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蛇

白金汉宫的包厢内,六爷坐在沙发上,拿着电话冲秦禹问道:“小吴,现在人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让咱自己家的兄弟,到望新生活村的北侧入口就行。”秦禹立即回道:“老吴现在正在往那边赶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六爷点头,拿着电话继续说道:“对,你们现在就出南沪,人不要太多,开两台车就行。到了望新生活村,你们接上人给驻军那边打个电话,跟着军车往北走。好,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六爷打了几分钟电话,就把事情安排了妥当,而秦禹自然也很高兴的恭维道:“六爷,这事儿麻烦你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买卖干好了,大家都好嘛。现在想找长期稳定的客户,确实不容易啊。”六爷感叹一句,低头看着手表说道:“行吧,那就先这样,你安排个地方,我们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才几点啊,不急,不急。”秦禹立即摆手,抬头喊道:“顾经理!”

    门开,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穿着西装走进来问道:“秦总,有啥吩咐?”

    “叫点人进来吧。”秦禹笑着说道:“除了酒水,你再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经理知道秦禹跟可可关系匪浅,所以态度很客气的回了一句,就立马跑出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张罗了,坐一会得了,挺晚的了。”六爷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能行吗,来都来了,我怎么也得招待周到啊!”秦禹坚持着说道:“而且从南沪到望新,时间也不短,咱们坐一会,正好等信儿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六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正事儿谈完,屋内开始嗨了起来。经理领着十几个姑娘进屋,也没让六爷等人挑选,直接安排她们全部坐下陪酒。并且没多一会,外面的餐馆也送进来不少精致的夜宵,供众人享用。

    六爷年纪大了,精力比不上在座的年轻人,但碍于是秦禹请客,他也不好非得张罗着要走,所以只坐在沙发上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不过,六爷的堂弟子明倒是很健谈,一直坐在秦禹旁边跟他交谈。

    室内,灯光昏暗,声音嘈杂,一名男子偷偷扫了一眼秦禹,六爷那边,随即悄默声的站起身,趁着众人都在玩乐的时候,推门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男子离开包厢,捋着走廊向前走了几步,扭头见周围两侧的包厢都有人,随即皱了皱眉头,抬眼看向了消防通道的楼梯间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正在跟子明聊天的时候,摆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啊,啊,行,我知道了。”秦禹接通电话,应付了几声后,才起身冲子明说道:“有点事儿,你先坐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忙。”子明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转身拍了拍六爷的大腿,趴在他耳边说道:“六爷,我跟你说点事儿,你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展楠有点事儿要跟你说,你出来跟他通个电话。”秦禹当着众人面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六爷闻声起身,迈步跟着秦禹一块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,男子迈步走进楼梯间后,顺手带上了门,还特意看了一眼楼上和楼下有没有人,这才站在三层平台上,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数秒过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李显,你马上带人去望新生活村的北侧入口,吴天胤会出现。”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我家这边可能也会去人,但你不要动他们,只抓吴天胤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准确吗?”李显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百分百准确。”男子言之凿凿的回应道:“你马上带人去办,不然可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身边有多少人,你清楚吗?”李显问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人绝对不会太多。”男子思考一下应道:“秦禹已经准备送他回松江了,而且还怀疑耀光这边有鬼,所以他绝对不会派太多人跟着吴天胤。”

    “望新生活村?这他妈离我这儿挺远呢。”李显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距离:“我到那儿,至少要四个多小时,我在队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快点去啊。”男子声音低沉的回道:“吴天胤也在等我们的人去送他,你麻利点,时间应该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马上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千万不要动我们的人,只抓吴天胤就行。”男子再次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男子站在楼梯间内,顺手就把通话记录给删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岸线附近,联防巡查大队的独立办公楼内,李显一边小跑着,一边高声喊道:“去拉铃,拿喇叭喊,让所有值班人员,用最快的速度在楼下停车场集合!都拿上装备,我们去望新!”

    “啥活儿,队长?”后面跟着跑的人,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发后公布任务。”李显很谨慎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楼内响起集合铃,大批值班人员从各自的办公区跑出来,略显混乱的奔着楼下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金汉宫的消防通道楼梯间内,男子再次打了一个电话后,才删了通话记录,准备返回包厢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下泛起了嘈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男子一愣,立马驻足停顿一下,目光狐疑的来到了扶手旁边,探头往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楼下,五个男的迈步走了上来,男子在看清楚他们的面容后,当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酒你不喝,你跑这儿来干啥来了?”秦禹背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男子目光惊愕的看着秦禹,六爷,展楠,还有军工厂副厂长杨开山,以及察猛走上楼来,当场脸色变得煞白,双腿发颤。

    杨开山才是今天秦禹请来的主角,他目光清冷的看向六爷问道:“这是什么节目啊?”

    六爷脸色铁青地抬头看了看男子问道:“……你玩啥呢?!”

    “我就出来打个电话啊,怎么了?”男子脸色惊慌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他妈装,你在上面说啥了,我们在下面全听清楚了。”展楠瞪着眼珠子骂道:“你他妈一个司机,你倒想玩啥啊?!”

    没错,给李显打电话通风报信之人,就是六爷的司机,他姓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