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桐消失

明珠塔酒店包房内,韩桐单手叉腰,站在窗口处拨通了韩三千的电话:“喂,爸!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点脱离掌控,那个奉北鲁荡的死,跟李元震有关系……!”韩桐声音很轻的把事情经过,用最简洁的话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韩三千听完问道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想保一下李元震。”韩桐用请示的口吻说道:“奉北市场,最好的状态是两架马车一块往前跑,如果李元震没了……鲁家不好掌控。”

    “鲁荡怎么死的,估计瞒不住。”韩三千再问:“鲁家或许不敢拿李元震怎么样,可你硬保他,对方会不会心里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人没死,是一回事儿,已经死了,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”韩桐思路清晰的回应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李元震如果安全落地奉北,鲁家即使知道了这个事儿,应该也不会明面上翻脸,毕竟活着的人还得挣钱,还需要分割利益。至于他们心里恨李元震,暗中会搞其他动作,那对咱们来讲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短暂斟酌一下:“光从平衡的角度考虑,李元震不值得保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拿的是本地货,鲁家和李元震拿的是我们的货。”韩桐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九区那边早晚会因为响儿的事儿发生冲突,李元震如果保不住,那李家绝对不会跟我们在合作,光靠剩下的人,未来跟秦禹和吴迪打擂台,又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意思了。”韩三千点头:“可以保李元震。”

    “爸,顾言那边……我解决不了。”韩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:“他疯起来,我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“他爸这几年太鼎盛了,老想着一步化龙,军政派和院政派暗中冲突不断,他们家桌下的麻烦也不小,所以顾言去七区是躲事儿的。”韩三千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明面上过得去,私下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不用考虑那么多,但自己不要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韩宇跟我说,动顾言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没经过你,就是不想让你知道,别问那么多。”韩三千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韩桐点头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韩三千多一句废话都没说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韩桐站在窗口处,思考良久后,伸手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:“喂?!蒋叔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有个事儿得麻烦你,呵呵。”韩桐一笑,拿着电话低声与对方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韩桐离开了酒店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港口内。

    展楠让其他人继续寻找林成栋,而自己则是乘坐汽车离去。

    路上,展楠给韩桐打了N遍电话,但对方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让展楠有些不安,他心里猜到韩桐很大可能是要保李元震,所以立马联系了杨开山,求他跟驻军那边打个招呼,往四大出区关卡安排一些人,务必保证李元震不能坐车逃跑。

    联系完了杨开山之后,展楠又给下面的两个兄弟拨了电话,让他们马上赶往明珠塔酒店。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仇伍从手术室内被推出来之后,就看到自己身边的三四个兄弟,已经在房间内等他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伍哥!”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低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半麻,还没糊涂,呵呵!”仇伍被子明击伤的是手腕,不算太严重,可也要伤筋动骨一百天。

    三四个兄弟看着仇伍,见他没啥大事儿,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坐,坐!”仇伍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犹豫了一下,各自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不应该来我这儿,而是去六爷哪儿。”仇伍看着众人,轻声说道:“子明出事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伍哥!!”刚才那名与仇伍说话的青年,直接打断着说道:“子明死了,你不能在装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仇伍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六爷现在没决断了,公司内部又很抱团的排斥咱们。”另外一名中年男子,也立马附和着说道:“现在翻脸拿权力,是不容错过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要往这方面想,你们为什么不听呢?!”仇伍阴下了脸,声音很大的吼道:“我们干好自己的事儿就完了,不要老想着窝里斗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窝里斗啊!”中年男子站起身,有些费解的看着仇伍问道:“子明,瞎子,金水他们明摆着跟咱不和,而咱又一直主张全力跟秦禹合作,那既然双方谈不拢,为啥还非得装好朋友呢?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另外一人也极力劝说道:“六爷这些年攒下的存款,起码有三分之一是咱给他赚到的!你不欠他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仇伍目光清冷的看着众人,话语非常坚决的说道:“我在说一遍,六爷只要在一天,我就不会抢他的权力,这事儿不要再说了,不然别怪我翻脸!”

    众人见仇伍态度如此坚决,心里充满了不解,可又都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仇伍和六爷不一样,他的团队内只有意见,却没有其他不同的声音,大家也都很服他。

    “都回去吧,我累了。”仇伍面色疲惫,摆手撵了一下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珠塔酒店内。

    展楠带着七八个人,站在前台位置,冲着大厅经理说道:“帮我查一下,韩桐住在那个房间,或者你给他打个电话,就说展楠来了!”

    “韩总刚才离开了。”大厅经理微笑着应道:“走了有一会了!”

    展楠皱了皱眉头:“他在前台留下啥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跟他在一块的人,有在酒店的吗?”展楠又问。

    “韩宇先生好像在。”大厅经理思考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联系一下他,让他下来一趟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大厅经理拿起座机电话,拨通了内线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韩宇才带着两个人走了下来:“哎呦,展兄!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展楠迈步迎过去,直接说道:“你告诉韩桐,我马上要见到李元震!”

    韩宇舔了舔嘴唇:“我不知道李元震在哪儿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明告诉你,顾言和秦禹重伤,你要非得帮李元震,那这事儿大了!”展楠指着韩宇,面色非常严肃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