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山看节目

吴天胤在去江州之前,就让安仔联系了几家倒腾生活用品的公司,表面上是想在二龙岗内搞点副业,但实际上只有安仔清楚,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干啥。

    仓库内,吴天胤抬头看了一眼小寻:“有兄弟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伤了四个,但都不重。”小寻语气急促地回道:“可货全被扣下了,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吴天胤点了点头:“咱的人没事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那一车货七八万呢,你咋看着一点都不着急呢?”小寻急头白脸地说道:“何子祥这个王八蛋做事儿也太独了,咱们的货刚到,还没等卖呢,他就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拿着抹布擦了擦手掌:“让安仔拿点钱,去看看伤的那几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没事儿,问题是这个事儿怎么解?”小寻棱着眼珠子说道:“现在何子祥已经往外放话了,说咱们要再掺和这一行,他就让咱在二龙岗的大地上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吴天胤闻声忍不住笑地说道:“这么狠嘛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跟你说正事儿呢。”小寻急了:“他还真不是吹牛B,这小子的姐夫是驻军的军官,不然哪有实力倒腾这玩应啊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吴天胤摆了摆手:“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了,你告诉下面的兄弟都别瞎嘚瑟,平时该忙啥忙啥。”

    “那货呢?”小寻问。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:“就在咱这周边散着出,价格比之前定的再少百分之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啥利润了啊!”小寻费解地回道:“而且你这不是跟何子祥对着干吗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干啥,你就干啥,哪儿那么多问题。”吴天胤瞪着眼珠子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寻憋了半天,只能点头:“行吧,我去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,三天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买来的生活物品,依旧在自己的地面上该卖卖,并且还减了价格。但下面的兄弟对这买卖没啥兴趣,因为赚得少,他们拿的提成也不多。再加上生活用品这一行有何子祥压着,大家也不觉得自己能干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三天内,吴天胤根本没跟众兄弟住在一块,而是单独领着安仔等七八个人,住在仓库这边,说是这边乱,怕进货的消息走漏出去,有人过来抢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在山上吃,山上拉,连续待了三天,也没见到有啥动静,外面也没流传出,吴天胤一次性买了这么多响儿的风声。

    二龙岗,泉山生活村。

    四十多岁的何子祥坐在独栋楼内,斜眼看着下面的兄弟问道:“吴天胤那帮人还在外面卖货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外面卖了,”一名壮汉摇头说道:“但在他们自己的地方还偷着零散。”

    何子祥倒了杯茶水,冷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带俩人,过去再整他们一次?”壮汉试探着问道:“直接把他砸趴下就完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他们那儿整。”何子祥抬头回道:“你领几个人,去外面抓一抓,碰到安仔,小寻他们就给我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得着吗?我感觉吴天胤是心里虚了,想把手里的货偷着散完了,然后就不弄这一行了。”壮汉插手说道:“要不然,咱们烧了他的货,他不可能没反应啊。”

    “虚了不行。”何子祥棱着眼珠子说道:“这事儿得亮亮刀,不然以后随便来几个人,就要整生活用品,那市场不就乱了吗?给他们收拾老实了,以后地面上就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意思了。”壮汉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整吧。”何子祥放下茶杯:“放出风去,只要吴天胤把他手里拿的货,两万块钱卖我,这事儿就算拉倒了,不然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龙岗的仓库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躺在床上看着书,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:“安子啊,这周围哪儿有好玩的地方?”

    安仔一愣:“啥好玩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娱乐场所呗!”吴天胤拍着自己肚皮,笑呵呵地说道:“在山上待得闷得慌,想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安仔一笑:“憋坏了啊,哥?我就说嘛,正常男人都有需求,你怎么可能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你有好玩的地方吗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拖伊舞看不看?”安仔很兴奋且言语粗鄙地说道:“大吊抽鼓看不看?”

    吴天胤听完一愣:“还有这节目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山下就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叫小寻派几个人上山看仓库,晚上咱们几个去溜达溜达。”吴天胤合上书,坐起身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富力生活村内某“表演秀场”,吴天胤带着小寻,安仔等三四个人,坐在表演大厅最左侧的卡台内喝着酒水,正一边聊着,一边看着节目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啥意思啊。”吴天胤插手看着台上用吊击鼓的黑汉子,撇嘴说了一句:“就是大点呗,这有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你看这玩应不能看表面,你得联想,得脑补才有意思。”安仔经验十足地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就敲个鼓,你能联想出啥啊?!”吴天胤笑着骂道:“你盯着他那玩应,自己那玩应就能长大啊?”

    “哥,我……我那不小了,完全可以说是已经成年了啊。”安仔像是被踩到猫尾巴似地争辩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哪儿都好,就是有点小迷你。”吴天胤难得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聊天扯淡的时候,门口处的棉布帘子突然被人拨开,何子祥领着足足三十多号人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往大厅口一站,瞬间引起了屋内一百多名“看客”注意,大家纷纷回头向门口处望去。

    小寻也注意到了门口,站起身望了一眼,低头喊道:“哥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何子祥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下,该看看你的。”吴天胤插着手,笑呵呵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呦,肖儿,你也在呢?”

    “我艹,这不是大利吗?你媳妇不在家,你又偷着看节目来了,是不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贵,一会我找你喝酒昂!”

    何子祥带人往大厅里面走的时候,肩膀上披着风衣,嘴上叼着烟,派头十足地冲着厅内不少有头有脸的人打着招呼,似乎二龙岗这个地方,就没有人不认识他似的。

    三十多号人,招摇过市地穿过大厅后,迈步就来到了左侧的沙发卡台区内,聚在了吴天胤等人身旁。

    “哎呀,谁啊,这是?”何子祥弯下腰,眯眼指着吴天胤问道:“你是谁啊?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