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刀落,正式开战

室内的灯一灭,枪声就响了起来,那名拿椅子要砸李家马仔的兄弟,当场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于家这边一名青年,双手举起另外一把椅子,直接将二楼窗户砸碎,随即喊道:“四叔,快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走廊内传来脚步声,一名原本跟在邹正忠身边跑腿的中年,拎着一把枪冲上来,对着李家的两名马仔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在门外传来,李家一名马仔猝不及防的被打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万河,跳楼跑!”中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邹正忠看到这个景象彻底懵了,暗骂这两家人全是老阴B。一个买通了自己的人在桌子下面藏了枪,一个还他妈的在自己身边安插了奸细!

    双方就这种“素质”,邹正忠也觉得没啥调和的必要了,第一时间退到墙边,躲避门口打来的子D。

    于万河弯腰爬上窗台,回头冲着那名保护自己的青年喊道:“小才,上来,快上来。”

    小才有些狼狈地爬上窗台,刚要推着于万河先跳下去,身后的枪手先是躲进屋内后,就再次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小才被打的身体一滞,后背飙起了血雾。

    于万河愣住。

    “走啊,四叔!”小才怔了一下,伸手就推了于万河的后背。

    于万河面容僵硬的从楼上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李家枪手持枪乱杀,直接崩死了小才后,就冲到了窗口。

    楼下,于万河狼狈不堪的窜起身,扭头看了一眼道路左侧,见到李程等人已经往自己家的车队那边跑去了。

    楼上再次泛起枪声,于万河在跑动时,手臂被打的飙血,身体踉跄着往前跑了几步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邹正忠身边的跑腿中年,持枪进入室内后,对着李家的马仔就是一通乱崩。二人互射七八枪后,马仔站在窗口处无处躲闪,最终被乱枪崩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源大街上,枪声刚一响起,两家的车队就几乎同一时间启动,试探性地开始往街里开。

    车内,于万青表情有点焦急,抬头看向前方空旷的街道,不停的喊着:“去看看,跑过来的是不是老四?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率先推开车门,抬脚望向远处:“是,是,是四叔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十几名马仔冲下车,持枪接应。

    于万河一路摇晃的跑了回来,被两人扶住,来到了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于万青下车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他妈的!”于万河脸色极为阴沉的骂道:“邹正忠那边有人被买了,李程那个B养的,在屋里拿了枪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于万青扶住自己弟弟,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万河咬了咬牙:“才子……死……死了,没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听到这话,身体略微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才子是于万青的干儿子,早些年抢市场的时候,他不知道帮着于家干了多少事儿,可今天却被人弄死在了这儿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,提前跟老邹身边的人谈了谈,让他关键时刻保我一下,那他妈弄不好,我现在都被整走了。”于万河阴着脸,扯脖子吼道:“车队都他妈给我开进来,快点!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李家车队,已经开始往这边移动后,立马拉着于万青说道:“于总,于总,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沉默着转身,话语简洁地喊道:“李显呢?”

    话音落,车队中央位置,有三人拽着李显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于万江从车内下来,抬头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刀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伸出手掌,冲旁边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!”

    于万江闻声立马向前,脸色极为凝重地阻拦道:“人留着,想打能打,想退能退,你搞他干啥?!”

    “起开!”

    于万青接过马仔递过来的砍刀,摆手喊道:“把他拉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!”于万江拦着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起开!”于万青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于万江愣住。

    “拉过来!”穿着西装,戴着名表的于万青,此刻拎着与他身份极不匹配的坎刀,再次冲马仔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三名男子拉着李显走了过来,一脚将他踹得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显戴着背铐,不可思议地看着于万青问道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后车旁边,吴天胤看着于万青,目光略显惊愕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于万河想了一下,也出言阻拦:“人还是先别动了,万一后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支着李家的是韩桐,这事儿都弄明白了,还留着他干啥?”于万青举起坎刀,目光如炬地盯着李显,咬牙说了一句:“打都打了,给谁TM留后路啊?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于万江伸手就要拦着。

    于万青曾经是跟着老爹,白手起家在江州崛起,年轻的时候也是秦禹一样的角色,没点血性和果断,怎么可能在江州一言九鼎?

    “杀我干儿子,CNM,我让你爸看着你死!”于万青举起坎刀,眼珠子都不眨地抡了下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……!”李显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真敢杀他,所以此刻脸色惨白得就要张嘴喊话。

    远处,老李坐在车队内,看着于万青举起了刀,脸色顿时煞白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完……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刀下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“泚!”

    李显脖子鲜血狂飙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拥有着另外一面的于万青,当场吓得腿肚子发软,莫名想起了那一道送命题,也整明白了为啥可可的性格跟普通女孩不一样。

    太狠,太果断!

    于万青砍完李显后,看都没再看他一眼,直接扔掉砍刀,摆手喊道:“开打。”

    话音毕,于万青弯腰上了汽车,司机直接掉头,顺着提前留好的空路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于家数十台车队,逆着于万青离开的方向,速度极快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楼房内,各种探头看热闹的居民,见两方车队准备对冲之后,也瞬间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干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媳妇,这回不是演戏,艹他妈的,他们两家真干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喊声四起,两帮车队迅速拉近距离,准备对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为保持高C的连贯性,一会儿还有一章,大家稍安勿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