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门人之间的心理博弈

一天后。

    李家别墅门前,从大岭湖来的私人武装,已经全员赶到,整整停了十几台皮卡,来保护他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台汽车停滞,一位青年带着鸭舌帽,口罩,领着七八个人,快步走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李老头的书房内,韩桐摘掉鸭舌帽和口罩,立即问了一句:“程哥的伤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老头阴着脸,抬头看了一眼韩桐应道:“还没有脱离危险。”

    韩桐摸了摸脑袋,弯腰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李叔,你看这个事儿,最后要怎么解?”

    “没完。”李老头几乎不加任何思索地回应道:“倾家荡产,我也得继续打。”

    韩桐看着对方,想从他的表情里窥探一些对方的真实想法,可老李看着又不像是嘴上说说,而似乎是真的要继续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千万,从大岭湖南边再请一队私人武装过来。”李老头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江州有于家,就没我李家!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只要你还想打,钱我掏。”韩桐也没跟对方争辩,只用最简洁的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后,于家别墅内。

    秦禹第一次见到了耀光的大老板,黄孝。

    他的年龄跟于万青差不多,身高一米八十多,体型魁梧,剃着小平头,是典型的北方汉子长相,脸盘方正,很有男人味儿。

    “老于,打可以打,问题是要打到啥时候,才算有结果啊?”黄孝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到老李磕头,就算有结果了。”于万青喝着茶水回道。

    黄孝吸了口烟,笑呵呵地问道:“你知道昨晚咱这边的损失吗?”

    于万青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屋里没外人,咱们说点别人不能听的话。”黄孝没拿任何账目,但却滔滔不绝地冲着于万青说道:“昨晚我们耀光这边死了九个,重伤二十一个,轻伤三十五个,伤亡过了百分之七十。还有你们这边,伤亡人数跟我们差不多。咱就按照伤亡补贴的均价,以及汽车,枪械损耗的最低成本来算,你昨晚五分钟,至少打没了三四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跟我要钱的?”于万青跟黄孝的关系,就好像秦禹跟齐麟,所以俩人说话几乎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只想吃肉,却不看肉价啊。”黄孝一笑,继续说道:“你要打,就得正视问题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沉默。

    “算完账面上的损失,咱们再来算算隐性损失。”黄孝很理智地继续说道:“老李死了儿子,彻底急眼了,听说要从大岭湖那边再找一只私人武装过来。那这样一来,你工厂肯定要停了,不然防御成本,肯定要比打的成本高,对不对?你仨月不开张,意味着你不光要自己掏钱补贴工厂的基本运营,还意味着你收入没了。这一进一出的损失,你算过有多少吗?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耀光不怕江州这边任何一支私人武装,可前提是……你要保证下面这些兄弟的个人利益。枪响,就意味着死人和消耗……你没有钱支撑着,光喊最狠的口号,那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觉得黄孝说的对,同时更觉得李家远比自己想的要有能量。对方能在江州这个地方盘踞这么多年,且没被于家吞掉,那确实还是有点“底蕴”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啥看法?”于万青冲着黄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长期打,谁都打不起。”黄孝沉默半晌说道:“但好在昨晚被打出金源大街的是李家,所以现在谈,咱们是有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集合一下力量,一口吃掉他呢?”秦禹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家嘛?”黄孝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李家现在比你有钱,因为韩桐已经到江州。”黄孝轻声说道:“他希望李家能继续打,因为这个钱他暂时耗得起。毕竟韩三千这些年,没少受欧盟区资本照顾,兜里有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有钱,你想一口吃掉他,这不可能。”黄孝做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于万青思考许久后,摆手说道:“谈我能接受,但我绝对不能低头。现在谁说软话,谁就得立正挨打,这是明摆着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……!”黄孝皱了皱眉头,张嘴还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懂你意思。”于万青笑着摆了摆手:“但我耗不起,我就不信老李这个王八蛋,在目前一毛钱好处都没拿到的情况下,就甘心给别人当枪。”

    黄孝喝了口茶水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继续喊打。”于万青立即做出决断:“耀光全员待命,我把工厂也停了,这回老子还就演一回莽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黄孝想了一下,不自觉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最开始没太懂,于万青说的莽夫是啥意思,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,因为江州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两天后,就在于万青宣布要关闭工厂三个月后,当晚南沪首府的卫戍旅,就出动了一个团,在江州集安驻军。据耀光的人说,坦克都开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传来,秦禹才整明白于万青心里的想法,同时也很佩服这个人看事儿的准确性。

    卫戍旅的作战团一到,江州地面立马就消停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,驻军那边的杨开山给秦禹打了个电话,话语非常简洁地提醒道:“江州,风港,未来肯定要进七区!在申请领土扩张的这个节骨眼上,上层是很不想再看到金源大街事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给于万青透个信儿,我们这边会替他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杨哥,你真是我恩人啊。”秦禹毫不犹豫地开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一天。

    卫戍旅作战团的团长,亲自约了老李,还有于万青出来喝茶。

    于万青想了一下,指着秦禹说道:“你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南沪市区。

    韩宇坐在酒店包房的沙发上,扭头看着韩桐说道:“上面还是要压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和老李接触的时间太短了,不然他肯定和于家继续打下去。”韩桐叹息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韩宇没懂。

    “是老李请求上面出来调和的。”韩桐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老李不是说他倾家荡产也要打吗?”韩宇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而且他儿子李显也被砍死了啊,这仇能不报吗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一个孩子,可还有八个孩子呢啊。”韩桐话语简洁地判断道:“李家还没有从我这儿尝到响儿的甜头,怎么可能这时候会给我当枪用!”

    韩宇闻声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李家和于家早晚还有一仗,但不是现在了。”韩桐站起身,背手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