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王带俩二

第二日,晚上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沙发上,右手把玩着电话,面露沉思状。

    “水哥,这事儿你都不用细想,不就是干个老头子吗?”坐在旁边的小雷子,满脸不在乎地说道:“你只要带我俩踩个点,那我杀完他,连个头发丝都不会留在现场,你信吗?”

    金水抬头看了对方一眼,笑着赞许道:“就凭你俩这个魄力和头脑,那混出头是早晚的事儿。不过这次办的事儿不一样,咱们得把计划想周全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听着金水一捧,心里顿时飘飘然了,立马忠心耿耿地说道:“水哥,你就放心,不管以后我俩混成啥样,你永远都是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。”金水点了根烟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你俩别急,我先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金水拿起手机,一边吸着烟,一边拨通了六爷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小金。”

    “哎,六爷。”金水弹了弹烟灰,眯着眼问道:“你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在呢,咋了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明天开大会,我心里还是觉得可能要出事儿。这样吧,一会我去你那里,咱们再聊聊?”金水言语尊敬地问道。

    六爷斟酌半晌:“行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六爷,我大概七八点钟过去,你在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就这样。”金水眯着眼睛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他一会在家?”旁边的小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金水思考半晌,立马说道:“拿上东西,咱们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,立马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离开家中之后,金水特意开了一辆很早之前,他下面兄弟送货的面包车。这台车非常老旧,并且手续也是假的,白天完全不能在南沪街道上露面,也就晚上交通司的岗位少时,可以提出来开开。

    晚上不到七点钟的时候,金水驾驶着汽车来到了六爷家附近,围着周边的小街道,一边慢慢溜着车,一边冲着身后两人说道:“看见那个灰色的楼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。”小雷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B栋,一单元,702房间。”金水话语详尽地介绍道:“以前小滕是跟老头子住在这儿的,但他没了之后,家里也就没啥人了。但明天要开大会,保不齐老头子还会叫其他人来家里商量事儿,所以你俩干事儿之前,要先去一个人敲门,确定只有老头子自己在家,再动手,这样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小雷子吸着烟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边离明珠塔和民生大厦很近,周围可能会有巡夜的警员,你俩进屋之后,最好不要动响儿,能拿刀干就拿刀干。”金水指着左侧的一条小道说道:“干完之后,你俩就去那儿找我,咱仨上车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一定要胆儿大心细,不要在现场留下任何证据。”金水慢慢将车停靠在路边,从兜里掏出一部崭新的手机说道:“干完之后,找个地方把这个手机留在现场,要做出来像是打斗时,无意掉落的。”

    小雷子听到这话有点懵B,很认真地问道:“哥,这有点难啊,它超过咱业务范畴了啊!怎么才能做出来像是打斗时,无意中留在现场的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金水表情无语地看着他,耐着性子说道:“你动动脑啊,你在手机上抹一点血,扔在哪个椅子下面,看着不就像是打斗时留下的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哥,你真他M贼啊,说得我豁然开朗。”小雷子大呲呲地拍了一下金水的肩膀,挺激动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细节,一定要注意细节。”金水皱眉看着他们说道:“杀他很重要,但不把事儿引到自己身上,那更重要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二人点头。

    金水闻声看了一眼手表,轻声说道:“我开车再带你们转一圈,你俩自己看看小区外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在小区外,又转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金水才将车停在了小路口的马路牙子上,并且拨通了六爷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哎,六爷,你还在家吗?”金水吸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啊,你到哪儿了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金水叹息一声骂道:“艹他妈的,我下面有人也跟着赵海他们要闹事儿,我不压一下不行啊。我这会刚要出区,去找几个带队的,所以,现在可能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怎么和赵海那边还联系上了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私下收钱了呗。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仇伍这是铁了心的要拿权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六爷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出区一趟,晚上回来找你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六爷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这样哈,等我回来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随即金水扭头看着两个雷子说道:“估计他就自己在家呢,你俩过半个小时后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还得过半个小时啊?直接上去干了,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刚给他打完电话,他就出事儿了,回头闹不好让人怀疑。”金水皱眉说道:“戏要演足了,你们再等半小时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脑袋太够用了。”小雷子钦佩。

    金水指了指自己太阳穴,轻声说道:“混,也要动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了四十多分钟后,两个雷子背着单肩包,穿着防雨绸面料的衣服,低着头,快步就走进了六爷家的小区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车里,低头从腰间掏出S枪,撸动了一下枪栓后,心里正琢磨着哪儿的荒地比较大,埋两个人可以很难被发现。

    两个雷子按照金水给的地址,很快就来到六爷家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去,你去敲门,看他是不是自己在家呢。”后面的小伙,捅咕了一下前面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艹,你去吧,我一要干活,心里就紧张。”前面的小伙蹲在楼道内,晃悠着大屁股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废物。”后面的人推开了楼梯间的房门,鬼头鬼脑地走出去,抬手就敲了门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过后,屋内没有传出来一点动静,但六爷家的房门却慢慢地敞开了。屋里很黑,看着好像只有卫生间的灯在亮着。

    “艹,过来,过来,”敲门的人回过头,声音很低地冲着同伴喊道:“他家门没关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击车窗的声音响起,金水猛然回头看向外面,见到有一个痞帅痞帅的青年,正龇牙看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