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中局

货轮的甲板上,领头男子单手插兜地看着金水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你那把小破枪,还是别拿出来了,不为自己考虑,也为你身边的这三个小兄弟考虑考虑啊!人家这么帮你,你何必让他们把命搭上呢?”

    甲板上,冷风拂过,金水抬头看了看二层的枪手,还有羊子等人,最终右手缓缓松开腰间的S枪,面如死灰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小天已经被摁住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四台雪地摩托在区内港口边缘停滞,四名男子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“注意点。”骑车摩托的一名男子嘱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领头的男子咧嘴一笑,带着三名同伴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港口内人流很大,各种拉货的卡车,吊车,都在嗡嗡地运行着。四名男子快速穿过卸货区,没用五分钟就来到了入港口的马路上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台车。”其中一人指着刚才金水等人开过的轿车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招呼一声,从兜里掏出车钥匙,迈步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人上车后,打开了身上携带的背包,从里面拿出了枪械,各自检查。

    “把包里的衣服换上,把脸蒙上。”领头男子轻声吩咐道:“子D就这么多,注意弹量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点头,各自低头准备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领头男子驾驶着汽车离开了入港口,并且专门挑偏僻小路行驶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左手握着方向盘,右手拿着电话问道:“地方摸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摸清楚了,你来……。”对方话语轻飘的在电话内叙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港口,小型货轮内,船长用手擦了擦手上的机油,走进驾驶舱,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天翔558号,检查完毕,请求出港。”

    “船员多少人?”控流办公室内的人很快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船员二十人,实到三十人,有十名学徒,已报备。”船长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五分钟后,准许在205道离港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俩人简单交流了几句后,船长推动汽笛,让船员升起了梯板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,小型货轮缓缓离港,推着满是薄冰漂浮的水面,驶向远方。

    甲板上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木头箱子上,歪着头说道:“把我们身上的东西全扒了,你们这是想让我当替死鬼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一名青年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出来,我想聊聊。”金水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甲板安静,过了好一会后,才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金水抬头望去,看见身上缠着绷带的秦禹,展楠,仇伍三人迈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给你机会,你也不中用啊!”展楠背手看着金水说道:“韩宇身边就俩人,你都干不死他啊?”

    金水皱了皱眉头,反应了好一会,才低声回道:“我有点没懂你的意思啊!”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指着金水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瞎子没反,你看到的,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金水闻声彻底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和韩宇之间没有信任,他想利用你,你想利用他,所以我把你俩都利用了。”秦禹再次吸了口烟,迈步走到金水旁边,声音仅限二人能听到地说着:“赵海要查账,是我授意的。原本我想的是,让下面的人逼迫六爷表态,交棒仇伍,因为只有六爷将一把的位置给仇伍,那他才能继续白拿几年分红……六爷很犹豫,这时候你跳出来了,要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早都盯上我了?”金水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六爷感觉你要反,我才盯上你的。”秦禹摇头说道:“我对你不了解,可六爷了解啊!你和瞎子那天晚上找六爷谈完,他就给仇伍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金水听到这话,双拳紧握地骂道:“老家伙挺阴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沉不住气了。”秦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去TM的沉不住气,我应该更早一点干他,不然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!”金水自嘲一笑,低声问道:“那天晚上,我刚跟韩宇谈完,准备要走,然后看到了瞎子去了明珠塔酒店,这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坦然承认:“但瞎子根本没见韩宇,就是进酒店转了一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金水冷笑着冲秦禹骂道:“你狗日的脑子够用啊,用细节坑我。”

    秦禹吸着烟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演得挺逼真啊,还让老六假装被干死了,迷惑我的那两个小兄弟。”金水想通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那俩小兄弟,即使看出来六爷是演的,我也有办法让他误导你。”秦禹笑着说道:“没有人不怕死的,就像你要杀老六,可却自己不敢进屋一样。”

    金水搓了搓脸蛋子,扭头看向海面说道:“我想通了啊!羊子跟我说,瞎子在饭店的203包厢,但韩宇却在209……那时候我还以为,是韩宇跟瞎子有啥话怕别人听到,所以才开了两间包厢。呵呵,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知道为啥你会想多了吗?”秦禹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金水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和韩宇根本就没有信任。他想利用你,掌控你,给我使绊子,而你也是想利用他,当老大,拿货源。你们各怀鬼胎,表面兄弟,暗中算计,所以,我只要在你俩薄弱的关系上,轻轻弹一下,就可以很轻松地达到目的。”秦禹背手看着金水,叹息一声说道:“不过你也真不争气,我把韩宇都放在你脸上了,你还是弄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挺废物的。”金水并没有生气,只附和着说道:“……人到脸上,我都没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恨韩宇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傻B。”金水皱眉骂道:“我脏了,他选择的是躲事儿,却不是挺着我渡过这一关……他要帮我,你们搞不到这一步。在这种局里,傻B是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没有争辩,只看着海面说道:“你找我,也不应该去找韩宇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选仇伍了啊,唉,说他妈这些没意义了。”金水摆了摆手,抬头冲着甲板里侧喊道:“老六,咱在一块干了这么长时间,你不出来跟我说两句话啊?!”

    海面冷风呼啸,船舱内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下属医院内。

    韩宇躺在病床上,心里十分没底地拿着电话吼道:“汪天,你们到底啥时候来?你快点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