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告别

深夜,岳父家楼下。

    林成栋坐在车内静静地抽着烟,目光略有些呆滞地看着漆黑的街道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等了一小会,媳妇穿着睡衣,披着一件外套走出来,伸手拽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嚯,你这是掉烟筒里了?”媳妇伸手在鼻子旁扇了扇,皱眉看着林成栋说道:“把烟掐了,太呛了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扭头看了一眼媳妇,顺手把烟头扔到车外:“阳阳呢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玩呢。”媳妇坐进车内,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上楼啊?”

    “你爸一看见我就拉个脸,我上去惹他不高兴干嘛啊。”林成栋低着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媳妇沉默半晌,顺势岔开话题:“你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在学院打球,让人碰了一下。”林成栋摆了摆手,喘息一声说道:“你和孩子明天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媳妇怔住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和阳阳明天就走。”林成栋看着她回道:“出区的手续不是已经下来了吗,只差你的一些个人信息还没有迁出。你先走吧,剩下的事儿,我找人办,回头给你邮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为什么啊?”媳妇有些急地问道:“不是说好,再过两天的嘛,我机票还没订呢,一些东西也还没买呢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在哪儿买不一样?”林成栋语气略有些不耐地回道:“听我的,明天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你总得给我留出时间,让我见见自己的朋友吧……!”媳妇很不满的就要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听我一次!”林成栋回头吼道:“你能不能也牺牲一下自己的私事儿?!”

    媳妇被吼得有些懵:“有话好好说……你……你喊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成栋长长出了口气,面色略显疲惫地看着风挡玻璃回道:“我遇到了一些事儿,有些麻烦,你明天走,就算帮帮我了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了,你听我的就完了,行吗?!”林成栋扭过头,双眼死死地盯着媳妇说道。

    媳妇沉默许久后,非常突然的来了一句:“成栋,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?”

    林成栋听到这话,表情非常无语。二人夫妻多年,自己只是让她先走两天,但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猜测自己有了外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夫妻之间开始存在秘密,开始在潜意识里不信任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林成栋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回去就订机票。”媳妇也没再争辩,扭头看向林成栋问道:“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孩子?”

    林成栋再次一怔:“不用了,我回学院,你订完机票给我发个简讯,我按时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媳妇推开车门,迈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临分别之际,夫妻二人除了因为孩子有了一段交谈外,几乎没有说任何关于二人自己的悄悄话。没有甜蜜,没有贴心的叮嘱,更像是公事公办的“合作伙伴”。

    林成栋坐在车内再次点了根烟,静静地吸完后,才将车开离岳父家楼下,停在了一处可以看见单元门的地方。

    打开空调,将窗户降下一条小缝,林成栋又把枪内压满了子D,身上盖着外套,木然地看着岳父家的单元门。他今晚不打算走了,要在这守夜。

    林成栋此刻已经做好了随时拼命的准备,只要有人来,他宁可死,也会保护家庭。

    港口的冰层上,秦禹牵着吃货憨憨的小手,一边走着,一边继续给林成栋拨打电话,但后者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呀,又给哪个小妹妹打电话呢,秦总?”林憨憨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我给成栋打电话呢,他说来,电话却关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跟他关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?”林憨憨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,我,顾言在一个寝室住了一年多了。”秦禹轻声解释道:“我们处得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的基情呗?”

    “是,找你就是为了掩盖,我是一个基佬的事实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咦~你松开我,我起鸡皮疙瘩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一说一笑,也就没再谈林成栋的事儿。而秦禹心里也以为是林成栋自己有事儿,暂时不方便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上午十点多。

    林成栋开着车,拉着老婆孩子回了一趟家,取了一些早都准备好的行李包,随即才驱车赶往机场。

    路上,比较顽皮的阳阳在车内翻来翻去,最后摸到了林成栋外套内的S枪。

    “哇,大S枪!”阳阳惊呼着就要拿过来玩耍。

    媳妇一把抢过枪,重新放在了林成栋的衣服内,随即皱眉问道:“你在学院,怎么还能配枪呢?”

    “有个案子,我帮忙协查一下。”林成栋随口应付道:“暂发的,过几天就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媳妇连追问都没有追问,只掏出电话给他爸打了一个:“喂?是,我们马上到机场。好的,好的,我让成栋快一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,机场内。

    林成栋蹲在安检口,笑吟吟地抚摸着儿子的脑袋:“去了那边,一定要听妈妈的话,好好上学,多交一些小朋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想让你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要上班,不能陪你啊。”林成栋眼中充满了不舍,因为他现在烂事儿缠身,媳妇也不可能隔三五个月就带着孩子返回来一次,所以这次分开,他可能要一两年都见不到孩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一定好好学习,长大了,赚大钱,不让姥爷骂你。”阳阳搂着林成栋的脖子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林成栋怔了许久,眼圈通红地回道:“我儿子就是他妈的聪明,啥都明白,呵呵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在嘈杂的机场大厅内聊了一会,岳父,岳母,小舅子等人就走了过来,要带着阳阳进安检。

    “到了那边照顾好自己。”林成栋看着媳妇说道:“不用过得太节省,缺钱了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在家也好好的,有时间多去去爸那儿。”媳妇捋着发梢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点了点头后,媳妇才领着孩子,冲着自己家人摆手:“行了,甭送了,都回去吧。今年就算了,最晚明年年底,我们娘俩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娘家人都很不舍,争抢着跟晴晴和孩子说了几句话后,就目送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林成栋亲眼见到娘俩进了安检后,这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地。他象征性的跟岳父等人打了个招呼,就匆忙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车上,林成栋从手扣箱子内拿出S枪,面无表情得将电话开机,还没等想出接下来的对策时,一名陌生男子突然拽开他的车门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成栋一怔后,直接将枪口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激动,我就是个传话的。”陌生男子一笑回道:“他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见我?”林成栋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”陌生男子反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