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活得好像一条狗

林成栋看着对方,沉默半晌后问道:“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市区。”陌生男子体态松弛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见他,但地点得我定。”林成栋几乎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你下车,让他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陌生男子伸手推开车门:“电话不要关机,不然事情会很麻烦的。你是个聪明人,懂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滚下去!”林成栋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。”陌生男子迈步下了汽车,迅速消失在了机场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林成栋启动汽车,顺着高架桥就往市区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陌生男子所说的电话,并没有第一时间打来,反而是警司的领导,率先联系上了林成栋。

    “喂?何司长!”林成栋一边开着车,一边接通了电话:“是,我在机场呢,刚准备返回学院,您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小林啊,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何司长语气平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成栋一愣:“您……您什么意思,我没太听懂。”

    “警督那边来人了,说你在三年前的一起案子里,有包庇,收受贿赂的嫌疑,他们要对这事儿展开调查。”何司长轻声说道:“我合计你这性格,也不像是能干出这事儿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懵了许久后,才立马解释道:“司长,我向你保证,我绝对没有在任何案子里,有过违纪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司里是相信你的,但你跟我保证没用啊。”何司长语气略显无奈地说道:“警督要调查,我们只能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查啊,我问心无愧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,你还是没搞清楚事情的关键性。”何司长话语简短地提醒道:“你目前在警务学院上学,如果一旦警督那边对你展开调查,学院肯定会劝退你。因为他们对校内学员的品德,警性是有硬性要求的,不会容忍在读学员,正在被进行违纪调查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听到这话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找找自身原因吧,从根上解决问题是最有效的。”何司长委婉地提醒道:“不然,一旦警督那边真立案调查了,那你这一年多的学白上了不说,有可能也会被无限期停职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咬了咬牙:“何司长,我在队内工作态度怎么样,您是清楚的啊!警督这么搞,明显是有人故意刁难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系统内,也不光讲规矩,讲法,还要讲人情和裙带关系。”何司长轻声回道:“我想说话,也说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成栋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找找原因吧,警督这边我暂时替你拦一下。”何司长挠了挠鼻子回道:“至于结果,还要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司长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林成栋沉默许久后,突然双眼猩红地怒吼着:“我CNM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。

    精神有些恍惚的林成栋,坐在一间茶室内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房门被打开,一位文质彬彬的青年独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林成栋抬头看向他,冷冷地问道:“你想逼死我,是吗?”

    文质彬彬的青年顺手推上房门,一丝不苟地解开鞋带,脱掉鞋上了榻榻米。

    二人相对而坐,一个目光冷峻,一个看似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双方沉默了一会,文质彬彬的青年,笑着说道:“你帮我倒杯茶,我身上有伤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就应该打死你!”林成栋声音充满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牵挂,你不敢。”文质彬彬的青年,脸色苍白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逼我,我什么牵挂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。”文质彬彬的青年手臂动作僵硬的拿过茶壶,一边给自己倒水,一边语气轻飘的说道:“你有一份吃不太饱,也饿不死的工作;你有一个跟你睡在一张床上,但却没有任何爱情可言的媳妇;你还有一个孩子,可以为你传宗接代。这些人和事儿都是你的牵挂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攥着拳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昨晚,你在那个楼下待了一夜,我的一些朋友也盯了你一夜。今天你和老婆孩子回家取行李,去机场,我都清楚。”文质彬彬的青年,抬手端起茶杯,笑吟吟地说道:“知道为啥我没动吗?因为我要想搞他们,不管是在南沪,还是在欧盟哪个区,都不是什么难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CNM!”

    林成栋暴怒着打飞青年手里的茶杯,右手掏出枪,指着对方吼道:“我现在就可以干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敢吗?”青年挑着眉毛问道:“都不说其他的,就说让你从一个警员变成一个被通缉的杀人犯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林成栋右手颤抖地看着对方,最终还是没有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撞上这事儿,是祸也是福。”青年冷静地看着林成栋:“祸是你生活的平静被打破了,福是你一眼就望到底的麻木日子,可能会发生转变。你人生后半程最重要的机会,就在此刻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办一件事儿,我让你以后挺直腰杆过日子。”青年抬手将林成栋的手腕抓住,一点点地向下压着:“你跟我绑在一块,事业升迁不再是问题,钱的事儿不再是问题,甚至你可能会发现,濒临破裂的家庭关系,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和睦。你不用再像狗一样趴在岳父家门外,连进屋看看孩子,都怕要面临各种窘迫……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挣扎着想把手里的枪,再次对准青年的脑袋,可他听着对方的话,却慢慢没有了舍命拼杀的勇气。

    谁不想在自己的家庭中,在事业中,变成那个可以站直腰杆说话的核心呢?!

    “你在学校的时候,是个极为优秀的人。”青年脸色认真地说道:“我看过你的履历,你本不应该过现在这样的生活。你什么都不缺,只缺一个机会,而现在,我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着共同的秘密,以后有我的,就有你的。”青年指着林成栋的鼻子,突然吼道:“告诉我,你想不想站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做完了,你会杀了我。”林成栋声音颤抖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杀不了你吗?!”青年指着门外:“你以为这里邻着警司,是个闹市区,你就能安全吗?!我告诉你,在这个时代,就你这个身板,你睡在保险箱里都不会有任何安全感!我相信这一点,你是深有体会的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被吼得头皮发麻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林成栋离开了茶室,坐在车内连续抽了两根烟后,才选择拨通了秦禹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