停车场内一根烟

老丈人家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啊,别老跟个闷炮似的,行不行?”岳父语气很不满地继续问道:“孩子到底啥时候能送走?”

    “爸,我不想把阳阳送走。”林成栋抬起头,轻声说道:“他才六岁,性格还有点内向,我觉得把他留在我们身边可能会更好。更何况去欧盟区的费用也不低,他那么小,自己又没办法生活,还得让晴晴过去照顾他……这一大一小,一年负担也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男人,那你就要承担这个负担啊!”岳父话语有些急地说道:“欧盟区的教育环境更好,也利于阳阳这种性格的成长。你看晴晴她那些同学,有多少都把孩子送欧盟区去了,从小感受那边的语言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爸,现在南沪发展也不错,我们没必要现在就去考虑,孩子未来定居在哪儿的事儿。”林成栋在这之前,是很少跟岳父顶嘴的,但因为孩子要被送出区的事儿,他已经和老婆发生过很多次争执了。他并不想在这个事儿上妥协,也不想让孩子过早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就担心花钱?”岳父直言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钱的事儿。”林成栋摇头:“我不想他那么早就离开父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事儿就是娘们唧唧的!”岳父瞪着眼珠子打断道:“他一个男孩,你打算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养一辈子啊?你不想让他走,你能给他什么前途?就你在体制里混这么长时间,搞到现在也才刚到警长级,你能教给他什么?!”

    林成栋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帮你进权力部门,你不行;帮你找关系进学院进修,你到最后连个学生会的小领导都没混上,你说你还能干啥?!”岳父表情极为不满地训斥道:“你脑袋得活泛点啊,得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啊!你换个人在警司干这么多年,那还能让媳妇和孩子住单位分配房吗?那他妈闭着眼睛,也住上公寓了啊!”

    林成栋插着手掌,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昂,晴晴是一心想带着孩子出区,这事儿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岳父指着林成栋说道:“我这是为了孩子将来负责,你不要给我搞妇人之仁那一套,抓紧给孩子办手续。你要说自己没钱,那我们娘家掏,我供自己外孙子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看了一眼岳父,攥了攥拳头,最终还是没有顶嘴。

    “这个学你算是白上了。”小舅子翘着二郎腿,撇嘴说道:“我都问了,住你那个寝室的,一个是大老板,一个是燕北的公子哥,你说……就是一头猪跟他们住了一年,那也得混成铁哥们了吧?可你倒好,一点关系没攀上,还真当自己是去学文化课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沉默地看着地面,轻声说道:“爸,我再回去跟晴晴商量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晴晴的意思,不然我也不会找你谈。这事儿就这样吧,不商量了。”岳父直接拍板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成栋的岳父曾经是司长级别的干部,在位期间成绩没干出多少,可也没犯过大错,并且由于背景有限,在五十多岁后,就被安排了闲职,直到退休。

    岳父在南沪虽然谈不上有啥通天的人脉,可也交了一些朋友,所以林成栋在警司内,多多少少也受到了他一些照顾。比如这次他能去警务学院进修,就是岳父出面找了人。

    可也正是因为这种照顾,岳父经常对林成栋的个人生活指手画脚,并且一直对林成栋晋升的速度很不满意。不过对于林成栋自己来说,他其实并不想得到岳父这些很强势的“关怀”。比如这次去警务学院学习,林成栋自己是没多大兴趣的,因为他知道这种镀金,对于那些日后升迁空间很大的人来说,或许是很重要的,可对于他来说,根本没啥实质性帮助。

    拓展人脉?

    一个公司文员,真的能和大老总成为朋友吗?身份都不对等,又谈何人脉呢?

    可岳父却不管,他一方面看不上林成栋,可一方面又在不容拒绝的“照顾”他。并且不管你做到哪一步,都很难达到他的预期,甚至嘴上还说,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婿,我能管你吗?

    林成栋从结婚以来,在警司内干的哪一件事儿,他都没有赞许过,除了批评就是批评。林成栋稍微争辩两句,他就会说,你懂个屁啊,你才在警司干到什么位置啊?我在警司干多少年了,当多少年司长了?

    林成栋离开岳父家里后,一路听着略显悲伤的音乐,开车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车头保险杠被撞碎的轿车,缓缓停在了停车场内,林成栋却不想上楼回家,并且略显磨蹭得从兜里掏出烟盒,坐在车内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,就是短短这一根烟的功夫,才真正算是他自己的时间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吃街上。

    林憨憨这个吃货,手里捧着热腾腾的粉丝,一边走着,一边冲秦禹问道:“攒多少钱啦?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问问不行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意识到装B的机会来了,仔细思考一下说道:“药厂开业九个月了,分红大概有个千八百万吧。地面上的一些生意也很顺利,也应该有个几百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呀,兄弟!”林憨憨略显惊讶地看着秦禹说道:“你有资本当个渣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混得还行。”秦禹“低调”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卖你个信息吧!”林憨憨看着秦禹,像是开玩笑一样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,你再给我买一碗粉丝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八区,七区,九区之间马上要修铁路,松江也会建机场。”林憨憨非常随意地说道:“目前知道这个消息的,仅限很小很小一部分人。我给你个建议,拿着你积攒的资本,干点正事儿,让人在松江注册两家建设公司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霎时间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是绝对保密的,我告诉你了,很可能会被抓进去。”林憨憨眨着大眼睛说道:“赶紧去给我买粉丝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