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声音的开始

吴天胤闻声看向何子祥,笑着问道:“呵呵,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呢,你是谁啊?!”何子祥用右手扒拉了一下吴天胤的脑袋:“你在二龙岗啥名啥号啊,你坐这儿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,就连舞台上正在表演节目的“演员”也停止了动作,拿着各种演出道具,一溜烟地跑到了后台。

    舞台侧面,三名壮汉,一路小跑着冲了过来,领头经理立马伸手拦了一下:“何哥,这是干啥?都是来开心的,给我个面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不是冲你,哈哈!”何子祥一笑,动作轻飘地推开场子内的经理,弯腰看着吴天胤继续说道:“我找你呢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干啥啊?”吴天胤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,一百多号人全部站起身,抻脖子看向了左侧。

    “坐沙发上的是谁啊?”一名中年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吴天胤啊,你不认识啊?”

    “听过,但没见过。”中年撇嘴说道:“他进二龙岗不太老实啊,整出不少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!”旁边的点头回道:“这回他整生活物资,踩着何子祥尾巴了,今天肯定是要扒拉他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,他这下脸肯定摔地上了。”中年笑吟吟地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屋内,议论声不断,众人都喜闻乐见地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沙发区内,经理再次上前,趴在何子祥耳边说道:“何哥,我这正营业呢,你别拆我台啊!有事儿散了说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是冲你。”何子祥依旧脸上挂着笑意回道:“我就跟他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妈了个B!”小寻直接站起身:“你要干啥啊,要杀人啊?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何子祥一拳怼在小寻的身上:“杀你咋地啊?啊?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何子祥后面的两名壮汉,直接拔出枪,顶在了小寻的脑袋上:“CNM,坐下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坐下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安仔等人立马起身,掏家伙就准备干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缓缓起身,伸手打开指着小寻脑袋的枪,背手冲着何子祥问道:“你要玩玩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JB啊,你跟我玩?”何子祥指着吴天胤的脸说道:“今天我就是来摔你面儿的。你给我跪下爬出去,再把手里的货给我,这事儿才算拉倒。不然我就在这儿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突兀间抬起左手,直接抓住对方的枪管子,顶在了自己的脑袋上,同时右手也不知道啥时候攥住了枪,动作干脆利落地搭在何子祥的胸口,笑着说道:“CNM,你给我听好了。今天没有台阶,就咱俩玩一把,你开枪,我倒;我开枪,你倒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艹,你唬我?!”何子祥棱着眼珠子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吴天胤右手横拉不到一掌的距离,毫无征兆地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枪响后,何子祥的胳膊暴起一团血雾,踉跄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吴天胤再次将枪口顶在何子祥的心脏位置:“我就唬你了,CNM,你敢不敢喊开枪?!”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!”何子祥身后的马仔,咬牙就要搂火。

    吴天胤扭过头,左手死死攥着他的枪管子,脑门一直往前顶:“来,搂火,我要躲一下,我是你儿子!”

    何子祥左手捂着右臂,疼得脸色煞白,本能就要往后躲。

    “你躲你妈了个B,你不是来摔我脸的吗?”吴天胤肯定不能让他往后缩,不然枪口就指不到他了,所以一直迈步往前压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何子祥一步迈空,身体踉跄着撞在一张酒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”吴天胤枪口指着何子祥:“来,你自己拿枪,拿着!!”

    何子祥斜眼看着吴天胤,靠在桌子上没动。

    “我叫了六个人,在山上等你三天,下面的货该卖卖,啪啪打你脸,你TM也没那个魄力,来找我拼命啊!”吴天胤皱眉喝问道:“是不是啊?说话!”

    何子祥低头看着顶在自己胸口的S枪,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摔我脸了?三十多号人白叫来了?!”吴天胤抬头看向表演大厅内的众人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大家伙都看见了昂,今天我给他机会了,他自己不行,那不怨我了。有跟他姐夫认识的,回头帮我带句话,我明天还给他机会,我就在富力生活村旁边的山上待着不走,谁有想法,你让他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拿枪顶了顶何子祥的脑袋:“你也不硬啊?这脖子一怼就软了,呵呵!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吴天胤喊了一声,迈步带着安仔等人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给我干死他!!!”何子祥扭头看着吴天胤的背影,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三十多号人,起码有一半都拿出了枪,转身就对准了吴天胤等人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门口处的棉布帘子再次被挑了起来,三四十号人,手里全部拎着M系自动步,面无表情且不喊不闹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没有回头,只抬臂指着左侧方向喊道:“我在里面见到的亡命徒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,你跟我演个JB杀手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门口处的三四十号人让开道路,吴天胤带着安仔等人,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至此,吴天胤的队伍正式在二龙岗亮相,登上了乱世崛起的舞台。

    有人说,何子祥就他妈的是没魄力,他要真让马仔开火,吴天胤不见得就真不怕死。

    可却没人知道,在这儿之前,吴天胤曾经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社会没办法接纳他,他死了一次;家庭不接受他,甚至亲生母亲都排斥他,他又死了一次。他所经历的冷漠和无助,是别人难以想象的。他亡命徒一样的性格中,是带着愤怒的……

    而他的这种愤怒,放在这种时代,也将有无限可能和无数种结局的。

    生活物资引起的争斗,只是一个很小的插曲,但也是吴天胤势力在二龙岗地区快速膨胀的开始……

    他有钱,有枪,有曾经敢绑查尔克投行高管的“战绩”,那自然就会吸引很多朝不保夕的人,前来投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日后,吴迪飞到南沪,亲自跟秦禹商量药厂的股份划分问题,这也拉开了后序几方势力争斗的序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