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外

饭店二层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马仔扶着韩宇一边逃窜,一边向棚顶射击。他动作流畅,枪法极准,三枪过后,走廊三盏吊灯全灭,只剩下边角小灯还在亮着,但却光线极暗。

    “去卫生间,跳窗户跑。”韩宇扯着马仔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去包房,他一时半会找不到。”马仔快步带着韩宇往前跑了数步,伸手推开一间包房房门,弯腰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间包房的客人刚走,桌上的残汤剩饭还没有被收拾。马仔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伸手拽着一个小桌子,将房门顶上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你到窗口,给汪天打电话,让他来这边接。”

    “跳下去就完了呗!”韩宇双腿颤抖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楼下还没有没有人,你清楚吗?”马仔咬牙回道:“让车来,咱跳下去就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韩宇闻声立马赶向窗口,低头掏出手机,就要拨通汪天电话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并且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马仔闻声怔了一下,低头看了一眼韩宇受伤的腿,这才反应过来:“别打了,跳下去,快!”

    他刚才一直忙着照顾韩宇,忘了一点细节,他和韩宇身上都有伤,那地面上是有血迹的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果然,枪声响起,包房门被喷出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韩宇听到枪声,浑身直哆嗦地爬到窗台上,拽开了窗户,闭着眼睛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马仔紧随其后地爬上来,刚要往下跳,金水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泛起,马仔后背爆出一团血雾,直接从窗台上被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从半空中坠落,连续砸碎了两家门面店的灯箱,才带着无数玻璃碎片落地。

    金水连迈数步冲到窗台边上,刚想探头,就被下方马仔两枪逼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跑,跑!”

    马仔倒在地面上,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韩宇狼狈不堪地冲到道路对面,伸手拽开了一台汽车的车门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开车,开车!”

    车内的男司机愣了一下,有些慌神地说道:“大哥,大哥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金水在二楼往这边喷了两枪后,打的汽车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司机吓得肝胆俱裂,没再用韩宇招呼,瞬间摘掉空档,踩着油门就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CNM的!”

    金水恨得暴跳如雷,心中一股怨气无处发泄,最后冲着下方重伤的马仔,连续开了数枪,将其打死在原地后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廊内,羊子冲金水问道:“干死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妈的,他那个跟班会两下子,让韩宇跑了。”金水阴着脸骂了一句后,立马吩咐道:“让车过来,走了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了?”

    “惊了,还干个JB!”金水心情极为不佳地回道:“韩家在警司有关系,现在不走,就不好走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轿车离开了饭店周围,直接奔着港口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痞帅的青年,弯腰坐上汽车后,率先拨通了秦禹的号码,但后者暂时无法接通,随即他又打了展楠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,老猫。”痞帅青年皱眉说道:“小禹电话打不通,他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展楠回了一句后,就把手机交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金水没干死韩宇,”老猫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现在两帮人散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看怎么办,咱自己来继续做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你跟好你那边,剩下的事儿,我来想办法。”秦禹思考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汽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松了松领口,皱眉看着窗外骂道:“这金水真是个废物,人我都给他领到脸上了,他都没弄死。CTM的,这下我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补刀就完了呗。”展楠话语简短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补刀韩宇简单,可干完了容易让韩桐抓到把柄。我还有几个月才走呢,会很麻烦。”秦禹右手手指轻敲着大腿,目露沉思地说道:“……有意外,那就要再调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调整?”仇伍问。

    “这回不能放要杀人的走了。”秦禹立即做出决定,伸手掏出电话说道:“调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展楠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手机信号不太好,打了三遍后,才接通了电话:“喂?哥,还是得你上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你说咋办吧!”电话内的男子,很爽快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韩宇坐在汽车上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哥,我跑出来了,小严死了……替我挡的枪……。”

    马仔小严是韩桐身边的人,他原本是来南沪帮忙跑腿办事儿的,却让韩宇硬留在了自己身边。因为这货一直没接金水电话,心里很虚,所以他留下小严,也是为了以防万一。而也正是因为韩宇这么做了,他刚刚才能保住一命。

    小严是部队野战侦察兵出身,个人素质很好,脑子也灵,在欧盟区帮着韩家不知道办了多少事儿,是身上背着军功章的人,可却莫名躺枪,替韩宇干的脏事儿买单了。

    韩桐心里怒气升腾,咬牙喝问道:“你是不是掺和老六家门内的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还他妈撒谎!你不掺和,谁能去主动杀你?”韩桐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后,才强迫自己调整情绪,喘息着说道:“你先去医院,我让汪天带着警员过去。你不要再出去了,我给李家打个电话,马上接你去江州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去最近的警司医院,不要跟没有用的人联系。”韩桐扔下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几分钟,轿车停在了区内入港口的街道上,金水带着三个马仔,头也不回地奔着冻海走去。

    陆地上可以建造特区墙,但冻海上却不能建造,所以区内官方港口和区外港口是互通的。

    金水早都联系好了蛇皮,所以他在冻海边上等了不到五分钟,就被三艘雪地摩托给接走了,随即一路无阻地出了区。

    跨过关口后,三辆大型雪地摩托,在冻海区往外行驶了三四公里,才缓缓停止。

    流动的海面上,有碎冰漂浮,数不清的客轮,货轮,小型捕鱼船都在水面上静静停滞着。

    三名小伙带着金水等人上了一辆小型货轮,轻声吩咐道:“往里走,马上就开船。”

    “小天呢?”金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天不在,我送你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货轮二层的楼梯上,走下来四名男子。

    金水抬头望去,怔在了原地:“我不认识你啊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我没关系,咱重新谈个价,我一样送你走。”领头男子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水一怔,本能奔着腰间摸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二层上,一名男子手持自D步,直接将枪口对准了金水等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11点前至少还有3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