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钱

秦禹略显惊讶地拿着电话问道:“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撞车了,我手里……手里钱不太够,你给我送来点,明后天我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还以为出啥事儿了呢。”秦禹松了口气:“你在哪儿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在站南街德顺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吧,我现在就去。”秦禹挂断手机,弯腰冲着憨憨说道:“带你出去兜兜风啊?”

    “好呀,顾言唱歌太难听了,我正好受不鸟了。”林憨憨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扯着林念蕾的小手,起身就要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吧。”察猛站起身喊道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:“不用,是成栋找我,没啥事儿。”

    察猛犹豫了一下,迈步走到秦禹身边,从腰间拔出响儿,塞进了秦禹的兜里:“我不喝酒,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林念蕾亲眼看见了察猛往秦禹兜里装枪,可俏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,既没惊讶,也没絮絮叨叨地询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南路上。

    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,皱眉冲着林成栋喝问道:“你朋友什么时候来啊?”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,稍微等一会。”林成栋客气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挺大个老爷们,兜里两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吗?”汉子剃着锅盖头,大冷天的只穿着半截短袖,看着非常凶悍。

    林成栋怔了半天,只笑了笑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,汉子顺手接起,站在路边当着林成栋的面跟朋友说道:“你们等一会吧,我他妈遇上一个开碰碰车的,给我后备箱都撞没了。是啊,这私了呢,但他他妈的没钱,还得让朋友送过来。是啊,这个晦气……!”

    林成栋望了对方一眼,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又过了二十多分钟,汉子等得实在不耐烦了:“你朋友到底能不能来啊?!”

    “马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都几个马上了?等到明天早上,我也陪你啊?!”汉子走过来,伸手指着林成栋问道:“你给我写个条,我拍个照,然后我把你车开走,明天你借了钱,再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再等一会,我得用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的哪有功夫一直等你啊?你知不知道……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汉子骂骂咧咧,正在冲林成栋推搡的时候,一台汽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,我下去帮他处理一下。”秦禹乖巧地冲林念蕾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跟人家说。”林念蕾知道这货脾气不是很好,所以才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秦禹推开车门,摆手喊道:“成栋!”

    “来了,”林成栋指着秦禹说道:“我朋友来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扫了一眼秦禹,就没再动手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”秦禹看了一眼十字路口,撞在一块的两台车后,才冲着林成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老丈人家一趟,开快了,追尾了。”林成栋轻声说道:“我和那个车主商量了一下,他要两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秦禹一愣,弯腰靠近了被撞的那台轿车,低头观看了半天:“就是保险杠碎了,叶子板变形了,这至于要两千吗?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什么车啊!”汉子闻声上前,指着车标说道:“认识吗?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扭头看着他回道:“不就是六年前的荣耀S721嘛,一个保险杠两千啊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上车店修,它就这个价啊!”

    “也就八百块钱。”秦禹没搭理汉子,只回头看着林成栋说了一句:“上店里修也就这个价,之前我一个朋友就开这个车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犹豫了两秒:“你带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带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他吧。”林成栋低声说道:“我着急去办点事儿,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虽然觉得对方的损失不值这个价,可林成栋自己都愿意承担了,那他也不好说啥,只掏出钱包,点给了对方两千块钱:“你也就碰上好说话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你不好说话呗?”汉子语气很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!”秦禹棱着眼珠子回道:“不走,我让我朋友开车走,咱俩处理一下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汉子见秦禹说话也挺冲,立马就软了几分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汉子转身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林成栋,皱眉问道:“咋了,遇到啥事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要去老丈人家,车开快了,就撞上了。”林成栋笑着应道:“我怕媳妇担心,就没给她打电话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麻烦你了啊,明天我把钱给你。”林成栋虽然条件肯定是跟秦禹等人比不了,但总归也是警务系统内的,大钱没有,小钱也不缺。

    “麻烦啥,你什么时候完事儿啊,一会来喝点啊?”秦禹邀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晚够呛了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车还能开吗?”秦禹问:“你要着急就先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开,你赶紧回去吧,晚一点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在马路口分开,秦禹开车栽着林念蕾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林成栋看着秦禹的背影,长叹一声后,才皱眉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市区,某退休干部家属楼内,林成栋坐在沙发上,满脸笑意地冲着老丈人说道:“您尝尝这个烟,味道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拿这玩应忽悠了。”小舅子从屋内走出来,皱眉冲着林成栋说道:“爸上回抽你送来的烟,就一直咳嗽,去医院检查,人家说肺部感染了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怔住:“不可能啊,这烟是我朋友从燕北搞来的,特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拉倒吧,你朋友能搞来什么特供的。”小舅子撇了撇嘴,弯腰坐在沙发上,不再搭理林成栋。

    “……成栋啊,你不能老是一瓶子不满,半瓶子晃荡地瞎混日子啊。”老丈人皱着眉头,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得想办法往上爬一爬啊!而且孩子出国上学的事儿,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……要送,就赶紧送走啊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听到这话,表情很不自然地搓了搓手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林憨憨指着路边的小吃摊,很开心地说道:“那里挺热闹的,你停车,咱俩下去逛一逛,给你一个请我吃美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说咱俩一会还回去吗?”秦禹借着点酒劲儿,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憨憨一巴掌呼在秦禹的脑袋上:“想屁吃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