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桐的叮嘱

明珠塔酒店的浴区按摩室内,韩桐躺在床上,正低头看着平板电脑。

    “哥,老六那边的人找我了。”韩宇躺在旁边,插着双手,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服务,轻声说道:“我答应帮他争一争。”

    韩桐愣了一下,眉头轻皱地回道:“子明如果没事儿,咱倒是可以帮他争一争,如果成了,他未来会给秦禹很大阻力。但现在他没了,老六那边就没有掺和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明死了还有别人啊。”韩宇有点不甘心地说道:“老六那边就一个仇伍跟秦禹关系近,但剩下的人心里都快恨死他了。他和展楠一进来,直接分走了绝大部分利润和配额,老六那边的人钱越赚越少,心里能平衡吗?”

    “秦禹在盯着老六那边,驻军的杨开山也在盯着。”韩桐话语简短地回道:“有官有匪,还有个死都不会跟咱正面合作的老六,你有多大能耐,花多少时间,才能操控人家的团队?”

    “哥,你老是觉得我不行,其实这事儿我也盯很长时间了,从最开始跟子明接触,我就有这个想法。”韩宇笑着说道:“这事儿,其实我有一定把握。”

    韩桐扫了堂弟一眼,话音淡淡地说道:“支着老六那边找你的人,给秦禹制造点麻烦,这个想法没问题。但你记住了,不要去想着操控这伙人,不然很可能事儿办不到,还惹得自己一身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按我说的办,明白吗?”韩桐脸色严肃地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韩宇怔了一下,只能点头回道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有精力,就想法跟江州李家搞好关系。咱们这一年多,给他们放了大量的低价货,让他们赚了这么多钱,为的是啥啊?”韩桐轻声说道:“未来能跟于家和秦禹在七区市场上,一较长短的也就是这帮人了。他们才是主力,值得咱耗费心神的。”

    韩宇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借着李家在江州的影响力,多认识一些在待规划区能提枪上,能战能打的人,这才是有用的。”韩桐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韩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近期你就不要回松江了,长待在南沪吧。”韩桐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说好了,我也负责监管松江那边吗?”韩宇有些意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禹马上要结业了,他很快会回松江。”韩桐话语非常直白地说道:“咱们和他们,现在也就是因为药厂的项目,和吴迪在中间坐镇,所以才没正式翻脸。可以后明争暗斗的事儿少不了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韩宇听到这话,脸色略有些尴尬,笑着回道:“秦禹也就是命好,他妈的上个学,住个寝室,都能认识顾言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韩桐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,啪啪打脸地回道:“不是秦禹想认识顾言,是顾言认识的他。这点事儿,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顾言为啥要认识他啊?”韩宇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:“他秦禹有啥能耐……?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是展楠想跟秦禹在响儿上有合作吗?”韩桐叹息一声,皱眉看着堂弟说道:“那是顾言看上秦禹了,觉得他在松江行,所以才有秦禹这场造化的。不然没有顾言在中间,展楠凭啥这么信任秦禹啊?”

    韩宇无言。

    “不要老是眼高于顶,看不起这个,看不起那个的。”韩桐有意提点着说道:“现在还能身在局里的,那没有一个是白给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知道了。”韩宇拿起水杯,面色略显难看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出差,去一趟欧盟区。”韩桐低头看着平板电脑说道:“你要没什么事儿,就去李家待一段,多跟待规划区的人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宇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日晚上六点多钟,仇伍的兄弟赵海,站在路边,高声冲着车队旁边围聚的二三十人说道:“都给听好了,我们不是去打架的,也不是去挑事儿的,主要目的是为了弄清楚咱们应得利益,让六爷出来主持公道。但是,如果瞎子和金水他们,强行往下压这事儿,咱他妈也不能受这个欺负,明白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赵海一摆手,带着众人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六爷公司的大仓库门前,二十多台汽车将道路封死,赵海带着五六十号人,乌泱泱地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室内,瞎子的一个兄弟听到信儿后,立马推门迎了出来:“你们这是干啥啊!”

    “不干啥,查账,算账,实在不行还要结账。”赵海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你给六爷打电话,我们今天要听个准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TM意思,要造反啊?!”瞎子的兄弟背着手,面容冷峻地说道:“你们这么多人一块过来,是要逼谁啊?!”

    “你咋还没听明白呢?”赵海迈步上前,指着对方的胸口说道:“你说话不好使,瞎子也不行,我们要见六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个JB,都给我起开……!”瞎子的兄弟亮出枪,扯脖子吼道:“我看谁敢挑事儿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室内也冲出了七八个人,手里都拎着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CNM的,你们真是能耐了哈!”赵海身后的一个兄弟摆手喊道:“都给我冲进去,我看谁敢搂火?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几十号人蜂拥着冲向门口,简单粗暴的就与瞎子的兄弟厮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帮人不怕枪,更不信瞎子的兄弟真敢搂火,崩了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六爷点着三柱檀香,脸色凝重地冲着关老爷拜了拜。

    沙发上,瞎子拿着电话,低声说道:“对方就是在碰瓷,你们不能真搂火,不然事儿大了。我在六爷这儿呢,等一会给你回话。”

    六爷上完香,皱眉走回了沙发旁坐下:“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“赵海带了几十号人去仓库,说要见你。”瞎子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宝丰旁边的租赁公寓内,仇伍表情崩溃地冲秦禹吼道:“你让我走,行不行?我求你了,大哥!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网播台的节目,吃着憨憨给他留下的零食,笑着问道:“哎,听说网播台有那种节目,是付费的……咱俩看个片儿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有病!”仇伍气地跳脚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