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也想不到的凶手

房间内。

    林成栋双手拽着绳索,用力地勒着顾言的脖颈。

    数秒后,顾言清醒了几分,睁开眼珠子,看见了上方林成栋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顾言脸色紫红,左手拍打着地面,右手抓着林成栋的胳膊,不停地冲着他摇头。

    林成栋感受到顾言手掌的力量,但却不愿睁开眼睛,只不停地说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真的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顾言喉咙里发出低吼,右手死死抓着他的手腕,依旧在摇着头。

    林成栋精神几乎崩溃,双手的力道不自觉减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旁边,手脚都被手铐拷死的秦禹,浑身仿佛已经用不出一丝力气,但依然一点点地挪了过来,用脑袋轻顶着林成栋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,我真的没办法!”林成栋怒吼着,像是在给自己打气,双手加力地勒着顾言。

    秦禹吸入了大量的乙醚,浑身没有力气,连张嘴都是一种负担,可他依旧用头轻顶着林成栋的大腿,声音断断续续地呢喃道:“……我们是朋友……为……为什么……成栋……?!”

    林成栋闻声后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遇到什么……事儿了……你……你可以说……如果是冲我来的……那你别动小言……别动他……朋友不杀朋友啊……成栋!”秦禹瞪着眼珠子,声音虚弱地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林成栋怒吼一声,已是满面泪痕。他本就不是什么大恶之人,虽然下午的时候,他也曾被青年提及的机遇所诱惑,也曾为了家人安全,想要牺牲朋友,可真到动手的时候,那又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此刻,秦禹呢喃的话,虽然很轻微,却是结结实实地炸响在了他的心里,他下不去手……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林成栋崩溃地喊了一声,双手松开了绳索,捂着脸说道:“我真……干不下去……对不起……!”

    喊完,林成栋猛然起身冲向脏兮兮的厨房,打了一盆冷水,重新来到二人身边,直接泼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乙醚如果调试适量,吸入浓度也不是特别大的话,正常清醒时间,那也就是10-30分钟。这根据人不同的体质,也会有不同的反应。

    秦禹比顾言的体质更好一些,所以率先转醒,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力气。

    林成栋目光呆滞地坐在墙壁旁,双眼内的泪痕还没有干。

    秦禹起身后,没有马上去殴打林成栋,或者是抢他武器,而是第一时间用冷水不停地往顾言脸上泼,并且低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,成栋?!”

    林成栋呆愣地看着秦禹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外面或许会有人盯着,你们从天台走,剩下的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NM的屁!”顾言逐渐清醒了过来,眼珠子瞪得溜圆地问道:“有人故意搞你,还TM的要杀我,老子绝对咽不下这个口气。到底咋回事儿!”

    “成栋,你要能解决这个麻烦,你也不会选择把我俩调来,干这种事儿。”秦禹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!”

    在二人连续逼问的情况下,林成栋情绪再次崩溃,极度憎恨地吼道:“都他妈怪那个鲁荡,都赖他,不然我不会被牵扯进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鲁荡?!”秦禹有些懵地问道:“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成栋无助且无奈地抓着头发,说起了整件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年多以前,原本是李元震,秦禹,还有顾言三人被分到了一个寝室,不过后来李元震以要跟朋友住一块为理由,就跟林成栋调换了寝室。而也正是因为这次换寝,让林成栋无意中卷入到了鲁荡被杀的事件里。

    刚开始,鲁荡并没有注意到林成栋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。不过随着众人都在校内住了下来,这学员彼此之间也逐渐熟悉了起来,并且各自都玩出了圈子,所以前者也有了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鲁荡跟秦禹有过过节,再加上后来响儿的事儿,都让奉北圈子内的人觉得秦禹跟他们渐行渐远,所以鲁荡就想了个不上台面的招。他想利用林成栋已经跟秦禹混熟了的关系,让他当个奸细,关键时刻能漏点消息给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其中,鲁荡也有意想探探顾言的底,所以林成栋这个一没啥背景,二没啥钱的人,就显得非常好利用。

    鲁荡出事儿之前,曾经约过林成栋一次,侧面说过自己的想法,并且也暗中许诺,自己可以给林成栋拿一些钱,但后者却干脆地拒绝了。一来是他觉得顾言和秦禹人不错,大家相处的也愉快;二来是他才不想掺和到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儿里,因为他没啥资本,贪财的下场,也不一定会好。

    可鲁荡对这事儿却不死心,他觉得是自己价码没给到位,所以他出事儿的当天,借着点酒劲儿,以学生会要找林成栋有公事儿要办的理由,约了他见面。

    但林成栋不知道的是,那天鲁荡不光约了他,而且还约了李元震和萱萱……

    见面地点是在东埔区大桥旁边的一家酒店旁边,林成栋原本想的是自己直接进大厅去找鲁荡,却没料到自己意外地撞见了,鲁荡和萱萱在胡同口发生了剧烈的争吵。

    林成栋搞不清楚二人是什么关系,所以他也就没有出现,只坐在车里等待,并且隐约听见鲁荡骂萱萱是什么婊纸,骚或,还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李元震睡觉……

    萱萱实力反喷,惹得鲁荡差点动手之时,李元震突然从酒店内走了出来,并且还把他们拉开了,随即鲁荡就开始冲李元震发炮。

    林成栋距离三人的地方不远,并且人都有八卦之心,他也好奇这三人的关系,所以就降下车窗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同口,汽车阻挡着三人的身体,鲁荡暴跳如雷地冲着李元震骂道:“都他妈是因为你!当初要不是你在中间蹿腾,我叔能信了苏正东的话,去了松江撬张亮吗?能吗?!现在我叔胳膊废了,我爸天天骂我……你让我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那怨我吗?我不也是想让你们能拿了松江的市场,把盘子做大吗?”

