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上车马炮

于万青喊着要跟秦禹一块打,那绝非是一时的意气之争,更不是为了保那个他都不认识的吴天胤,而是纯粹出于利益的考量。

    首先,于家和李家在江州地区已经明争暗斗十几年了,双方因为生意上的冲突,早都发生过无数次流血事件,所以他们本就有着化解不开的恩怨情仇。这一点,从当初秦禹,齐麟,老猫三人无意中卷入到康哥事件里,就可以看的非常明白了。

    当时雇佣叶子枭整康哥的人,就是李家的李桐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没有秦禹,他们早晚也得掐出个公母。

    还有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以于万青的智慧已经不难猜出,李家背后站着的人,一定是给了他们很大的资金支持,不然李老狐狸绝对不敢在这时候让李显搞事儿,掺和到响儿的买卖里。

    所以,李家要碰响儿的买卖,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事儿了。而秦禹在响儿的买卖上,是曾许诺过未来要让于家也掺和进来拿利益,那从立场上讲,于家和李家碰上也是早晚的事儿。

    再加上,在药厂项目里,吴迪想削韩家话语权的意思,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了,而秦禹也有意思,要扶持于家在药厂公司内拿到更多的话语权。所以双方现在是死绑在一块的利益同盟关系,一家有难,另外一家就要给予最强硬的支持,从而才能保证彼此利益不受侵犯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于万青做出这种决定,绝对不是因为他欣赏秦禹,就出手帮忙,更不是因为最近可可跟秦禹走的近,他想找上门女婿,而就是单纯的利益考量。对于于万青这种大家族的掌门人来说,肩上扛的责任,远比什么欣赏关系,儿女情长来的重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万青和老李在电话里进行了简单的“文斗”后,两大家族就动了起来,火药味儿已经弥漫了整个江州境内。

    耀光公司内,齐麟正在张罗人的时候,秦禹突然接到了于万青的电话,后者话语简洁地告诉他:“来家里一趟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秦禹应了一声,立马带着察猛驱车赶往于家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别墅,还是那一间书房,秦禹见到了于万青,三叔于万江,四叔于万河,以及于万青的助手严叔。

    “于总,三叔,四叔,严叔。”秦禹嘴很甜的冲众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于万青摆手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后,乖巧的坐在了沙发上,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“事儿有点变故。”于万青喝着茶水,话语简洁地冲秦禹说道:“有人牵头,过来找我讲和了,说是想让两家人坐下来谈谈,不要把矛盾升级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江州自治议会会长,邹正忠。”四叔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人干啥的啊?”秦禹没听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江州在待规划区当中,算是发展的很好的,所以本地自发成立了这个自治议会,主要作用还是维稳。因为这里不受三大区法律管辖,但总归还是要有点规矩的,不然因为一个摊位可能都打出人命。”四叔翘着二郎腿,轻声说道:“七区要吸纳江州领土,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儿了,而这个邹正忠,也一直在配合七区政F促成这个事儿。说白了,他想在江州归进七区后,当第一个首席议员,总之是个很有人脉的和事老。不过他对我们和李家很尊重,毕竟自治会是个民营组织,他们缺资金,就只能管我们这些大户要钱。而我们也希望江州地面能有点规矩,所以给了他不少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秦禹点了点头:“那他想当和事佬,也是正常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,邹正忠不想当这个和事佬。”于万青笑着判断道:“他知道我们和李家的关系,也知道这事儿掺进来,很可能会把他弄的里外不是人,所以他躲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主动跳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。

    “有两种可能:第一,是李家不想打,因为李显在我们手里,他们总归心里有点虚,所以找了邹正忠过来调和。第二,七区的领导不希望看见我们打,所以授意邹正忠插手这个事儿。”于万青一针见血的说道:“当然,也有可能这两种因素都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来就是想问问,你对这事儿怎么看?”于万青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节奏在我们手里,他想谈就谈呗!把李显放回去可以,但咱的条件必须苛刻点。”

    四叔听到这话,略显惊愕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于万青一笑,伸手指着秦禹,冲着两个兄弟说道:“你看我就说吧,这小子比谁都滑溜,他巴不得能和谈占便宜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伙肚子里有点货,可以的。”于家老四以前很不喜欢秦禹,但现在看他也变得顺眼多了。因为没有他,于家再发展二十年,也够呛能在三大区内开药厂。

    “行,他们想谈,那就谈吧。”于万青听完秦禹的态度,立马冲着几人吩咐道:“但打的准备,还是要做好。老李要听话,按照咱们的条件来,那一切都能谈。可他要不上道,那就揍他!”

    “我去跟他们谈?”三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吧。”于家老四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我跟邹正忠不太熟,反而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”于万青点头:“就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深夜。

    江州边缘,金源大街上,所有门面店在今晚全部提前关门,街道上一个行人没有,看着非常空旷。

    路边左侧的胡同内,一名中年推着三轮车,扭头冲着二楼内的喊道:“咋回事儿啊,怎么今天这么消停?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出摊了,外面都传开了,李家和于家要干起来了,你没看街上都没人吗?赶紧回去吧,别崩身上血。”二楼内的一个中年,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艹,他们干他们的,跟我有关系?”中年不信邪,推着三轮车就冲出了胡同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源大街右侧方向,大灯璀璨亮起,数十台车宛若长龙一般开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左侧方向也是马达声音澎湃,中年扭头望去,见到汽车灯光,如繁星般照亮了江州边缘的街道。

    两方车队各自停在了金源大街路口处,没有深入,随后乌泱泱的人群推开车门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空无一人的道路中央,一台三轮车,一名穿着破烂衣衫的中年,目光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,立马就掉头往回跑……

    冷风徐徐吹过,雪花贴着地面打着旋儿,李家老大李程带着五个人,于家老四带着五个人,从各自方向,迈步就奔着道路中央的一处二楼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