仗打完了,该挣钱了

卫戍旅的团长是在集安驻军营帐里,约见的于万青跟老李等人,并且还让人准备了烤肉,好酒,以及叫上了江州有头有脸的人作陪,可谓给足了这两大家族的面子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七区政F来讲,他们现在对类似李家,于家这种盘踞在待规划区的大家族,也没有啥特别好的“管理”办法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不归任何政F管辖,那任何单位在这里也就没有了执法权。这也就是意味着,有些事儿你管深了,那人家不一定卖你面子,而你要真出动军方暗中清剿,那可能江州的稳定就瞬间崩盘了。因为毕竟本地人跟这两大家族,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你就比如,光于家的药厂就有数千名员工,而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有数千个家庭,都在指着于家的生意吃饭。这还不算,于家的其他衍生产业,比如日产,比如和耀光公司的关系,再比如自家经营的各种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所以,七区政F对待两大家族的态度,还是比较尊重的。因为现在江州毕竟还没有划入七区,他们肯定是想得到本地大势力的支持。这帮人有时候说一句话,可比什么政令有效得多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在现如今的这种乱世当中,各大区政F做事儿也要束手束脚。城区内的相对稳定,并不代表区外的稳定。待规划区内可能趴着全球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,这些人没有安全保障,没有生存保障,政F既要适当给予援助,也要防止待规划区内失控……不然一个不好,天灾可能就变成了人灾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待规划区内私人武装多如牛毛,流血事件常有发生,但各区政F却很少干预的原因。你暂时管不了这里,就要允许有人站出来管,允许有人带着大家伙兴业,吃饭,搞民生。因为再糟糕的规则,也比没有规则强,所以类似于江州李家,于家这两大家族,才能乘风而起,在这乱世当中,混到了一定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卫戍旅给足了两大家族面子,而两大家族也不可能太过装B和端着。江州离七区那么近,一旦他们不知天高地厚,真影响了领土扩张的事儿,那上面一句话,结果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谈判过程非常简单,李家要求于家交出来,抓李显的“凶手”吴天胤,而于家则是声称事情冲突是李显挑起来的,所以交人可以,但要让老李赔偿五百万损失。

    由于有卫戍旅的团长在中间调和,所以双方在桌面上很快达成了协议。李家同意赔偿,于家也同意交出吴天胤。

    谈判结束后,吴天胤就被秦禹偷偷送离了江州,一路疾驰着赶回二龙岗了。而老李那边也“食言”了,答应好的五百万赔偿,则是一分都没拿。

    对于老李来说,他亲儿子都死了,怎么可能再忍着悲痛给于万青拿五百万现款?这在感情上没办法接受,在面子上更没法接受。

    而于万青也知道老李不可能真给他拿这钱,所以才答应了交出吴天胤,但目的也是为了让卫戍旅的团长面子上过得去。

    不过条件虽然没有兑现,可双方都保持着默契,谁都没有再主动搞事儿。

    卫戍旅的作战团在集安驻军了一周左右,就全员开拔返回了军营。至此两大家族的争斗,算是在政F的介入下,彻底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不过谁都知道,这种平静是暂时的。俗话说得好,这一山不容二虎,更何况这二虎未来还都要经营响儿的买卖。所以不光江州的本地人心里清楚,就连卫戍旅那边也跟明镜似的,这两家早晚还得干起来,而那时候将会一把事儿分出公母。

    仗虽然暂时不打了,但秦禹也付出了略显惨痛的代价。因为事情总归是因他而起,那于家损失这么大,他不可能装作看不见。所以秦禹跟马老二等人商量了一下,最终还是替于家承担了一半的经济损失,掏了两百万现款给对方。

    不过秦禹肉疼归肉疼,可心里还是明白,这钱花得是值的。因为这次干了李家后,韩桐估计未来一段时间也不敢乱动了。这样一来,秦禹团队也终于能修养一段时间,从而迅速赚钱,迅速发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,晚上八点多钟,南沪市区内。

    展楠在学院门口接上秦禹后,笑着说道:“你给仇伍打个电话,咱们约他出来见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约他啊,还是上面想约他啊?”

    “艹,这话还用问吗?”展楠翻了翻白眼:“上面催我好几次了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打电话约他一下吧。”秦禹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哎,你先等会。”展楠拦了一下,心里有些没底地问道:“你觉得仇伍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能吧。”秦禹想了一下回道:“仇伍这个人很聪明,做事儿也有格局,跟六爷他们的风格完全不一样。现在六爷那边很多人看他都不顺眼,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,我觉得他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。”展楠点了点头:“那晚上咱俩就直接跟他谈,不用太含蓄。行,你打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后,伸手就拨通了仇伍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松江二龙岗待规划区。

    吴天胤,小寻,安仔等二十几个人,站在了一处山脚下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三台重型卡车,速度缓慢得从山脚另外一侧的岔路口驶来。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卡车大灯光芒,立马摆手招呼一声:“来了,走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上前,三台卡车也在路边停滞,察猛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从车内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齐麟没来啊?”吴天胤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的伤还没好利索。”察猛关上车门,熟络地反问道:“怎么样,你伤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天天动弹,也没个闲的时候,伤口不爱愈合。”吴天胤递给察猛一根烟:“不过也没啥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路边寒暄几句后,车内的另外一名青年跳下来说道:“这地方大车太扎眼,还是赶紧验验货吧!”

    “你点完了吗?”吴天胤冲着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点完了啊。”察猛回身指着汽车说道:“长的在第一辆,短的和弹药在第二辆,第三辆,还有雷,重火力,也都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不用点了。”吴天胤非常信任察猛,摆手冲着安仔喊道:“叫俩人,把车开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历时一个月,吴天胤订购的第一批响儿,终于落地二龙岗。而他心中蓝图的第一步,也就从这批响儿的到来,正式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