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谋

车内,光线昏暗,金水脸色阴郁的看着韩宇说道:“在地面上混,不能太讲义字,可也不能一点底线都没有。我要动了他,事儿一旦漏了,那我以后都没法在南沪立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车里就咱俩,我说,你听,不过第三个人的耳朵。”韩宇往前凑了凑,点了根烟,笑着继续说道:“你们那边的人,现在对仇伍和秦禹都有意见,对杨开山切蛋糕的方式也十分不满。所以现在做掉老六,是一个很好的当口,子明死了,那公司内有资格,并且还能拉拢人心的,也就是你和瞎子,但他有勇无谋,在加上六爷一死,他的立场也不一定回那么坚定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金水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机会当老大的。”韩宇指着金水说道:“俗话说的好,无财不聚兵啊!有我支着你,未来给你货,那下面的兄弟不选你选谁?”

    金水听到这话,心脏嘭嘭嘭的跳了起来,他来见韩宇是为了啥啊,说白了,不就是为了等着一句话吗!

    “你要干,就快点,在老六开会之前,就得让他死。”韩宇低声继续说道:“事情做完,把锅往仇伍那边一甩,一箭双雕!”

    金水眨了眨眼睛:“仇伍我到不怕,因为公司里的人对他确实很反感,可瞎子不一样,他虽然有勇无谋,性格也他妈的暴躁了点,但对待下面的人还是很不错的,比如这次我们的盘子缩小,很多兄弟赚的少了,也是他跟六爷提出给自己那边减量,让出一部分利润来养下面的兄弟,所以他在公司里,比我得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韩宇吸了口烟,目光阴沉的看着金水说道:“老奸巨猾的老六,要是都被咱们干了,那他一个瞎子能闹出什么事儿。未来他要配合,那就带他一块挣钱,可他要不配合,那就在借着仇伍的手,把他也弄掉。老六一死,锅甩到仇伍的身上,那瞎子会第一个要弄他,可他们俩搞起来,那对你就是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金水斟酌半晌,很鸡贼的看着韩宇说道:“你不能光用嘴说啊,体力活我来干,那你出点钱吧。”

    韩宇怔了一下:“呵呵,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给我拿一百个,我就做这事儿。”金水直白无比的开出了条件。

    韩宇其实并不怕金水骗他,因为通过几次事儿的接触,他能看出来后者的大致性格,可这时候让他掏钱,那是有点难的,因为韩桐并不支持这个事儿,所以钱公司也不可能出。

    “我风险比你大,你得让我心里有点底啊。”金水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宇摸了摸脑袋:“我先给你拿五十吧,等事儿成了,你归拢团队的费用,全部我来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金水要钱无非是图个心安,想看看韩宇是否真的想掺和这个事儿,还是只想光用嘴支招,所以对方同意拿钱后,他立马点头应道:“行,五十就五十,我现在就要。”

    韩宇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直接降下车窗冲司机喊道:“上车,拉我们回明珠塔酒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韩宇带着金水回到了明珠塔酒店,进了自己在13层的客房,打了一个电话后,就静静等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过去了二十多分钟,一名青年敲门进屋,递给了韩宇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出去吧。”韩宇冲他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青年离去,韩宇关上门,走到金水身边放下袋子:“钱在里面,你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了。”金水抬头,傲然说道:“两天内,事儿必成!”

    “希望一切顺利!”

    二人各自表露出坚定的想法后,心里都很开心,各自喝了一杯红酒,金水才拎着钱袋子离开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金水拎着袋子,快步走出酒店大堂,转弯就冲着十字路口方向走去。他今天见韩宇,是没有带其他人的,因为他事先预见到了,自己要和韩宇谈什么内容,所以并没有带什么跟班,只能自己拦个车,返回住所。

    步伐较快的来到了街口,金水抬起右臂,就要冲着远处趴活的三轮车摆个手,叫他过来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,金水本能扭头,看到道路斜对面开过来了一辆大型越野。

    这车有点眼熟,金水不自觉的仔细瞧了一眼,随即立马心虚的转过了身,两步钻进了胡同内。

    越野车开的很快,在十字路口一闪而过,直愣愣的奔着明珠塔酒店门口开去。

    金水很奇怪,抻着脖子从胡同内走出,眯眼就看向了酒店那侧。

    越野车在酒店对面停滞,熄了火,但车内的人却没有马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金水慢悠悠的掏出烟盒,也站在原地没走,只继续盯着那台车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三四分钟后,汽车车门弹开,一个壮汉戴着鸭舌帽走下来,回头冲着司机交代了几句,立马迈步就走向了明珠塔酒店,而越野车则是匆匆离开,速度依然很快。

    金水站在街口,一直目送着壮汉进了酒店大堂后,才舔着嘴唇嘀咕道:“妈了个B的,怎么看着这么像他呢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金水坐在家里,一边喝着酒,一边皱眉沉思着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金水起身来到门口,拽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门外两个年纪不大的小伙,穿着防雨绸面料的运动服,冲着金水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金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二人闻声立马进了房间,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三人一块坐在了厨房的餐桌旁边,金水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哥俩,拿青春赌明天的机会来了,就不知道你俩敢不敢干了!”

    “哥,就在狠这一块,咱哥俩服过谁啊?”青年歪脖说道:“你一句话,就是让我俩刺杀最高行政长官,咱绝对不多哔哔,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“光狠不行,这事儿还得有脑子。”金水就喜欢用这种楞B,他伸手从包里拿出了两万块钱:“这钱你俩先拿着,计划我来定,明天就动手!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咋干,咱就咋干,没问题!”左侧青年仗义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俩不用走了,就在我这儿住,咱们三个研究一下。”金水满意的看着二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宝丰旁边的公寓内,秦禹躺在床上,冲着仇伍说道:“……你们那边,心里有别的想法的人不少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