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开干

脏乱的空房间内,金水坐在泡沫垫子上,干巴巴地啃着面包,吃着火腿,眼神阴郁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金水低头看了一眼脚边摆放的数部电话,伸手拿起了亮屏的那个,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走啊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也就这一两天。”金水沉思半晌说道:“你打好招呼,我这边一完事儿,马上就上船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去欧盟区,肯定是没身份的。”金水咬着面包说道:“你能安排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简单,你在这边的带规划区待一段时间,我就能给你运作进区。”对方笑着说道:“这边的情况跟三大区也差不了多少,只要有钱,啥都好使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安排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金水盘腿坐在地上思考良久后,又拿着手机联系上了一个在欧盟区的亲属,准备通过他,把自己在南沪这些年攒的家底儿,分批次转移过去。

    一切弄妥后,时间就来到了晚上六点多钟,金水躺在泡沫垫子上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防盗门泛起一阵轻响儿,金水猛然坐起,大脑霎时间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哥,是我!”小兄弟独自一人赶了回来,顺手带上门,语气急促地说道:“羊子那边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静?!”金水放下枪问道。

    “瞎子刚才从公寓里走了,带着两个人去了东埔桥旁边的一个饭店。”小兄弟凑过来,话语简短地说道:“那个地方挺隐秘的,我觉得不对劲,才过来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金水斟酌半晌后,立即问道:“看见韩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羊子他们离挺远的跟着瞎子。”小兄弟摇头解释道:“他一进去,羊子就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羊子打个电话,让他装成吃饭的进去扫一眼,看看韩宇在不在。”金水立即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兄弟点头,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东埔桥北侧,一家中档饭店门口,羊子单手插着兜,迈步上了台阶,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”饭店服务小弟凑过来,笑着问道:“吃饭啊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。”羊子一笑,单手插兜地问道:“刚才进来三个人,领头的一个瞎了一只眼,你记得他在哪个房间吗?”

    服务小弟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:“好像在203包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羊子点头后,迈步就上了二楼,但刚要找203在哪边,就见到瞎子带着俩人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在跟我讨价还价呢,权在我手里,不用着急。”瞎子面无表情的跟旁边俩人一边交谈,一边顺着楼梯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羊子转过身,短暂迟疑后,才迈步往瞎子来的方向走去,并且很快找到了203包房。

    羊子调整了一下呼吸,右手插在兜里握着枪,猛然间就推开了203的房门。

    屋内空无一人,桌上也没有菜肴,只放着一壶茶水,还有一些餐前的小点心。

    羊子感觉事儿不太对,伸手关上了门,扭头看向了走廊,稍稍思考一下,才迈步冲着旁边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羊子突然推开另外一间房的房门,见屋内坐着几个中年男女,还带着小孩后,立马抱有歉意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走错包房了哈……!”

    一两分钟后,羊子伸手推开了走廊内最里侧的一间房,见到三个青年正谈笑风生地坐在那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坐在左侧的青年,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不好意思,我来找朋友?,走错了,不好意思……!”羊子连连致歉后,笑着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,一台轿车停在了饭店正门,羊子拽开后座车门,弯腰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里面啥情况,详细说一遍。”金水棱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瞎子了,他进饭店也就二十多分钟,然后立马带人走了。”羊子语速很快地说道:“服务生跟我说,他的房间是203,但你要找的人,却在209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金水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进去找人的时候,瞎子正好带人出来,我们打了个照面,然后他们就走了。”羊子仔细回想了一下细节叙述道:“我按照服务生说的房间,去了一趟203,但看见里面就只有茶水和点心,根本不像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金水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你说的那个人,到底在不在,所以就装作找人把二楼的房间看了一遍。”羊子低声回道:“没想到,他还真在,就在209,走廊最里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看清楚了吗?”副驾驶上的小兄弟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短头,中等身材,脸盘方正,27.8岁,眼睛挺大,下巴位置有块疤瘌,对吧?”羊子冲金水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金水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肯定是他,我看得很仔细,他们那个屋里就三个人。”羊子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瞎子既然来了,那怎么没和韩宇坐一个包房呢?”小兄弟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有点啥话,怕下面的人听呗。”金水冷笑着掏出枪,话语简短地说道:“准备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兄弟点头。

    金水掏出枪,撸动了一下枪栓后说道:“干完,直接去关口,我都安排好了,咱们晚上就能上船走。”

    “水哥,我有一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小兄弟面容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金水问。

    “韩宇家里条件这么好,咱打死他是不是白瞎了啊?如果能给人扣住,那咱未来几年就是啥也不干,兜里也有钱花啊!”小兄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韩宇这个B养的在背后搞点小招数还可以,他没有啥大智慧,但他哥韩桐不一样,那小子更狠,更难缠。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咱们绑了韩宇,他肯定回来,那时候咱就不一定能走了。所以,钱的事儿就不考虑,我就报仇,打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小兄弟点头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准备,瞎子走了,他们估计也快出来了。”金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道路对面,一个痞帅痞帅的小伙,站在马路牙子上,吸着烟,拿着电话说道:“真的假的,他追过大明星啊?哈哈哈,他也想当牛仔,卧槽,同道中人啊!呵呵,行,回头我一定见见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两更,早晨无更,晚上爆发推个小高C。写到这里,南沪先期的剧情基本告一段落,主角经过两年的积累,也要回到梦开始的地方。一系列高能剧情也早已在暗中铺垫完毕,大家要细细看哦!周一啦,求订阅,求推荐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