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水的分析

次日,一早,临近出关口的一栋小区内,一名青年低声冲着金水说道:“哥,这是我前几年要账要回来的一间房,平时也没啥人住,屋里有点脏。你先忍忍,咱想办法出区后,再换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位兄弟以前是在区外帮金水放货的,后来因为秦禹等人也掺和到了响儿买卖里,所以六爷等人在区外的盘子,也就没有了。这兄弟没办法,就另起炉灶倒腾起了汽油,煤,等紧俏物资。他离开时,金水借了他十万块钱作为流动资金,这兄弟心里很记着这个情,昨天晚上接到金水电话,就带着俩兄弟返回了区内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在哪儿住都一样。”金水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些穷讲究的习惯了,只声音沙哑地问道:“我让你给小吴打电话,你打了吗?”

    小兄弟挠了挠头,面色有些为难的没再回话。

    “他不来吗?”金水怔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瞎子他们已经放出话了,说只要有人能抓到你,那公司就给二十万。”小兄弟话语委婉地说道:“哥,这年头……人心复杂,咱要非让小吴来,可能坑了他,也可能坑了你。”

    金水听到这话,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悲凉感。他得势的时候,不算区外那些给他放货的小马仔,光身边管事儿,负责运营的兄弟,就有十几个。可他现在除了能找这个早已经离开公司的人外,心里却再也不敢联系其他人。仔细回想想,这些年他钱没少攒,可真正能帮他渡过难关的朋友,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哥,你有啥事儿就说,我帮你办。”小兄弟吸着烟,轻声回道:“谁都没帮我的时候,你帮我了,我记着这个情!”

    金水沉默数秒后,缓缓站起身说道:“干完这把事儿,我带你们几个一块走。哥手里不缺钱,咱们上哪儿都当爷!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金水说的这句话,肯定就是纯忽悠下面的马仔给他办事儿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他心里也感动这份情义,所以说得很真诚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就说咋办吧。”小兄弟吸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打听老六死的信儿,你打听了吗?”金水问。

    “问了几个公司里以前的朋友,他们说老六没死,已经被送医院去了。”小兄弟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扯JB蛋!”金水根本不信地说道:“老六已经没了,我找的两个雷子进去杀他的时候,亲眼看见了他的尸体。估计瞎子在整事儿,他说老六没死,下面的人就不敢乱动,从而有机会彻底除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儿是瞎子干的,不可能吧?”小兄弟摇了摇头回道:“他这个人……不像是能干出这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啥样人,不会挂在脸上。”金水目光阴沉地说道:“我也看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小兄弟问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和韩宇谈完事儿,准备往回走的时候,看见了一台车正好从我旁边路过,我怕被人盯上,心里有点虚,就转过身躲开了。”金水点了一根烟说道:“谁知道那台车过去后,停在了明珠塔酒店门口,车里下来一个人,离我挺远的。当时我只感觉有点熟悉,却没看清楚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小兄弟听着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办事儿,我的那俩兄弟一进屋就打回来电话,说老六死了,紧跟着我还没等走,瞎子就出现了,你不觉得这事儿很他妈怪吗?”金水阴着脸说道:“老六是谁干的?为什么早不干,晚不干,偏偏抢在我前面干?”

    小兄弟怔住。

    “事儿出了之后,我给韩宇打电话,他也不接了。呵呵,这帮人真拿我是傻B啊!”金水冷笑着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明摆着的,瞎子在公司里比我人缘好,也最受老六重用,所以老六要他妈突然没了,那瞎子接棒是众望所归,谁也说不出来啥。”金水低声说道:“韩宇应该早都跟瞎子通好气儿了,表面上让我去干六爷,但实际上是想把锅甩给我。这样一来,瞎子就能名正言顺的除掉我,不但马上能掌控公司,还顺势把下面抱团的势力瓦解了。因为毕竟有我在,瞎子想当老大,也不是那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瞎子既然受六爷重用,那六爷要不死,他也最有可能当大哥啊?”小兄弟有些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老六这个王八蛋比猴都精,他不想让瞎子上位,因为后者没得到杨开山的支持。再加上秦禹和展楠也想扶仇伍上来,所以老六要想再白拿几年分红,临下台之前搞个好人缘,那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势而为,让仇伍接棒。”金水眯缝着双眼骂道:“瞎子给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狗,他说啥是啥,可最后老六为了点B钱,却不捧他上来……这隔谁谁心里能平衡?所以,瞎子干他是有动机的。只要老六死了,我背锅了,那他绝对可以忽悠绝大部分人,去跟韩宇合作……因为毕竟仇伍不太得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复杂啊?”小兄弟完全接触不到这一层,所以听的是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圈子太脏了。”金水叹息一声说道:“全是勾心斗角,栽赃嫁祸,呵呵,一不留神就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“哥,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?”小兄弟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。”金水咬着牙说道:“老子苦哈哈在南沪做了这么久,让韩宇这个小B崽子给我玩了,我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做掉韩宇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哪那么容易,他现在肯定躲起来了,在等结果呢。”金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办……。”金水趴在小兄弟耳边,轻声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韩宇拿着电话,极力解释道:“哥,老六出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。我跟你保证,我没有掺和这件事儿,也没跟对面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韩宇,这事儿你要敢撒谎,我他妈跟你翻脸!”韩桐在电话内,语气非常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掺和,是他们自己干起来了,听说仇伍要夺权。”韩宇言之凿凿地回复着。

    韩桐斟酌数秒后:“那你赶紧离开南沪,去江州李家待着吧,省得老六那边打急眼了,把你也牵扯进来。这事儿咱就看看热闹就行,让他们自己斗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宇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兄弟二人挂断电话,韩宇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吩咐道:“妈的,你给汪天打个电话吧,晚上约他出来见个面,然后我就出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旁边的跟班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