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步错,朋友变棋子

酒店内,李元震抬头看着韩桐:“我和你说的都是实话,林成栋确实是我早就埋好的雷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李元震!”韩桐突然指着李元震吼道:“事情已经漏了,顾言当着老六的面崩的子明,他最后连个屁都没敢放,拉着尸体就跑了,你知道这意味着啥吗?”

    李元震怔住。

    “顾言的背景比你想的复杂多了,明白吗?!”韩桐声音激动:“你现在还不说实话,那是没人能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林成栋没杀顾言和秦禹,那你的秘密还是秘密吗?”韩桐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吼道:“你那么聪明一个人,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个关键点呢?你现在瞒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懂吗?”

    李元震听到这话,心态彻底崩溃,双手抓着头发吼道:“我艹NM的,这个林成栋就是个废物,废物!我给他这么好的条件,他都不敢干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俩到底有啥事儿,是我不知道的?”韩桐追问。

    李元震闭上眼睛,大脑快速运转,最后也觉得这事儿再瞒着韩桐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因为林成栋没杀秦禹和顾言,那就意味着他很大可能已经把自己的事儿漏了,所以这个秘密应该很快就会被捅出来。

    李元震反复斟酌了一下,最终还是如实将事情经过,跟韩桐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韩桐静静地听完,表情惊愕地看着李元震说道:“……你还真是个能忍的人啊!这么大的事儿,你为啥提前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李元震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也是,越聪明的人,越不相信别人。”韩桐动作缓慢地点了根烟,眼神锐利地思考一下后说道:“你知道林成栋最后为啥没敢动秦禹和顾言吗?”

    李元震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连鲁荡,萱萱这种朋友都干死了,那林成栋敢信你吗?”韩桐非常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元震听到这话,就宛若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窜起,双拳紧握地吼道:“我这么做是没办法!鲁荡是我意外打死的,萱萱精神又出了问题,那她不出事儿,我早晚有一天会漏的!!”

    韩桐看着李元震:“我明白你的难处,林成栋或许也明白,可明白和害怕你是两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无言。

    “学别上了,你回奉北吧。”韩桐吸了口烟说道:“秦禹好拦,但顾言急眼了,事情就有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奉北,我在这儿都待了一年多了,现在因为这事儿回去,我……我以后还怎么在单位待?!”李元震非常不甘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没成,就要付出代价,这是规则。”韩桐看着李元震说道:“咱们才这个岁数,你急什么?蛰伏几年,也不一定全是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鲁荡和萱萱的事儿呢,如果秦禹他们捅出来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来想办法拦着。”韩桐指着李元震说道:“你听我的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听到这话,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那就是从这儿开始,自己已经不是韩桐的朋友了,而是变成了一枚韩桐以后兴许会用到的棋子。

    李元震想到这里,心里更恨,更后悔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陆路,不安全,我想办法安排个飞机,让你偷偷走。”韩桐掐灭烟头说道:“回到奉北之后,你修养一段时间,不要在公开场合频繁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。”李元震看着韩桐平淡的表情,略带吩咐的话语,心中莫名一阵苦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港口内。

    展楠带着人,将集装箱附近全搜了一遍,也依旧没有找到林成栋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真是怪事儿了啊!”稽查站的人也费解了,扭头看向展楠问道:“他会不会刚才已经跑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啊。”展楠摇头应道:“他要跑出去了,肯定会给我朋友打电话啊!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大个活人,不可能就凭空没了啊!”稽查站的人斟酌半晌后,立马冲着车内的同事喊道:“你们找几个雪地车,去冻海搜一搜,然后通知工会的人过来。直接跟他们说,不管刚才是谁参与了斗殴,只要把人交出来,那都不追究了。但是隐瞒不报的,老子回头挨个调查!”

    稽查站在港口的影响力,还是不差的,所以过了没多一会,工人工会的几个头头就赶了过来,让自己人捋着海边,集装箱,存货区,仔细寻找林成栋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很快过去,工会上百人,稽查站二十多个人,再加上展楠带来的兄弟,几乎将港口全部翻遍了,最终也没有看到林成栋的影子。不过倒是有人传来消息,说林成栋最后跑的地方,就是集装箱区域。为此众人又翻了一遍这个地方,甚至还进了一些开着门的大集装箱,可也没找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事情搞到这一步,展楠心里已经泛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林成栋肯定是没有跑出港口的,不然但凡有一点意识,肯定第一时间联系顾言和秦禹他们,所以他人应该还在港口内。

    但为啥这么多人找他,都没有找出一点线索呢?

    有没有可能是,林成栋已经出事儿了,港口参与打架的马仔怕出事儿,所以把他暗中……

    展楠越想心里越觉得没底,最后拨通了顾言的电话:“……全找了,就是不见人。”

    顾言听到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来电话,也没有信儿,结果可能不太好……。”展楠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言闭着眼睛,躺在缝针的外科诊室床上,咬牙说道:“继续找,是死是活,必须有个信儿!”

    今天这件事儿,可能换成十个人,最后有九个都会选择干死顾言和秦禹,因为任何人面对被威胁家庭,亲人,可能最后都会选择妥协。但林成栋没有……并且他还是因为顾言和秦禹才掺和到了这件事儿里,所以他的做法,不但值得顾言心里感动,更让他有些愧疚的情绪在蔓延着……

    顾言躺在床上安静了几秒后,突然掏出手机,再次拨通了展楠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你给韩桐打个电话,直接告诉他,我要李元震,现在,马上,立刻!”顾言阴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港口,冰冻区尽头,一处四五十米高的机械塔吊台上,一名司机师傅正吃着馕饼,操作着提货杆,将下方卡车上的集装箱,一组组地吊到船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