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瑾年,祝你24岁生日快乐

可可站在轰趴房门口,彻底懵圈了,她眨着大眼睛惊讶无比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光束:“妈呀,幸福来的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吼!”

    小白鬼叫一声,伸手按了一下遥控器,左侧的射灯突兀间亮起,照出大圆桌上的三层蛋糕。

    蛋糕旁的音乐盒响起了悦耳的声音,三层蛋糕插着各种闪亮的蜡烛,缓慢旋转着。那顶层的蛋糕上写着于瑾年,也写着祝她二十四岁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!”可可放下餐盘,可爱的揉了揉眼睛说道:“你们不要这样搞,我快哭了哦。谢谢大家,谢谢!”

    “谢秦二愣吧,是他蹿腾的。”顾言龇牙说道:“这货今晚出血了,这一层都是他花钱包的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秦禹笑嘻嘻的迈步上前,逗着可可问道:“怎么样,哥给你搞的这个排场还行吧?!”

    秦禹是在说笑着,但可可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了起来。她眨着大眼睛,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啊?我忙的自己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算过命,撂过摊,当过半仙儿!”秦禹也没个正形,只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说道:“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可可再次一怔:“你今天干嘛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求你帮忙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呗。”秦禹轻声解释道:“昨晚瑾勋给你打电话,我不是接了嘛,他说你今天过生日。我看你忘了,就想蹿腾大家伙给你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可可红着脸,伸手接过盒子问道:“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呗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展楠,朱玉临,小白,顾言等一帮闲的蛋疼的人,全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可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,露出了里面一条晶莹闪亮的白金项链。链体很细,但做工精致,吊坠是一座迷你版的埃菲尔铁塔,约有半截小拇指大小。塔顶镶嵌着钻石,非常精致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下血本啊!”顾言忍不住怼了秦禹一拳:“狠,还是你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可可惊讶的看着项链,也没有婉言拒绝,反而像是很财迷似的笑嘻嘻说道:“秦老抠难得出一次血,我真不好意思拒绝他。好吧,这个项链我要了哈!”

    “有戏。”展楠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,用手捅了一下秦禹的肋骨说道:“你踏马真是个暗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开心,谢谢!”可可俏脸粉红,很兴奋的冲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喂,喂,你傻愣着干什么呢?帮她戴上啊!”一个姑娘在旁边冲秦禹起哄。

    “来,我给你戴上。”秦禹大咧咧的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们搞的老夫还有点羞涩。”可可见这么多人盯着自己,俏脸更加红润的调侃了一句,随即才大大方方的把项链递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秦禹接过项链,站在可可身后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颗少女心悸动着,乱跳着。

    秦禹给可可戴完项链,立马摆手喊道:“行了,切蛋糕,放嗨曲,摇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呦吼!”

    “于瑾年生日快乐,愿你天天美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屋内瞬间热闹起来,有人起哄,有人跟着音乐瞎喊,呼啦啦的全围到了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顾言是个轰趴老手,很会调节气氛。他逼着秦禹带大家唱了生日歌,让可可许了愿。

    “好勒!”可可戴着生日帽,双手合十的许完愿后,再次摆手喊道:“谢谢大家,今天一定要玩的开心,花销全算我的,秦老抠买单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一笑,彻底在屋内闹腾了起来,一边吃着蛋糕,一边又拿着蛋糕互殴。

    可可今天真的是被戳到了小心心,所以表现的很兴奋,一直在唱歌,在喝酒。

    “哥,哥!”

    小白满脸涨红的叫了一下秦禹,动作隐晦的塞给他一盒TT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今晚肯定用得上,不用谢我,我偷顾言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也喝懵B了,内心略显荡漾,但面对小白又略显扭捏:“……下流,给我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用,正好我看上一个,她绝对想他妈的睡我。”小白伸手就要拿回小盒盒,但却拽了一下没拽动:“……哥,你给我呀!哥,你松手啊。哥,你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嘿,兄弟,干嘛呢?”可可走过来,伸手拍了一下秦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啊,没啥事儿。”秦禹一激动,直接把小盒揣在了兜里。

    可可撇了秦禹一眼:“拿的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口香糖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都吃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没了你揣个盒干什么?典藏版的呀?”可可翻了翻白眼,懒得再跟他计较,只看似无意的问道:“你知道埃菲尔铁塔的含义吗?你为毛给我选个这样的挂坠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导购推荐的,她说这个送女孩,对方肯定喜欢。”秦禹如实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憨批!”可可气鼓鼓的骂了一句,指着酒桌说道:“罚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喝一个。”秦禹闻声立即低头倒酒。

    “哇,这个挂坠在晚上好亮呦,你看你看……。”可可很喜爱的低头摆弄着项链,回头想叫秦禹观看,而后者正好拿起酒杯转身。

    二人脸对着脸,眼对着眼,一时间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室内,展楠扭头寻找着:“哎,顾言呢?我艹,这王八蛋怎么喝一喝又跑了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距离南沪不远处的待规划区,有着一处生活村。

    路边汽车内,老莫摸着光头,冲着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说道:“宝龙,这个事儿你去办,稳着点,宁可办不成,也不要让人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宝龙点头接过了几张照片:“就是这个地方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莫从包里掏出三万现金:“车马费,给兄弟们发一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宝龙也没客气,伸手接过钱,推开车门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昂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。”老莫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宝龙开着另外一台车,迅速消失在了道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