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金睛,难看人性复杂

客厅内。

    六爷点了根烟,皱眉问道:“只是赵海带的人去的仓库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瞎子点头回道:“不过这事儿肯定是仇伍暗中指使的,子明一出事儿,他可能觉得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。”六爷摇头应道:“仇伍很聪明,我不太信他归不太信,可我觉得越到这时候,他反而越不会先搞事儿。”

    瞎子愣住。

    “六爷,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”金水皱眉说道:“顾言打死子明,那就等于秦禹和咱们这边彻底撕开脸了,所以我觉得……咱现在可以趁着仇伍那边人主动搞事儿的当口,直接把内部清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真打起来,局面就不好控制啦。”六爷长叹一声,插手说道:“仇伍身后有秦禹,秦禹又得到了杨开山的支持,而咱们又指着响儿的买卖存活……那你现在伸手动他们哪个人,最后都会影响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金水沉默半晌,眯眼说道:“杨开山既然拿咱们不当回事儿,那咱们也可以不跟他干了。”

    六爷闻声怔了数秒,才缓缓抬头看向金水,目光平静地问道:“不跟杨开山干了,那你要跟谁干啊?”

    金水看着六爷波澜不惊的脸颊,不自觉的右手紧握,笑呵呵应道:“咱们手下有人,兜里有钱,单独拉出来找个新老板,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啊!哪怕就是咱们不干这一行了,那想生存也不难啊。”

    金水其实是想提议,直接让六爷断了跟杨开山的合作,然后去投靠韩家。但当他看见六爷的表情和眼神时,就又把这话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合作这么多年,咱们跟老杨是打断着骨头还连着筋,想分开哪那么容易啊。”六爷叹息一声说道:“你知道了那么多秘密,日后如果嘴不严,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金水沉默。

    “瞎子,你去告诉赵海,这几天我身体不舒服,但后天我会在公司召开大会。”六爷吸着烟,轻声说道:“到时候他们有啥想法,都可以当面提。”

    瞎子愣了一下,点头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唉,累了。”六爷面色疲惫地冲着他们摆了摆手:“今天就这样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瞎子和金水对视了一眼,纷纷站起了身,拿着外套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六爷盯着二人的背影,手里夹着烟,双眼眯成了一道缝。

    室内,檀香袅袅飘动,关老爷手持青龙偃月刀,矗立在龛内,表情无比庄严,似乎在注视着一切忘恩负义之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瞎子一个电话打回仓库后,赵海才答应带人离去,暂解了今晚眼瞅着就要发生的内乱。

    六爷家楼下的马路边上,金水单手插兜,低声冲瞎子问道:“六爷的意思,你看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懂。”瞎子摇头:“我就不明白了,他现在怎么一点决断都没有。就赵海今天出来闹的这个事儿,如果放在五年以前,六爷绝对自己提枪过去,就给他干了……可现在,他竟然不但能忍了,而且还答应了要开什么大会。唉,我真想不通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金水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早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来了?”瞎子问。

    “六爷想退了。”金水拍了拍衣兜说道:“钱有了,年纪也大了,说句不好听的,他就是再有心气儿,再想拼,最后又能走到哪一步呢?还能有几个春秋呢?所以,莫不如现在功成身退,拿着分红,享受生活。”

    瞎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子明死后,六爷的这种想法估计更重了。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你想啊,他下面还有一群儿女,子孙需要照顾呢,他牵挂太多了,跟我们真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瞎子扭头看向金水:“那你觉得六爷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不会让大家跟仇伍拼起来,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甚至还真有可能扶仇伍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?!”

    “有鸡毛不可能的。”金水看着瞎子说道:“你别忘了,杨开山和秦禹都想支着仇伍上来,而六爷要是退了,想继续拿几年好分红,那可得驻军那边点头啊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瞎子掏出烟盒,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早做打算啊,兄弟。”金水拍着瞎子的胳膊说道:“我们背后可没人支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打算?”瞎子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别跟我装傻,最正确的打算,你心里能不明白吗?”金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打算不行。”瞎子读懂了对方的意思,立马摆手说道:“我是绝对不会投奔韩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!”金水想劝两句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没商量。”瞎子摆手回道:“六爷一天没公布结果,我就听他一天。他要真让仇伍上来,那我就不干这行了,但以后他还是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金水表情无语地看着瞎子:“好人都让你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装,但你要走,我能理解,毕竟你得养家糊口嘛。”瞎子轻声回道:“杨开山对咱不好,你跳槽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唉,挣点钱太难了。”金水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金水在市区某街道的汽车内见到了韩宇。

    “老六是怎么处理这个事儿的?”韩宇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想跟仇伍谈,准备后天开会说这事儿。”金水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会谈出什么结果?”韩宇又问。

    “很大可能会是仇伍接他的班,领着我们继续跟秦禹合作。”金水客观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说他看不上仇伍吗?”

    “他都要退了,那还管自己看得上看不上干啥?”金水撇嘴说道:“只要秦禹,杨开山能看上仇伍,这就够了。这就足够让六爷再白拿几年好的分红!”

    “仇伍能争取吗?”韩宇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金水摇头:“他更信任驻军的能力,也更看好秦禹在松江的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六想交棒仇伍,这事儿肯定不行啊。”韩宇斟酌半晌后,张嘴又问:“瞎子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我问他了,他准备给老六当一辈子狗。”金水冷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六要死了呢?”韩宇坐在汽车后座,声音低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金水怔住。

    “开会之前,老六要是没了,谁的嫌疑最大?”韩宇脸上泛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金水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,我扶你当大哥。”韩宇指着金水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宝丰旁边的公寓内,秦禹坐在沙发上,看着片说道:“拍得挺不错的,剧情挺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室内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,仇伍顺手拿自己的手机一看,立马抬头冲秦禹说道:“是他打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