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有各的算计(人仙更)

首府医院门外。

    顾言,展楠,小白等人已经全部赶了过来,站在汽车旁边与秦禹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个什么苏正东干的,”展楠单手插兜说道:“估计韩桐也有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”小白皱眉骂道:“不行直接给鲁林弄死得了!”

    “弄死个屁。”顾言无语的看着小白说道:“知道对面为啥动药厂不?因为你防不住。于家几个分厂加一块,有数千员工,人流量这么大,对面整几个不要命的亡命徒,就盯着这儿,你能咋办?你能让耀光天天看着吗?”

    小白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想过苏正东可能会搞点动作,跟我讨价还价一下,但没想到他能动药厂。”秦禹吸着烟说道:“这B是个舍命不舍财的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以后就更难了。”展楠皱眉冲秦禹说道:“你和于家绑的这么牢靠,那未来咱们跟对面竞争,一旦有点啥摩擦,他们就搞药厂,这谁受得了?”

    秦禹皱眉沉思半晌,轻声应道:“于家在江州的药厂,快停工了,马上会搬到松江,他们以后不会有这个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行。”展楠点头:“不然对面一直玩脏的,谁都防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交谈之时,秦禹的电话铃声响起,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号码,迈步走到了一旁:“喂?”

    “药厂出事儿了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是,爆炸了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可可的小姑都被烧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他妈的,就管他要五百万,他就玩命了?!”吴迪不可置信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碰上舍命不舍财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打算的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问你呢,你那边没动静吗?”秦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是听于瑾勋说的这个事儿。”吴迪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等他们信儿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占理,毕竟有韩家在中间,你明白吗?”吴迪提醒了一句。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而秦禹还没等迈步往回走,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,这次给他打电话的是马老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苏正东电话了。”马老二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正东?他给你打的?”秦禹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苏正东问我,鲁林的事儿能不能坐下来谈谈。”马老二咬牙回道:“这狗艹的是在示威呢!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行,可以谈,但他必须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不露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告诉他,药厂反正也要搬松江去了,老子大不了让于家关门俩月,也剁了鲁林的脑袋,挂奉北特区墙上。”秦禹声音清冷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跟他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通话,秦禹迈步走到顾言他们那侧:“苏正东给老二打电话了,要约谈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是他给马老二打电话了?”展楠一怔:“这王八蛋不是善于在背后捅咕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脑袋啊,这还用想吗?”顾言脑袋极灵的站在旁边插了一句:“韩桐肯定是觉得苏正东这一把玩的有点大,所以不想替他在中间传这个话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那你咋想的,跟他谈吗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谈命。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响能不能干以后再说,但我肯定先干苏正东!”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吴迪连夜给奉北的关系打了电话,直言说道:“于家厂子被搞了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我估计很大可能他们要有强硬态度。下层重新洗牌是一定的了,你给我留出大量资金,准备应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中午。

    苏正东在明珠塔酒店内约见了韩桐,二人开门见山的谈了这次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搞药厂有点碰线了。”韩桐翘着二郎腿,皱眉说道:“之前我就说过,吴迪对药厂项目非常看重,你还在这时候闹动静,这不是激化矛盾吗?”

    “谁能证明药厂的爆炸跟我有关系呢?”苏正东冷静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证据吗?吴迪和秦禹认为这事儿是你干的就够了啊!”韩桐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证据吗?”苏正东思路严谨的看着韩桐说道:“你也是药厂项目重要的合伙人之一,他们没证据就动我,那就等于动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跟你绑在一块呢?”韩桐脸色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桐,响儿的项目就摆在这儿,你和我都有掺和,咱俩没有绑在一块吗?”苏正东摊手喝问道:“你要说没有,那我马上返回公司总部,直接跟他们说,韩氏集团准备撤出这个生意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韩桐攥了攥拳头:“你在拿总公司威胁我?!”

    “我在跟你谈事实。”苏正东抱着肩膀,话语凝练的说道:“你攒局出面调解,我去和秦禹谈。他放了鲁林,我稍微给点赔款,这一页就掀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此刻也在思考着这事儿值不值。他要不管,那苏正东这样的老狗B,绝对不敢露面谈判。到时候秦禹一怒之下,肯定干死鲁林报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鲁家和李元震百分百会拒绝再跟他们任何一人合作,而这对韩桐的布局是有很大影响的。说白了,他还是很看重奉北这边的,不然也不会私下接触李元震。

    可韩桐要是管了,未来又怎么处理与秦禹、于家,包扩吴迪之间的关系呢?

    在响儿的事儿上,吴迪已经几次站在了秦禹那边,而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信号……

    韩桐有些犹豫,坐在原位上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苏正东瞧着他,突然从兜里掏出电话,迈步走到窗口处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苏正东拿着接通的电话返回,伸手递给了韩桐:“杰瑞的电话,你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韩桐皱了皱眉头,伸手拿过了手机:“喂?杰瑞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韩,我不管你药厂的生意怎么做,但你要保护苏的安全……。”杰瑞不容置疑的在电话内说道。

    韩桐冷眼看着苏正东,心里膈应的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韩桐亲自给吴迪打电话:“不要再闹下去了,你来一趟南沪,叫上秦禹他们,我们坐下来谈谈吧!”

    吴迪斟酌半晌:“行啊,那就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恭喜读者晨永晋升人仙位,特此致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