损失惨重

药厂外围。

    宝龙等人坐在车内,一边脱着工作服,一边看向着火的科研楼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欧盟区的货质量是好哈,威力大,操作方便。”车后座的壮汉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宝龙舔了舔嘴唇,立马冲司机吩咐道:“找个地方,把车弃了,把衣服什么的全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脑子够用,知道劫运货车进去。”后面的壮汉笑着冲宝龙说道:“刚才我看了,院内的两个楼里,起码还有十几个安保,如果按照之前的办法,硬摸进去,估计咱还真不好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宝龙一笑,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开着车,在不停的安抚着可可:“没事儿,你不用着急,我们出了区速度就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说是科研楼爆炸了,我小姑在那儿呢。”可可急的团团转:“我怕她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的。”秦禹再次安抚道:“你小姑要真出事儿了,怎么可能就给你打一遍电话?不要着急,我快点开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可可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立马接通手机:“喂,三叔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回来了?”于万江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和秦禹正在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回来了,厂子里的火灭了。”于万江皱眉说道:“我们现在都往南沪赶呢,你小姑伤了,江州的医院弄不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听到这话,瞬间懵了:“我……我小姑没事儿吧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啥事儿,去了再说吧。”于万江语气有些颤抖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去南沪首府医院吧,我们一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可可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秦禹立马将车掉头,开往南沪市首府医院。

    接近凌晨一点,于家车队才顺利入关,三台江州本土小医院的救护车开道,带着十几台私家车,奔着首府医院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原本想着自己先跑腿,跟医生和工作人员沟通,留出手术室等地方,供于家人使用,但却没想到人家于家在没来之前,就把医院这边安排的明明白白的,他啥都不需要做。

    车队抵达后,可可疯了一样的冲出医院,见到了自己的三叔和于家一些亲属。

    “快快,把人抬出来。”于万江摆手让众人帮忙。

    救护车车门打开,可可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小姑。她浑身是血,脸上扣着呼吸机,双腿有明显烧伤,但人目前还有意识。

    “小姑!!”可可忍着眼泪,帮忙拽着移动病床,抿着嘴唇跟众人一块赶向大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医院内的主治医师特意走出来告诉于家的人:“烧伤很重,但病患没有生命危险,你们放心。不要在急救室门口聚堆打电话,安静等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这话,全部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于万江冲着秦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,迈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人一块来到楼梯间内,于万江脸色不善的看着秦禹喝问道:“知道啥原因不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感觉于万江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“爆炸的起因,不是设备问题,是有人在楼体上贴了炸药。”于万江如实冲秦禹说道:“埋雷的人,是跟着运送原料的卡车一块进来的。开车的司机,跟我们合作很久了,在爆Z结束后,院里的安保在北侧墙那边发现了他,他被捅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几乎瞬间懂了于万江的意思,随即心里猛地窜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冲于家的,是冲你来的,这么断定没问题吧?”于万江指着秦禹胸口喝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迟疑一下,咬牙回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老六,还是谁?”于万江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老六。”秦禹立马摇头回道:“我已经跟驻军接触上了,在谈细节了,老六不会搞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炸的是科研楼,而且是晚上,一层都是设备没有啥人,不然那是要出大事的。炸Y一响会死多少人?!”于万江脸色阴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咬着牙,心里怒火升腾,因为他已经猜出来,这事儿是谁干的了。

    “秦禹,在响儿的事儿上,我们于家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支持,而你不能把火引到我们身上啊!”于万江指着他继续说道:“药厂是摆在明面上的生意,有些事儿你防不住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于叔,厂子里有人员伤亡吗?”秦禹声音颤抖的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那个司机,没死其他人,但伤了不少。”于万江皱眉回道:“可可他爸给我打电话了,问你啥时候能把事儿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于叔,药厂的这个损失算我的。”秦禹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伤患的医药费,设备的损失,我都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家都借你五百万了,还在乎这点吗?!”于万江是个相对直爽的人,他对待秦禹完全就像是对待一个后辈似的骂道:“你现在要做的是,赶紧把事儿解了,把谁炸的药厂查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最多五天,我给你个交代。”秦禹话语利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于万江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查清楚是他妈谁干的,老子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二人一同离开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狭长的走廊内,可可拿着电话,俏脸冷峻的冲着一分厂的安保头头说道:“那个司机小周已经出事儿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查源头,给原材料供货商打电话,问他们小周出门的时候,都带了谁,然后查小周的人际关系。”可可思路非常清晰的说道:“外地的雷子,不会想到通过送原材料的车进厂的,干这事儿的一定是本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去跟四爷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要找我四叔他们,你就私下查这事儿,有消息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可可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。”安保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正东坐在酒店沙发上,拨通了韩桐的电话:“你问问秦禹,他现在能不能谈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