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账风波

仓库内,仇伍的兄弟坐在沙发上,笑吟吟的看着瞎子和金水说道:“我们这帮人出来干活,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无非是为了赚点养家糊口的钱。这段时间,公司分账越来越少,下面的兄弟心里有疑问,所以才选我们几个过来看看帐,这样大家心里也能清楚,自己每天东跑西颠的,能挣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金水冷脸看着对方:“公司账目,每个人都监督权,但却不是这么个监督法,你们想看账目,那咱也得开个大会,把各地区带队的全叫回来,一块坐下来研究,不然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就要查账,我们就得配合,那公司还有规矩吗?”

    仇伍的兄弟挠了挠头,插手回道:“看账没有突然性,那还看什么账?今天卖五千,我私下修改一下,账本上就可以显示四千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彻底安静了下来,气氛沉闷到令人压抑。

    “赵海,你他妈这话是啥意思啊?!”瞎子表情阴郁,声音低沉的喝问道:“你今天是来找事儿的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意思,我来就是想算算账。”赵海同样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个JB资格来算账?!”瞎子直接开怼:“话跟你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!你们要想搞事儿,就让仇伍来,你不行,听懂了吗?!”

    赵海站起身:“我再说一遍,这事儿跟伍哥没有任何关系!就是我们这帮人心里不服,想过来算算账!这样你要做不了主,让六爷来一趟也行!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啊?!你当这是你自己的仓库呢?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?!”瞎子背手骂道:“账本肯定不能给你看,你们那边要有啥想法,让仇伍自己来说!”

    赵海冷眼看着瞎子:“钱分的少,帐你还不给看!你们做事儿也太霸道了吧!公司是大家干出来的,你凭啥……!”

    “凭啥?!”

    瞎子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拿出枪,哗啦一声撸动了枪栓,冲着天空直接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瞎子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就他妈凭这个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金水坐在旁边,一声不吭,更没有拦着。

    赵海怔了一下,沉默半天后,笑着说道:“行,凭这个好使!”

    “好使你就滚,有事儿你让仇伍来!”瞎子将枪拍在桌面上,掷地有声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赵海招呼了一声同行的兄弟,转身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仓库内,众人沉默了半晌后,金水点了根烟说道:“肯定是仇伍授意的,不然这帮人不敢来!”

    “他授意的又能怎么样?!”瞎子背手吼道。

    “子明刚出事儿,他们就搞这一出,不是啥好兆头。”金水抬头看着瞎子说道:“你赶紧去找六爷商量一下,咱们得做好准备,公司肯定是要有变故了。”

    瞎子斟酌半晌,也觉得金水的分析有道理,所以立马喊了一声:“提车,我去找一下六爷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不远处的马仔,立即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六分钟后,瞎子急匆匆离开,金水舔了舔嘴唇,转身独自走到后门的无人走廊里,伸手推开一间房门,迈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斟酌再三后,金水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仇伍的人今天突然要过来看账,瞎子跟他们吵吵起来了,我不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内部肯定是要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半晌,突然问道:“那你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赵海坐在车内,拿着电话冲展楠说道:“我去了,瞎子拿枪吓唬我,死活都不让看账本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不能给你看啊。”展楠笑着回道:“子明,金水,瞎子,包括之前被干死的那个小腾,他们都是死报一块的!现在你们那边挣的越来越少,那账目能没问题吗?更何况,他给你看了,那以后给不给别人看啊?”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赵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按照计划来,一步步走。”展楠轻声说道:“小禹和我的意思都是,仇伍不但要上去,还要拿个好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明白。”赵海听到这话,脸色略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我别的不怕,就怕伍哥知道了这事儿会急眼。”

    展楠闻声一笑:“你就办好你的事儿,剩下的甭管了,小禹会处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赵海连连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旁边的小公寓内,秦禹躺在床上,厚颜无耻的冲憨憨说道:“别赖着不走了,我啥也干不了,你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林憨憨一愣,抬手一巴掌趴在秦禹的脑袋上吼道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啊?要提供陪住啊?”秦禹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可能滴,但你踏马不能撵我呀?我如花似玉一小仙女,不要面子的啊!”林憨憨很气的啐骂道。

    秦禹现在是有贼心,但是没有做贼的时间,他略有些惋惜的看着憨憨,抓着他的小手说道:“改天,改天,今天我不是很方便……!”

    “死一边去,憨批!”

    林憨憨甩开秦禹的胳膊,解开自己的头绳,散落着一头秀发,拿起包包说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让小白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坐车回去了,你要饿了,让小白过来给你热一下汤,没事儿不要骚扰我了。”憨憨摆了摆小手,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“唉,忙的连睡一觉的功夫都没有,我也太优秀了。”秦禹自我感叹一声,伸手拿起电话,就拨通了仇伍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急事儿,我给你个地址,你赶紧过来!”秦禹语气急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韩桐那边有动作,大事儿,你谁都别带,先自己过来!”秦禹声音严肃的说道:“你快来,我给展楠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仇伍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连话都没回,直接挂断手机,给对方发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仇伍赶到了天成宝丰公司,在小白的带领下,来到了公寓内。

    仇伍一进屋,小白突然退了出去,直接用要是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啥意思……!”仇伍看着沙发上的秦禹,表情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伤没好,生活不方便。”秦禹扭头回道:“你照顾我两天吧!”

    仇伍一怔,立马回道:“狗日的,是你捅咕赵海去查账的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金水独自在房间内打完电话后,立马摆手叫过来自己一个兄弟说道:“叫下面的兄弟准备好,公司肯定要出大事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