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起

凌晨,三四点钟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某处,宝龙坐在车内,轻声吩咐道:“你们下去踩踩点,动静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后座,两名壮汉推开车门,迈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宝龙坐在车内点了根烟,扭头看向四周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两名壮汉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带着一阵冷风返回了车内。

    “先走。”宝龙抬头冲着司机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越野车熄着大灯,速度很慢的摸黑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前后门都有值勤的,我站在远处看了一下,应该是耀光安保的。”后座左侧的壮汉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看出来有多少人吗?”宝龙问。

    “晚上值班的前门三个,后门两个。但要按正常情况算,他们应该是两班倒,白天的人会更多一点。”壮汉很专业的分析道:“保守估计,有十四五个往上,这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其他岗。”

    宝龙舔了舔嘴唇:“那有点不好搞啊!”

    “硬来肯定不行。”右侧的壮汉低声说道:“要么偷进去,要么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宝龙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轻声冲司机吩咐道:“找地方吃口饭,咱们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司机看了一眼倒车镜,见此刻已经距离刚才踩点地点很远了,随即就打开车灯,踩着油门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,警务学院门口,李元震坐在车内,拨通了苏正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元震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鲁家的人已经正式找我谈了。”李元震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谈的,说什么了?”苏正东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让我给个准话,鲁林到底啥时候能回去。”李元震语气梆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嘛,这个事儿我在弄。”苏正东皱了皱眉头回道:“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弄?”李元震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,你甭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是给秦禹五百万吗?”李元震再次逼问。

    苏正东斟酌许久:“我是不可能给这个钱的,公司也不会给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摸了摸脑袋,脸色非常不满的说道:“你不给这个钱,那把秦禹惹急了,鲁林真出事儿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这事儿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光说有数不行啊,你得明白的告诉我,既然五百万你不想掏,那你有多大把握能让鲁林回来?!”李元震已经有点要急眼了的吼道:“这么跟你说吧,鲁家已经表态了,他们说,你们要不想掏这个钱,那他们就自己掏,不用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怔住。

    “钱人家自己掏了,合作的事儿也就别再提了。”李元震冷脸说道:“而且学生会这边,以后也不会跟克曼鲁公司那边走动的太勤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他知道李元震这是彻底跟他摊牌了。你要救不回来鲁林,那以后你就远点滚着,奉北那边不可能再跟你合作了。

    苏正东承担不起奉北那边拒绝合作的结果,因为这是总公司特别看重的一条线,所以他立马语气变得柔和不少:“元震,你先别着急,这事儿肯定由我来解决。你跟鲁家说,我一定保证鲁林安全回到奉北。”

    “苏总,你确定你能保证,是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苏正东点头:“如果我的方法不起作用,那秦禹要一千万,我都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没问题了。”李元震轻声回道:“我去鲁家说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随即李元震坐在车内给韩桐发了一条简讯:“苏正东说他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再等等,秦禹不见到好处,是不会真动鲁林的。”韩桐几乎秒回了简讯。

    李元震看着电话思考半晌,才面色疲惫的下了车,奔着寝室楼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市区,天虹大厦的酒店内。

    秦禹夹着裤裆,急不可耐的扶着可可向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可可喝的憨相毕露,小脑袋靠在秦禹手臂上,一步三晃的说道:“扶朕起来,我还能喝,我们开火车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开个屁火车!”秦禹斜眼训斥道:“矜持一点,我们回去单独跑一段高速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你给我唱个歌好不好呀……?”可可迷迷糊糊的撒着娇。

    秦禹早都热血上涌了,哪还有时间唱歌啊。他扶着可可快步来到客房门口,刷卡打开房门,一溜小跑的窜了进去,且动作利落的用后脚跟踢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可可被放在床上,双眸紧闭,声音慵懒的说道:“好舒服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脱掉可可的皮靴,低头看着他美丽的俏脸,伸手就从裤兜里掏出了小白给他的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闷哦!”可可发丝凌乱的趴在床上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活动活动,透透气。”秦禹小心翼翼的靠上前,撸胳膊挽袖子,就准备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秦禹,呸,你这个渣男……!”可可翻过身,裹住被子,撅着小嘴呢喃着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怔住:“我……我咋渣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令人恶心的牛仔……我呸……你心里有人了……你还来撩我……!”黑暗中,可可躺在床上,嘟着嘴轻骂着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彻底僵在了原地,酒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,你说!你为什么要空着88号那间房不让我住……你当我不知道呀……我都打听了,你是给别人的姑娘留的……。”可可委屈巴巴的说着。

    秦禹彻底醒酒了,站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可可,一时间想到了很多事儿。

    黑暗中,秦禹小心翼翼的脱掉可可外套,给她倒了杯水后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房间内,可可用力的裹着被子,依旧气鼓鼓的骂道:“说,你为什么撩我,你喜欢我嘛……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轻声呢喃,犹在耳畔响起,她的声音带着委屈,也带着甜甜的笑意:“咯咯,好开心的生日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回到自己的房间,却发现顾言和一位不知名女侠,正在卫生间交流技术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他妈的在我房间干什么啊?”秦禹非常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言从卫生间探出头来,一脸懵B的问道:“我他妈刚把裤子脱了,你都完事儿了啊?什么速度啊?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专心点?”女侠有点不乐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秦禹骂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秦禹躺在小白旁边的床上,也不知道为什么,满脑子响起的都是可可的呢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。

    宝龙吃着米饭,轻声冲旁边的两人吩咐道:“去拿响儿,准备办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