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刀六洞

瞎子听着电话内吴天胤说的话,立马站起来喊道:“小吴,咱们说到底都是自己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不是自己人,拿货,我是看秦禹面子。跟你们做不成生意,那我跟别人一样做。”吴天胤直接打断道:“他卖我了,我死了个兄弟,那咱就该江湖事儿江湖了。你告诉老六,他下不了手,那我自己报仇也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全部沉默,秦禹拿着手机,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说道:“老吴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我CNM,你这个人太阴!”小滕脸色涨红的回头骂道:“你就是想借着这个事儿,打压六爷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自己没毛病,人家能动你吗?”展楠声音清冷的骂道:“你就是个狗屎,利好的事儿愣让你给搅和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能不能跟吴天胤……?”仇伍也想劝两句,因为他知道小滕跟六爷不光是司机和老板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秦禹直接摆手打断。

    杨开山看着秦禹的态度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既然是一家人,那就要有个说法。老六啊,该咋办咋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……!”小滕心里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果,但还是抓着老六的胳膊说道:“我跟你这么多年,你放我一马,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六爷咕咚一声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的摆手说道:“不是我家人都出去吧,我自己的规矩,自己立。”

    杨开山闻声起身,冲着秦禹招呼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,你绕他一次,”子明站起身喊道:“我们永远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求了。”六爷摆手制止了子明讲话,低头看着小滕说道:“为利出卖公司,兄弟者,三刀六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滕懵了。

    “瞎子,你来干。”六爷扭过头,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六爷!”瞎子站在原地喊道:“吴天胤也没死,咱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来办这个事儿!”六爷拍着桌子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,秦禹等人推门离去,站在了仓库外的院内。

    室内,灯光昏暗,瞎子拿着刀,手掌颤抖的看着小腾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真要弄死我,是吗,老六?!”小滕瘫坐在地上,神经质一样的看着老六,嘴角抽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别说了!”子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为什么不说?”小滕站起身,双眼通红的看着六爷,指着他的脸吼道:“我告诉你,李显要是让我整其他人,我可能不会干。但他让我整秦禹,我马上就答应了,你知道为啥吗?”

    六爷冷眼看着小滕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秦禹和展楠没跟咱干这个买卖之前,咱公司账上平均一个月能有近千万的流水,上百万的利润。可他们进来了,秦禹拿走了最大的生产配额,展楠又在区外分了咱们的地盘,我们未来可能每个月的纯利润,都没有三十万了!”小滕暴跳如雷的指着金水等人说道:“你问问他们,公司里是就我一个人不满吗?!我告诉你,私下里骂你的人,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。你还听仇伍的,还要好好跟秦禹合作?!你做梦吧,等你市场萎缩了,下面的兄弟也养不住了,驻军第一个就会把你踢出局!”

    六爷看着他,依旧没有回话,而金水,子明,瞎子三人,则是表情不同的看着小滕,心里很受触动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兄弟认你当大哥,给你卖命,图啥啊?图的不就是一个钱字吗?!大家赚不到钱了,还会认识你是谁啊?你一个老头子有啥人格魅力,能让一帮枪贩子啥都听你的?”小滕棱着眼珠子吼骂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在下面养的兄弟,都开始不干了,要跳槽了,你还指望着其他人像以前一样对你吗?那可能吗?你还听仇伍的,讲什么长远利益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!我们是混地面的啊,今天吃的是饭,明天可能吃的就是子D,谁他妈干这一行,还等你把公司运作上市了啊?我告诉你,今天你不给大家吃饱,明天人就跑光了,这就是现实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好人,老子就认钱,我得养家糊口。”小滕浑身发抖的继续冲着六爷怒骂道:“上月我挣了两万、五万,那你就是我老板;这月你让我挣五千,我不够养活自己了,那你还是我老板吗?啊?!老六,你他妈仔细想想吧,你要不是我姐夫,我用得着拿李显钱,去干这个事儿吗?老子早都跑别的地方拉起人单干了!”

    六爷攥了攥手掌,闭着眼睛说道:“杀!”

    瞎子迈步上前,抓着小滕的胳膊,低声说道:“……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刀锋破体,鲜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小滕被三刀六洞,直接捅死。他倒下时浑身抽搐,双眼圆瞪地看向屋内西侧,轻声呢喃道:“照……照顾好,我家里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杨开山背手站在展楠旁边,轻声说了一句:“老六是真老了啊,手里这两个人都摆弄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展楠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要做生意,就不能老出事儿。”杨开山低声再次说道:“你俩觉得老六这边,有没有啥人,是跟你们沟通不费劲的?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展楠思考半晌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仇伍。”

    “仇伍……!”杨开山皱眉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,背着手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五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在白金汉宫内,接到了吴天胤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望新生活村附近呢,”吴天胤低声说道:“有六台车过来了,停在路边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李显吗?”秦禹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清楚车里的人。”吴天胤摇头问道:“动不动他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是联防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分辨,他们开的都是私家车,穿的是便服。”吴天胤低声回道:“李显可能坐在车内,也可能没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