    “去你M的,你就是有私心!”鲁荡性格耿直地吼道:“事情过去这么久了,你承诺过的东西有一件实现了吗?韩桐说给我们货,到现在我家那边一批都没接到,苏正东又在中间搞事儿,我爸给我骂得狗血淋头,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秦禹听林成栋叙述起这事儿的时候,也突然想起鲁荡死的那天,其实和自己在校园内见过面,并且他还很巧合地听见了,鲁荡好像确实在跟自己家里人打电话吵架。

    李元震和鲁荡因为松江撬动张亮等人失误的事儿,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鲁荡要求李元震必须跟韩桐谈,要加大未来给奉北的放货量,而后者则是一直推诿,狡辩,根本没办法做出有效承诺。

    萱萱在一旁劝阻,鲁荡更加来气,直接指着李元震的脖子吼道:“我CNM,你真不是人。谁都知道萱萱和我虽然没确定关系,但他妈的也不知道睡过多少觉了,但你连她都碰,你他妈拿我当朋友了?!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事儿,萱萱也失控了,李元震更加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鲁荡越骂越气,最后直接动手,跟李元震厮打到了胡同内。萱萱一个女的也拉不开俩人,只能用语言劝说着。可她不说话还好,越说话鲁荡感觉自己越憋屈,仗着身材肥胖,高大,骑着李元震就是一通暴打。

    李元震被打得鼻孔窜血,再加上鲁荡喝了酒,下手没轻没重的,所以他也被打急眼了,顺手抄起旁边冻得已经泛起白霜的砖头,冲着鲁荡就连砸了N下。

    李元震是当事人,再加上已经被打急眼了,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手下重了。可旁边拉扯的萱萱则是亲眼见到,鲁荡的头盖骨都被砸凹进去了,并且发出了尖叫。

    在林成栋的视角内,他是没有看清楚李元震和鲁荡搏斗细节的,因为有汽车挡着,胡同也是斜对着他,所以他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几秒后,萱萱先是发出了一声尖叫,随即狼狈不堪地跑出了胡同,哆哆嗦嗦地拿着车钥匙说道:“送……送他去医院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李元震追了出来,一把拉住萱萱的手腕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他……他他妈的死了。”

    萱萱懵了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李元震拉扯着她说道:“我……我们赶紧把他弄走,里面没监控,谁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萱萱被拉扯的时候,一扭头,正好看向了斜对面的街上,并且见到了车窗内的林成栋。

    就是这短短一两秒的功夫,林成栋已经升上车窗,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现场,并且自己并没有意识到,已经被萱萱看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元震上过警校,也在基层混过,他的经验很充足,不过心态却很一般。毕竟他之前没干过这事儿,所以在第二现场处理鲁荡尸体的时候,见到有拾荒的路过,就彻底慌了。最终只凭借着自己的知识,快速伪造了鲁荡被抢劫犯杀害的现场,随即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从此往后的一年多,萱萱都在自责和恐惧中度过。她虽然对待男关系比较看得开,为人也较为自私,可却从小被保护得很好,完全没有见过这些事儿。所以她开始做噩梦,不停梦见鲁荡,饱受着精神折磨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害怕李元震,因为后者在处理鲁荡尸体上的冷漠和绝情,让她历历在目,所以她非常怕李元震哪天一想不开,就把她也做掉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压力无人述说,所以找到了林成栋,想跟他商量对策,吐露内心恐惧,从而达到减压的目的,但却没有意识到,自己又害了一个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林成栋也非常无奈,因为萱萱曾经看见过他,他非常怕这个女人脑袋一短路,就把事儿告诉李元震。如果那样的话,李元震很大可能会除掉他。所以在被逼无奈下,林成栋也只能每次在萱萱情绪崩溃的情况下,去安抚她。

    直到,萱萱的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,李元震觉得她已经没有办法掌控,所以选择让她跳楼。

    萱萱出事儿的那天晚上,曾经给林成栋发过简讯,习惯性地约他出来见面。可却没想到简讯刚发出去没多久,李元震就设套给她从楼上推了下来,并且检查了她所有的生活用品,拿走了手机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,林成栋在超市门口遭到了李元震的伏击,那时候他已经确定,自己已经因为萱萱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和顾言花了几分钟时间,听完林成栋的叙述后,全都懵了。他们谁也没想到,鲁荡竟然是死在了李元震手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被套死了。”林成栋抓着头发说道:“李元震下午找过我,让我杀了你俩,不然我工作没了,老婆和孩子可能也有危险……甚至自己还要接受警督的调查……。”

    顾言咬了咬牙,伸手拍了拍林成栋的肩膀说道:“李元震算个JB,他给我提鞋都不配!你放心,啥事儿都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言扭头看向秦禹:“打电话,让人过来接咱们仨出去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此章是二合一,四千字奉上,此章致敬老赵,感谢上月的太空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