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匪来了

医院门口,两台汽车停滞,汪天带着六个人走了下来,步伐匆匆地冲着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路边的汽车内,老猫皱眉看着汪天等人进入了医院大厅后,脸色阴沉地骂道:“这个王八蛋来的也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弄了啊,”小白握着方向盘回道:“警司的人肯定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学期马上结束,没几个月就要返回松江,所以他要对南沪这边进行一些安排。再加上赶上了六爷团队内讧事件,所以他才让老猫和另外一人带队过来,这样私下里办一些事儿会很隐秘。

    车内,老猫拿着电话,刚想给秦禹那边打一个,就见到一台轿车停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小白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回头看了一眼,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,直奔旁边胡同。

    轿车内下来四个人,扭头看了一眼周围,才跟着老猫进了胡同。

    “人在里面呢吗?”领头男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是在,可不好下手。”老猫皱眉回道:“那个跟韩宇一块吃饭的汪天来了,带着六个人,估计这会警员肯定也赶到了,所以……我建议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见警员到了吗?”领头男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见,因为警员很可能穿着便服进去。这医院周围全是人,我上哪儿能认出来。”老猫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,警员就是效率再低肯定也得来了,更何况,韩家还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听完,背手沉思半晌说道:“让我来,就是解决问题的,这事儿还得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小禹让你开这台车过来,还穿着这套衣服,你明白是啥意思吗?”老猫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借刀呗,还能有啥意思。”中年话语简洁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啊。”老猫立即点头:“里面有警员,你要漏了,那之前铺垫的就全白费了,而且小禹不想让韩桐抓到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我明白,”中年点头:“但干还是得干。”

    老猫无语。

    中年回过神,站在胡同里遥望医院,仔细思考了半分钟后,才又冲着老猫说道:“这样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老猫静静听完,顿时摆手说道:“不行,万一引不住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干完就走,不用等我。”中年指着老猫说道:“我肯定不会漏!”

    “哥,这事儿你咋保证?!”

    “我说能干就能干,你信我的就完了,别磨叽了。”中年不容置疑地说了一句后,立马转身吩咐道:“取头套,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旁边三人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后,只能顺着对方的思路说道:“那一会完事儿,我在路对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中年看了一眼老猫指的地点,立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医院内。

    韩宇被推进病房,抬头看见了汪天:“我……我哥给你回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了,李家的人正在往这边赶,马上就接你出区。”汪天扶着病床说道:“不用惦记,这人都到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韩宇伤的并不算太重,他是离挺远的位置,一枪让人打腿上了,子D没有伤及到要害。但此刻他心里却无比后怕,脸色煞白地看着屋内站着的十几个人,依旧无法彻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金水带人开枪打的你吗?”长虹警司的警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我看见他了。”韩宇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受伤了吗?”警员话语委婉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宇回想一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能堵住吗?”汪天冲着警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敢动手,肯定是有准备。”警员皱眉分析道:“关口那边好布控,但他要走港口的话,不好弄……那边扛包的,干蛇皮的,包工的,有钱就敢赚。他要刚才打完就跑,现在估计已经上船了。”

    汪天无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早晚弄死他……!”韩宇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我……我就不明白了,这个傻B为什么干我……他自己没把事儿办明白,还想让我管他,这他妈可能吗?!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这些了。”汪天轻声劝道:“等李家的人来了,你先去江州吧,那边更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什么时候到啊?”韩宇双手掌心都是汗水,眼神躲闪地说道:“我……我怕金水这个王八蛋没走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只要还想活着,肯定跑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警员客观地安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楼外突然泛起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韩宇听到枪声后,整个人就宛若弹簧一般从床上坐起,喊着问道:“咋回事儿?咋开枪了?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汪天也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。”警员立马摆手说道:“你们待在屋里别动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警员带着五六个同事,拔出配枪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汪天冲着他带来的人,抬头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人闻声后,立马迈步也往外冲。

    韩宇看见屋里的人全要走,立马就慌了,赶紧摆手喊道:“别他妈都走啊,屋里留人啊!”

    门口处,刚要离开的两名警员,和三个汪天带来的兄弟,闻声全部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我们下去看看。”领头的警员吩咐了一声,带人就冲向了电梯方向。

    消防通道内,中年伸手将铁门推开了一个缝隙,眯眼打量着韩宇的房间门口,声音很低地说道:“这帮人挺贼的,下去的人也就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干吗?”后面的兄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中年伸手从兜里掏出匪帽,动作利落地套向脑袋回道:“两人留在门口控制,小光跟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干这行,虎口拔牙,刀尖舔血,有点冒险算个JB事儿。”中年戴好匪帽:“干他!”

    说完,铁门被拽开,中年一步就跨了出去,右手掏出枪,指着右边说道:“上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身后的小伙撸动枪栓,迈步就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,一名穿着便装的警员回过头,霎时间喊道:“来……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中年一步没跑,但却走得很快,眨眼间来到病房左侧,非常突然地崩了三枪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最先喊话的警员双腿中弹,仰面倒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中年身后的三人,全部持枪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