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滕的口供

秦禹在联系六爷之前,就接到了吴天胤的电话,后者告诉他点自己的人,应该就是老六那边的,很大可能姓滕。

    秦禹得知这个消息后,第一时间就让人打听了一下六爷身边的人,知道了他的司机也姓滕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儿了,秦禹心里就已经有数了,可他缺证据。

    司机这个职位,表面上看就是给老板开个车,跑个腿,干点零活啥的,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言。但事实上司机和秘书这两个职位,对很多老板来说,那都是非常关键的位置。因为他们每天都需要跟自己朝夕相处,甚至还要出面代替自己传达一些信息,办一些事儿。说白了,司机和秘书是知道老板秘密的人,甚至可能比老板老婆知道的事儿都多,所以他们一定得是老板绝对信任的心腹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,对秦禹,六爷,展楠这种人来说更显得尤为重要。因为他们经营的生意更为复杂和危险,所以他们的司机几乎都是经历过很多事儿,才一点点被提上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秦禹心里非常清楚,如果事情真的是六爷司机干的,那他想要楸出来这个鬼,就一定要有确凿的证据,甚至还要让他当着六爷的面自己跳出来。不然对方就是死不承认,秦禹能怎么办?是能去直接把六爷的司机干死,还是能把他绑架了?

    两家人本来之前就有摩擦,现在你秦禹手里一点证据都没有,就动人家司机,那肯定是要出大事的,是不占理的。

    综合以上原因,秦禹在很短的时间内,想出了用吴天胤再引一下这个鬼的计划。而司机小滕为了能让老吴顺利入网,也果然是自己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楼梯间内,六爷目光如炬的看着司机,心中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“六爷,我……我真的就是给朋友打个电话,不信你看我通话记录。”小滕拿着手机还在辩解。

    “你打你妈啊!”

    秦禹气得浑身发抖,迈步上前,一把扯过小滕的脖领子,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喝问道:“老子跟你有仇吗?就是有仇,那你冲我来啊,你整我客户干你妈了个B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秦禹薅着小滕的头发,冲他脸上闷了十几拳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!”六爷背手喊道:“找个清静的地方,我们把这事儿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金汉宫娱乐城后侧的小院内,秦禹站在空旷的仓库里,点了根烟,目光清冷的看着六爷等人。

    “啊,我才明白过来,你找我们来,根本不是为了送走吴天胤,是吧?”瞎子冷眼看着秦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我要整明白是谁点的我客户。”秦禹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瞎子看了一眼杨开山和展楠,觉得秦禹特意叫他们过来,有点不近人情,这明白着是逼六爷表态。

    仓库内,杨开山和展楠坐在一块,只轻声交谈着,也不冲六爷等人说话。

    小滕站在仓库中央,抬头看着六爷说道:“……我真的没有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犟嘴了,我们都听见了。”六爷冷脸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滕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为啥给李显通风报信?你拿他钱了,是吗?”六爷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小滕低着头,双拳紧握,一言没发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哑巴了?!”六爷蹭得一下站起身,抬腿一脚蹬在小滕的肚子上:“到底咋回事儿!”

    小滕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咽着唾沫看向屋内众人,突然扑咚一下跪在地上:“……姐……姐夫……我错了,你放过我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拿他钱了…。”六爷怒极,抬脚猛踹着小滕的脑袋:“我给你的少吗?你在公司以我名义搞到的钱少吗?啊?!”

    小滕被打的鼻孔窜血,趴在地上吼道:“……我玩牌,半年输了一百多万……外面放款的说我这段时间再不还钱,他们就要我命……公司账上……我也挪走了三十多万,我怕事情漏掉,所以就接了李显给的好处。六爷……哦,不,姐夫……姐夫,我求你了,你放过我这一次吧,求你了!”

    六爷看着小滕,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李显为啥要抓吴天胤,有啥隐性原因吗?”展楠替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抓吴天胤的事儿是个意外。”小滕摇头回道:“李显最开始找我,就是想让我在六爷身边盯着点秦禹,看看我们都是怎么跟他合作的。比如秦禹每次拿货的货量是多少,都发往哪儿……那天,秦禹说有客户要来看货,正好我跟六爷一块去了,所以就碰上吴天胤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然后我就给李显打了个电话,把秦禹看货的事儿说了。不过我没想到,李显听说吴天胤一次性要拿一百五十万的货,心里就对他产生了兴趣,仔细问我吴天胤的信息,还有他是从哪儿来的这些事儿……。”小滕低头应道:“我如实跟他说了,包括他的大致身形和年龄,还有秦禹管他叫‘吴哥’等。但没想到他没多一会就确定了吴天胤的身份,还跟我说想抓他。”

    六爷攥着拳头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……我就是一时图财,你绕我这一次吧,行吗?!”小滕带着哭腔地哀求道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旁边听完小滕的叙述,第一反应就是李家可能也要掺和响儿的买卖,不然他找小滕盯着这事儿干啥?

    可李家做这个买卖,背后是靠谁支着呢?小三吗?!秦禹有些不确定……

    六爷缓了好半天,才咬牙冲着秦禹说道:“他……他和我有点亲属关系,你看这事儿能不能换个方式解。我给吴天胤赔点钱,你们留小滕一条命,行吗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:“吴天胤说了,他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小滕这事儿干的确实不是人,但吴天胤毕竟不没出事儿吗!”瞎子皱眉说道:“他跟了六爷很长时间了,你给他留条命,行不?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杨开山也看向了秦禹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直接掏出手机,当着众人面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,并且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鬼出来了,就是那个司机。”秦禹直言说道:“六爷想保他一命,问我给你点赔偿行不行?我开着免提呢,你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钱我不缺,我就要他命!”吴天胤话语非常简洁的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