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制到最后就是干

金源大道左侧,李家车队最后面的一辆轿车内,老李头插着手,面容冷峻的看着前方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后座车门被拽开,一名跟于万青年纪差不多的中年,弯腰坐进了车内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从大岭湖那边来的人到了,都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老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搞起来吗?”中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说,估计于万青提的条件会很苛刻。”李老心里也没底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要打,就打吧,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场面来的有点早。”中年叹息一声说道:“韩家答应的条件还没兑现呢啊,应该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在南沪交人,把响儿的买卖支起来,我们是不二人选。”李老心里很有谱的回道:“能谈最好,谈不了,谁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源大街右侧,于万青坐在车队头辆车内,体态慵懒的托着下巴,话语非常随意的问道:“李家要抓吴天胤,你猜出来是谁捅咕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韩家,韩桐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布局挺快的,没跟你谈拢响儿的买卖,马上就找了李家,准备跟你打擂台。”于万青扭头看着窗外,轻声提醒道:“要早点把他从药厂项目里踢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。

    “吴迪是老板,他希望削韩家的话语权,但不一定希望他们真滚蛋。”于万青再次说道:“所以你要趁着自己占理的时候,把韩家一脚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先在响儿的事儿上分公母吧。”秦禹思考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事儿有利益冲突,只要你占理,谁也说不出来什么。”于万青点头应道:“更何况,吴迪对你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他对我是很信任。”秦禹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哎,你岁数也不小了,在松江就没谈个对象吗?”于万青像是聊着家常一样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愣住,瞬间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送命题:“我也没……没工夫找啊。”

    于万青只粗略扫了秦禹一眼,就发现了他的细微表情变化,随即只笑了笑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栋楼,二楼内。

    邹正忠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位置,笑呵呵地看着两家人说道:“江州可能马上就被纳入七区了,这是利民的大好事儿啊!有政F支持,江州就能快速发展,也能解决起码数十万人,乃至上百万人的基本生存问题啊。更何况,经济环境好了,对你们两家来说,那也是机遇啊!”

    于万河插着手,听着邹正忠的话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扩充领土,那不光需要联合政F准许,还要征得七区内民众的支持。”邹正忠口才很好地说道:“可现在你们把这儿弄乱套了,七区民众一旦抵触江州入区,那上层也会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邹会长,你说的道理谁都懂,可眼前的事儿怎么解,那是两家的事儿,不是谁一个人就能拍板的。”于万河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这不就在谈嘛!”邹正忠笑着看向李程,轻声说道:“我真的希望你们两家能各退一步,把事儿在桌上谈妥。这也算为江州这么多等待进区的民众,做了一件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程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让万河这边把小显放了,你们也给于家赔偿一定的经济损失,咱们和气点把事儿解了。”邹正忠再次冲李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凭啥我们要赔他们经济损失呢?”李程皱眉说道:“这有啥道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设套抓吴天胤的事实存不存在?”于万河问。

    “抓捕事实存在,但设套不存在。”李程很诡辩的说道:“他是通缉犯,九区那边让小显配合抓捕,他能说不干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这么谈的话,我就告诉你,现在李显在哪儿,我不知道。”于万河冷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,两位,消消火。”邹正忠立马劝说道:“既然大家能坐下,那就说明还是想谈的。如果你们觉得我提的条件不行,那就自己说个道儿,看看对方能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那我先说吧。”于万河抬头看向李程,竖起两根手指说道:“我就俩条件!第一,李家赔偿吴天胤三百万,因为人家兄弟死了;第二,李家把背后策划这事儿的人交出来,给吴天胤一个说法,我们就可以放回李显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呢?!”李程不可思议的看着于万河问道:“你他妈到底想不想谈!”

    “想谈啊,但我就这个条件。”于万河针锋相对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万河,又是交人,又是赔偿,是不是过了点啊?”邹正忠眉头轻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邹会长,如果没你摆茶叫我们来,那这事儿根本没得谈。”于万河话语简洁的回道:“事儿是他们挑的,那结果自然他们来承担啊!你背后捅我一刀,我都抓住你的手了,你才说软话,那好使吗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软话了?!”李程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说软话,你来这儿干啥啊?”于万河问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不也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是提条件来了,你能跟我比吗?”于万河话语犀利的怼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,别吵吵……。”邹正忠一看他俩都要打起来了,顿时摆手劝道:“大家都冷静点,好好的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这个了。”李程站起身,看着于万河问道:“你就这个条件了,是吗?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于万河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他妈就别谈了,枪炮说话吧!”李程扔下一句,转身就带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李总,李总……,”邹正忠站起来喊了一声:“你们要考虑上面的态度!”

    李程根本没回话,只带人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说谈不了,你还非得让我来。”于万河站起身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邹会长,你回去吧,改天我请你喝茶。”

    二楼台阶旁边,李程背着手,阴着脸说道:“桌下面的枪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拿了。”身后的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于万河扣下换小显。”李程扔下一句后,步伐极快得就奔着楼下冲去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邹正忠拉着于万河喊道:“先别走,我再给老李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了,谈不妥的。”于万河摆了摆手,迈步就要强行离开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会议室的门再次被踹开,刚才跟着李程一块走出的两个青年,进屋就抬起了枪。

    “于总!”

    于万河旁边的兄弟吼了一声,伸手就抄起了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于万河愣了一下,扭头就看向了邹正忠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。”邹正忠摆手解释了一句,抬头看向李家的人喊道:“你他妈把枪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“于万河,你他妈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你妈了个B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走我干死你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屋内瞬间暴起一声脆响,吊灯不知道被谁扔了椅子打碎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打破了深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章8点20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