩拦着了,要不然他们走不出医院。”老猫低头掏出S枪,咬牙骂道:“……他妈了个B的,我就算到了,小禹叫我们来南沪肯定没好事儿。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,病房内。

    韩宇倒在窗口处,浑身颤抖,脸色煞白地看着中年说道:“别……别杀我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。你跟金水说……他要多少钱,我都给。”

    中年弯下腰,语气平稳地问道:“你电话呢?”

    韩宇愣住。

    “把电话给我。”中年拿着枪,再次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宇回过神来,立马指着床头说道:“在,在衣服里。”

    中年起身,迈步走到床头柜旁边翻找了一下,从他带血的衣服内拿出电话骂道:“还他妈指纹的,来,给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韩宇不敢嘚瑟,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,但却很配合地接过手机,按开了屏幕锁。

    中年低头看着手机,拇指飞速在屏幕上划动,很快找到了韩桐的号码。

    门口处,小光额头冒汗地喊道:“警员肯定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摆了摆手,示意他别打扰自己,站在韩宇旁边拨通了韩桐的电话。

    一阵忙音过后,电话接通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韩桐吗?我是金水兄弟,在医院抓住你弟弟了。”中年话语简洁地说道。

    韩桐愣住。

    “金水在海面上,让我给你带个话。这事儿不算完哈,他还有回来的那天。你要么准备一千万,要么就随时防着他冲你脑袋上开枪。”中年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喂?!”

    韩桐瞪着眼珠子喊了两声,但听到的全是忙音。随即他立马又回拨了过来,但却根本没人接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,韩宇呆愣地看着中年,见他穿着的是金水刚才穿过的外套,但人又明显不是他,所以心中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中年冲着韩宇,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金水的人,你是谁?!”韩宇反应了过来,声音颤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松江叶子枭。”中年话语简短地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接棒秦禹,在南沪跟你们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韩宇脑袋开花,倒在血泊之中,浑身抽搐地看向门口,嘴唇蠕动着想喊出他不是金水的话,却怎么也张不开嘴了。

    叶子枭跨过韩宇尸体,将他的电话揣进兜里,一边更换着D夹,一边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光拽开了门,叶子枭迈步走了出去,头也没回地赶往了消防通道。

    汪天侧脸看了一眼病房,见韩宇脑袋开花后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叶子枭推开消防通道的门,一步三棱台阶的连下两层后,才冲着光子说道:“给老猫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光子点头。

    叶子枭掏出韩宇的电话,一巴掌在墙上拍碎之后,顺手扔进了垃圾桶内,摘掉匪帽,直接推门进了二层。

    四人快步穿过走廊,在一处卫生间内,打开窗户,动作利落地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人刚落地,老猫的汽车就从远处开了过来,叶子枭脱掉衣服走过去,冲着光子说道:“你们上车,我回去把金水的车开上。”

    “别回去了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个JB,楼上乱套了,没人会追下来。”叶子枭话语简短地说道:“车不走,戏不真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叶子枭单独开车行驶在路上,点了根烟,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哥!”

    “干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漏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打完电话,韩桐肯定会查蛇头,而金水确实联系过人要走,你们处理干净,不会漏的。”叶子枭吸着烟回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白养我两三年,我助你在南沪一马平川。”叶子枭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说的,咱俩谁跟谁啊,提这个就见外了……。”秦禹最大的优点就是,随时可以舔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叶子枭一笑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上。

    秦禹挂断电话,扭头冲着展楠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老六,你咋的也算是南沪有名有姓的人了,怎么混到现在,连个后起来的秦禹都不如?事儿你干了,连露个面都不敢吗?我他妈手里也没枪,你怕啥?!”金水坐在箱子上,棱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船舱内,六爷坐在椅子上,插着手,一声不吭。瞎子目光有些清冷的看着他,眼中竟有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两章,晚上五章,今日总共发了七章。周一了,求推荐票,求订阅!明早无更,晚上3章。

    另外,对老猫长相有误会的同学,可以去看看开篇的那几章,他配得上痞帅二字,不然怎么当渣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