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连坑,套里有套

金水吓了一跳,右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座椅缝隙中抓住了枪柄,左手将车窗降下,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日批不?”痞帅青年直白地回道。

    金水一愣,语气不耐地说道:“不日,不日!”

    “……闲着也是闲着,日一下呗。我给你打个九折,再赠个搓蛋的服务。”青年很专业地拉着活儿。

    金水懒得搭理他:“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,哎,哥,再研究研究,咱家能便宜点!”青年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金水不再跟他说话,只伸手摇上了车窗。

    青年瞥了他一眼,也没再多说话,只掏出电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金水已经紧张到了焦躁的地步,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再次点了一根香烟,用力猛嘬了起来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两个小雷子,扭头看了一眼周围,才弯腰钻进了六爷家内,并且将门再次虚掩上。

    室内很黑,二人缓缓拔出刀枪,步伐很轻的来到了房厅内,却只见到了卫生间方向跟供着关老爷的龛箱亮着小灯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怎么感觉有点怪呢。”后面的小伙,低声说道:“门开着,屋里灯也关着,这是玩啥呢?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前面的青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伸手指了指两间卧房说道:“分开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商量了一下,就在客厅内分开,一个去了左边的卧室,一个去了右边的。

    数秒后,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小雷子,趴在主卧门外听了听里面的动静,随即才用手猛然拧开了门锁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小雷子右手攥着枪,一步就冲了进去,随即扭头往屋内一扫,霎时间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主卧内,街道上的灯光透了进来,虽然微弱,但也能照出房间的大致轮廓,所以小雷子站在门口处,一眼就看见了床铺旁边倒着的六爷。他浑身都是血,周围地面上全是碎裂的玻璃碴子,以及打斗过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日尼玛!”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人的话,此刻肯定被吓不轻,但小雷子是个神经大条,鬼神不惧的愣B,他见到六爷躺在那儿后,也仅仅就是惊地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“喊啥?!”

    同伴闻声跑了过来,低头也看见了六爷倒在那儿。

    二人怔了一下,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先进屋的那个小雷子,静步来到六爷旁边,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艹,硬了!”小雷子回头说了一句后,仓促间又伸出手掌,试了一下六爷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好像没气了。”小雷子心里有点紧张,转身回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玩啥呢,谁干的啊?”同伴非常懵B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给水哥打个电话,”小雷子立马催促道:“问问他咋弄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车内,满头是汗地接通了电话:“喂?办完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哥,事儿不太对啊,我俩进来了,但老头子已经被干了……。”青年语气急促地说道。

    金水闻声懵了:“已经被干了?”

    “是,人在主卧里,浑身都是血,我俩推了一下,人都硬了,估计被干半天了。”青年心里有些慌地说道。

    金水听到这话,心里也瞬间没底了。但他强迫自己冷静,思考了不到三秒后说道:“你俩赶紧出来,快点!”

    “哦,好,好,那手机还扔吗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金水斟酌半晌:“扔,扔在那儿,然后啥都别管,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正驾驶位上,脸色煞白,心中充满疑惑。

    仇伍动手了?

    或者是秦禹和杨开山?

    他妈的,到底是谁干的呢?!

    金水大脑中闪过数个人影,最后定格在瞎子身上,但仔细想了一下,又马上把他略过了。

    在金水,子明等人的心里,瞎子虽然是个莽夫,直性子,但要论对六爷的忠诚,那可能谁也比不过他。所以金水本能略过,这事儿是他干的推测。

    妈的,不管是仇伍或是秦禹动手了,那都说明他们应该已经是铺平垫稳,有很大把握拿到公司主导权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水心态彻底炸了,他一拳砸在方向盘上,脸色阴沉的重新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,最后强迫自己选择最不光彩,最丧失人伦道德的方法上位,可结果却他妈的是被人捷足先登了?!

    金水像是吃了一嘴屎一样,目光阴沉地握着方向盘,准备率先离开。

    汽车轮胎缓缓转动,离开路边,就要奔着街口行驶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区内突然开出来了两台汽车,直愣愣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金水愣了一下,感觉事情不对劲,立马就向左侧打了舵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面包车斜着冲出马路牙子,而冲过来的汽车由于速度太快,咣当一声就撞在了路边的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金水反应很快,左手握着方向盘,右手直接拔出了枪,回头看向那台被撞灭火了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瞎子推开车门冲了下来,摆手吼道:“CNM的金水!你跳槽可以,但你杀六爷,我绝对不容你!”

    金水看到瞎子后,瞬间怔住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两声枪响泛起,打的面包车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金水回过了神之后,脑中瞬间联想出无数种可能。

    瞎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这么巧,两个小雷子刚发现六爷被干倒在家内,瞎子就到了?!

    他来六爷家,怎么会带这么多马仔?

    金水想到这一切后,瞬间不寒而栗。他弯着腰,迅速推动了档位,猛踩了一脚油门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马达声音澎湃,面包车速度极快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抓住他!”瞎子摆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已经下车的四个马仔,手持武器就追了上去。而另外一台路面上的汽车,则是掉头过来就要别住金水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,瞎子,我看错你了!!”金水棱着眼珠子吼了一声,抬起右臂,冲着车外就搂了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,两名憨批兮兮,但却心狠手辣的小雷子,此刻已经被六七个人堵在了屋内,根本没有机会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