乒乓球

韩宇歪头看着展楠,笑眯眯地回道:“没人想帮着李元震,我哥出去是处理公司的事情去了,你要真有事儿,可以给他打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展楠一把扯过韩宇的脖领子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这是在八区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展老板,你不会要整死我吧?!”韩宇言语充满调侃的回道:“我可听说南沪要换新的警务署长,他专门打击非法犯罪活动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韩宇旁边的人伸手掏出证件,话语简洁说道:“我是警务督察司的,你把手松开。”

    展楠冷脸看了一眼对方,伸手指着韩宇说道:“你最好天天请警督喝茶,不然……你会有点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牛B!”韩宇竖起大拇指,言语讽刺地回道:“明天我就跑回燕北,这里太不安全了,全是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展楠招呼了一声自己的兄弟,转身就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“傻B!”韩宇看着展楠的背影骂了一句,立马冲着旁边地人说道:“给我哥打电话,告诉他展楠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酒店门口处。

    展楠给顾言拨了一个电话:“韩桐躲了,韩宇身边跟了个警督,跟我说话的时候都TM扬着下巴,我看韩家是铁了心要护李元震。”

    顾言沉默数秒:“行,剩下的事儿,你甭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再去一趟码头找林成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人到底怎么样了,我要个准信。”其实顾言此刻心里也没底了,他觉得林成栋十有捌九是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区燕北市,一间装修很一般的兵乓球馆,一位五十多岁,身穿白色跨栏汗衫的中年,用毛巾擦了擦了脸颊上的汗水,摆手冲韩三千喊道:“来来来,打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咱领导发型变了。”韩三千一笑,伸手脱掉外套,顺手拿起了球拍。

    “植发了,能看出来吗?”领导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挺好的。”韩三千撸了撸衬衫袖子,言语略显调侃地说道:“像小伙啦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领导大笑,伸手拽了拽黏在皮肤上的泛黄汗衫,再次喊道:“来来,开球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站在台案两侧,霹雳乓啷的就打起了球。

    “那个事儿没成。”韩三千乒乓球打得不错,一边应付着,一边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领导一拍还回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奉北铺摊子,那个李家还是比较关键的。”韩三千继续说道:“下面的意思是保一下那个李元震,以后或许会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觉得有用就做。”领导打法凶猛,虽然已是五十多岁,可动作却很利索。

    “小顾言差点命都丢了,现在你又不让他出气,那估计会有人跳出来说话。”韩三千眉头轻皱地问道:“你看这事儿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,燕北军监部的两个干部全出事儿了,一个被踢出系统,一个被军内稽查组抓了。”领导轻声回应道:“这是个信号,军政派准备肃清内部,或许要再提军政分家的事儿,所以不管是我们,还是老派的那帮人,心里都是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现在不也是军政分家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但你不能说出来。”领导话语简短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这第一铁帽子王不是想连庄啊,估计是想……!”韩三千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他被架在那儿了,也不好过。”领导猛然挥拍击球,轻声说道:“小孩去南沪就是躲事儿的。呵呵,这政治场很刺激啊,可能一步巅峰,也可能一步粉身碎骨。说得直白点,他现在心里也没底啊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身形略显狼狈地回了一拍,但却没接住球:“呵呵,完了,我这几天没打,连这球都接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得练。”领导笑着拧开了水瓶子,轻声说道:“在南沪收拾收拾那小孩,也算咱这边的一种态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韩三千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我衣服拿来,喝点粥。”领导冲着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两名穿着看着有些死板西装的青年,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,将外套披在了领导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顾言拿着手机吼道:“我命差点都没了,你们不管吗?!”

    电话另外一头,一位男子话语简洁地回道:“你二叔说,你自己的事儿,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差点整死我!”顾言眼珠子都红了,非常愤怒地吼道:“你们想过吗,光一个韩家它敢干这事儿吗?!这明摆着是有人在正面吃了亏,拿我找气出呢!我一个小破警司,你让我自己解决,我TM怎么解决?!”

    “你二叔的原话是,大人不是没露面吗,几个跟你同龄的小孩,你都摆弄不了,你还有啥脸打电话?”男子说完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顾言脑瓜子气得嗡嗡直响,攥着电话吼道:“这他妈是人话吗?!艹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韩三千坐在汽车内,右手拿着手机说道:“他不是杀人了吗?就以这个事儿弄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弄了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没漏身份吗?那你们就当不知道啊,该咋办咋办呗。”韩三千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对方点头:“我让下面的人去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某外企生产工厂的大院内,韩桐指着李元震说道:“记着我说的话,到了奉北之后低调一点,先过了这阵风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脸色凝重,双眼不安地问道:“我用不用去欧盟区躲一躲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韩桐摇头。

    “顾言在燕北,到底有啥背景?我之前查过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问了,啥都不用管,以后该告诉你的,我会告诉你。”韩桐皱眉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元震只能无奈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,你们到浙口加油,再飞奉北。”韩桐冲着一名穿着飞行服的壮汉吩咐道:“抵达后,马上返回,不要把这事儿漏出去,注意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壮汉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走吧。”韩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直升机起飞,顺着预定路线,很快就出了南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