仇伍的人品

南沪,某高档娱乐场所内,展楠和秦禹正在聊天的时候,仇伍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现在约伍哥见一面可太难了。”展楠起身看向仇伍,故意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菜我都让人热了三遍了,可算把你等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仇伍脱掉外套挂在墙上,手里拎着两瓶好酒说道:“刚才开会来着,我又跟金水,子明他们吵了一架。唉,这俩人抱在一块,差点没给我吃了,我能来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,怎么还吵架了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的事儿,算了,不提这个了。”仇伍当着秦禹的面,并没有说六爷团队内部的情况,只弯腰坐下将酒打开:“来吧,喝点,吃点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展楠相互对视一眼,也就不再追问,只跟仇伍闲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桌上的闲言,暂且不叙,只说三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之后,展楠才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哎,伍哥,上回司机小滕被三刀六洞之后,六爷没说啥啊?”

    “说啥啊?呵呵!”仇伍一愣后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又装傻。”展楠指着仇伍出言调侃:“这屋里也没有外人,你弄得跟个老戏骨似的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仇伍大笑:“六爷没说啥,甚至都没再提过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完喽。”展楠一听这话,立马扭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没提,事儿就更大了,他这是真记恨上咱俩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吃了口菜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记恨也谈不上,但你要说他心里没气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仇伍很客观地评价道:“不过现在咱们三家合作,上面又有驻军管事儿,所以六爷应该不会影响大局的。唉,生意嘛,有钱赚就可以了,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喜欢你啊!”

    展楠斟酌半晌,脸色略显为难地回道:“话是这么个理儿,但从我和小禹的角度上来看,这合伙人看我们不顺眼,心里还相互防着,有劲儿使不到一块去……也确实合作得挺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仇伍眨了眨眼睛,非常直白地问道:“那你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伍哥,这屋里没有外人,我有话就直说了。”展楠斟酌半晌,脸色逐渐变得凝重:“其实现在我们和六爷的关系,不用任何人说,大家心里也都有数。目前三家还能合作,那是因为驻军点头了,杨开山也对外放话了,区外就给我做,松江交给秦禹,不然六爷那边绝对是要搞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仇伍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,与其三家各怀鬼胎,阳奉阴违得在一块干事儿,那还不如把盘子重新码一码。”展楠话语同样直白地说道:“我和小禹都跟你对脾气,也赞同你做事儿的方法,所以……我们想换个合伙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仇伍咧嘴一笑:“你想让我造反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造反,”秦禹摆了摆手:“我们是更希望,六爷那边你能说得算。”

    仇伍闻声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伍哥,咱们说点现实的。”展楠继续出言游说道:“六爷对我和小禹印象不好,我们同样对他也不是很满意。上回他和小禹在区外干起来,咱就能看明白他的性格。这个人做事儿很霸道,再加上身边有金水,子明,瞎子这帮人抱团施压,那他早晚是要跟我们翻翻旧账的。而我们跟他谈不上有啥情感,所以换掉他,是我俩都想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仇伍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说完我们仨的关系,咱再来讲讲你的处境。”展楠很客观地看着仇伍说道:“瞎子,金水,子明这帮人,都觉得是我和小禹抢了他们的盘子,让他们收入变少了。而你一直主张大家全力合作,这自然让他们这帮人看不上你……所以,你与其在这帮人手里受气,那还不如就该清理清理,该拿权拿权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同意这个事儿,我和小楠支着你。”秦禹话语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仇伍一笑:“是你俩想支着我,还是上面想这支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俩想支着你,上面也想支着你。”展楠不再隐瞒:“明说了吧,你顶替六爷掌舵,也是驻军那边希望看到的。六爷在几次事儿上处理的都不是很理想,上面对他挺失望的,都觉得他岁数大了,压不住这个盘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猜到了。”仇伍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干了,那以后我和秦禹进货出货,都只跟你对接,完全可以不用通过六爷那边……。”展楠以为仇伍心动了,所以就要再劝。

    仇伍摆手打断了展楠的话,低头倒了杯酒说道:“兄弟,你俩这是好意,我心里明白。但踢六爷出局,这事儿我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展楠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俩不要误会,我不是怀疑你俩有没有操控这件事儿的能力。我心里清楚,只要上面愿意,那六爷出局就是分分钟的事儿。”仇伍叹息一声说道:“不过,你俩可能不知道,如果当初没有六爷带我入行,我现在可能连一处房子都在南沪买不起。所以,他不光是我老板,还是我入行的领路人,所以他的权,我不能抢。人这一辈子呢,活着活着可能就把很多事儿都忘了,但能记住的那都是情谊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万万没想到,鬼精鬼精的仇伍,竟然能没有答应这种千载难逢的事儿,更没有想到他能说出这番话,拒绝得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“六爷那边确实很多人都对你们不满意,但你们放心,只要有我在一天,我就会尽最大可能,让三家拧在一块把事儿干好。”仇伍举起酒杯说道:“谢谢两位小兄弟,能看得起我,但以后这个话题,咱们就不要再提了。来吧,干一个,预祝我们以后合作顺利!”

    仇伍的拒绝,让展楠和秦禹都倍感意外。可他的人品,也更加让二人觉得,响儿的事儿如果能跟他合作,那将是最理想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刚在库里点完响儿,麻烦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,哥!”小寻急急忙忙地冲进室内,张嘴喊了一声:“咱的日用品刚到泉山,还没等卖呢,就让何子祥的人给抢了,烧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9点20左右还有两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