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厂

晚上,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,江州于家一分厂正门前,两个闲着没事儿的安保人员,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正聚在一块聊天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台卡车迎面驶来,支着大灯停在了一分厂门口。

    两名安保人员迈步走过来,抬头喊道:“谁啊,老周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小周。”驾驶楼内的司机探出头,笑着说道:“我爸有病了,这次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安保人员显然是认识司机的,站在汽车下方,伸手喊道:“大岭湖那边是不是闹暴乱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,就是两家挖煤的打起来了。没啥事儿,不少车都从那边过呢。”小周从车内拿出手续,顺手递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站在车下方扫了一眼手续,笑着问道:“送的针剂原料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周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”安保人员将手续递给对方后,指着左侧说道:“你们去二号仓吧。”

    “咋又去二号仓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快搬家了,不少设备都要往松江运,所以一号仓不接货了。”安保人员随口应了一声,摆手冲着岗楼内喊道:“给栏杆打开,让车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一会送完货,晚上打会牌啊!”小周重新启动汽车。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安保人员一笑,站在车辆侧面指挥道:“往后再倒一下,来来,往左打半圈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卡车进院,沿着厂区水泥路向左侧开了不到一千米后,停在了二号仓门口。

    小周和副驾驶一个青年一同跳下车,迈步走进库管办公室,开始交接各种票据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名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汉子从车厢内跳了出来,头上戴着鸭舌帽,脸上挂着口罩,开始指挥着厂区内的搬运工卸货。

    库管办公室内,一名秃头男子看着小周旁边的青年说道:“这兄弟看着眼生啊?”

    “我家亲戚,以后也准备买车跑这条线。”小周拿回库管给他开的单据,笑着回了一句:“这次我带他熟悉熟悉路。”

    “啊,行,你们去吧,食堂有饭,饿了就去吃。”库管随口冲小周说道:“晚上要在这儿住,提前给寝室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小周跟库管寒暄了两句后,带着青年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二人迈步回到货车旁边后,小周脸色煞白的看着旁边的青年问道:“你们到底要干啥?!”

    “你别慌昂,一慌小命就没了。”青年伸出左手搭在小周的肩膀上,扭头看向汽车旁边的两名同伴说道:“行,你们去歇一会吧,我俩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累死我了。”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壮汉站直身体后,摆手冲着小周二人说道:“那你俩盯着吧,我俩上个厕所,抽根烟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周没说话,但他旁边的青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名穿着工装,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壮汉,捋着仓库区往前走了二三百米后,才缓缓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艹,宿舍楼在哪边啊?”左侧的壮汉看着占地面积极大的厂区,以及院内相差无几的建筑物,一时间有点迷路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特么黑灯瞎火的,我也没看见哪个楼外面有宿舍的牌子啊。”右侧的壮汉皱眉看向四周:“这楼看着都差不多啊!”

    “走,上这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人低声交谈几句后,迈步就向右侧走去。但行进了十来分钟,也依旧没有看到哪栋楼是挂着宿舍楼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找了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右侧的汉子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反正只要目的达到了,搞哪栋楼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个吧。”左侧的壮汉指着前方大楼说道:“这个楼看着人多一点,不少灯都亮着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同伴点头后,伸手拉开了宽松的工作服衣链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,卡车内的货物全部卸完,二号仓再次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小洲等人将卡车停在了指定停车场后,就徒步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科研楼二楼内。

    可可的小姑于红言,坐在宽敞办公室的沙发上,轻声冲着两名年纪很轻的药剂师说道:“你们放心,松江虽然经济跟南沪比不了,但毕竟是区内主要城市,基本的待遇保障是没问题的。而且你们要这样想,对于医药水平相对较差的地方来说,你们这种人才更是难求啊,以后想考级,考资质,政F都会扶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怕去了那里生活不太习惯。”男生挠了挠头,略显腼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事业嘛,总要有点牺牲。你们还年轻,要把握住机会。”于红言一笑:“这次公司重组,更换厂址,不少人都被裁掉了,你们心里肯定也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女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待遇问题我都跟你们说过了,薪资翻倍,每年有一个月的年假,你们好好考虑一下。”于红言再次出声劝说道:“等将来公司真做大做强了,你们这些人啊,那都是三朝元老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于总您真是太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实话呢,哈哈。”于红言站起身,指着书柜说道:“哎,正好我有点礼物要送给你爸,一会你们帮我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相互对视一眼,只会心一笑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红言迈步走向书柜,笑容和蔼的说道:“正好前段时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整栋科研楼震颤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棚顶吊灯摇曳,灰尘碎屑一股脑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于红言一下没站住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爆炸声再起,整栋楼的电灯霎时间熄灭,无数砖头瓦块倾落。于红言躲在办公桌旁边,一抬头竟见到房屋左侧墙壁已经被完全炸塌,大火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于总,于总……!”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都很有担当,没有慌乱逃跑,而是奔着年纪相对较大的于红言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,科研楼内的黑烟冲天而起,零星火苗已经开始往楼上乱窜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,科研楼那边咋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他妈的爆炸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,开灭火车过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院内喊声不绝于耳的响起,不少人都快跑着赶向科研楼。

    爆炸来的太过突然,让不少人都措手不及。但好在由于此处隶属于待规划区,消防系统几乎没有,再加上药厂内的各种原材料,科研设备,都有很大几率发生火灾,所以于家自己是有消防车的。此刻大火一起,两台喷水车就第一时间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可可慌张的敲开秦禹房门,脸色煞白的说道:“我家药厂出事儿了,我得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