勾心斗角的复杂关系

深夜,耀光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思考许久后,低头拨通了六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六爷,还是我客户的那个事儿,你能不能来江州一趟,我有点事儿跟你说。”秦禹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户联系上你了吗?”六爷早都已经听说了吴天胤差点被抓的消息,所以才这么问。

    秦禹犹豫了一下:“嗯,已经联系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六爷点了点头:“你等我吧,我去一趟江州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,秦禹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机,再次思考了半天后,才拨通展楠的号码:“喂?你来江州一趟,我有事儿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展楠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钟,江州附近的集安生活区内,一台商务汽车停在了一家名为白金汉宫娱乐城的门口。

    这家娱乐城是于家的,当初秦禹,齐麟,老猫三人千里迢迢来这边找康哥,想做药线生意的时候,就是在这里初次碰见的枭哥和可可。

    汽车停下后,六爷带着他堂弟,之前主张跟秦禹干仗的瘦弱中年,以及瞎子,仇伍,还有他的司机,一块走进了白金汉宫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禹亲自下楼迎接,将他们领到三层的一个包厢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啊,你客户怎么突然被点了?”六爷坐下后,也懒得寒暄,只非常直接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,一言难尽啊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扭头看向六爷的堂弟: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堂弟,子明,以前主要负责跑外,最近市场不太好,他就回来了。”六爷轻声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,子明大哥。”秦禹冲着对方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六爷的堂弟能有四十岁出头,看着非常富态,面相和善,看着像是跟仇伍一类的人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”瘦弱中年名叫金水,他是负责六爷这边协调货物的人,也算是团队内的实权派。

    “唉,这事儿也怨我。”秦禹皱眉叹息一声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们了。其实我的那个客户吴哥,是九区A级通缉犯。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,上半年有人绑了一个老外,要了八百八十八万赎金,最后人还没抓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干的?”六爷皱了皱眉头,眼神略显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干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他是这个身份啊,那难怪这边的联防侦查营都这么卖力的抓他。”司机坐在一旁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我他妈也是大意了,没保护好他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到点上了。”瞎子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吴天胤来江州的消息,不可能谁都知道。联防队那边目的性这么明确的抓他,那肯定是有人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秦禹点头表示赞同:“我问过老吴,他很肯定的跟我说,消息绝对不是从他那边泄露的,因为他家里的兄弟,都不知道他是来江州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点的?”六爷插手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表情非常烦躁的回道:“应该是耀光里有人点的他。”

    六爷闻声一怔:“你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猜测。”秦禹扭头看向六爷,轻声解释道:“我让人在联防队内打听了一下,这次抓捕是谁主张的。得到的消息是,一个叫李显的人促成的这个事儿。是他主动跟上面汇报的,也是他跟九区那边对接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子明问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又让人打听了一下这个李显的背景。”秦禹抬头看向众人说道:“他是江州李家的人,是老李头子的五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和这事儿有啥关系?”仇伍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起来话长。”秦禹搓了搓手掌,话语详尽的说道:“我和李家早有矛盾,从最开始做药的买卖的时候,我就动过他家的人。后来我在松江跟小三争起来的时候,最终坚定的选择了跟于家合作,而小三则是暗中找了李家,想跟我抢市场。不过,小三很快倒了,李家也就消停了,可梁子一直却没解开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里,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怀疑这次李显要抓老吴,就是小三在背后授意的。”秦禹阴着脸说道:“他爸折在我手里,他肯定不想我好。老吴是我客户,小三整他就是整我。而且,李家跟于家一直不对付,他们在耀光埋了鬼,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关系挺复杂的啊。”六爷心里顿时觉得秦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赚点钱勾心斗角的,太难了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扭头看着六爷说道:“我找您来,是想让你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耀光这边人多眼杂,我不敢用。”秦禹看向六爷说道:“我想让您找几个托底的兄弟,帮我把老吴送回松江。只要他到家了,那谁都整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六爷微微一怔,顿时摆手应道:“这不算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,这个还真不是小事儿。”秦禹很谨慎的说道:“现在侦查营那边都在查老吴,咱要送他走,可能得找点军方的关系,不然我怕路上会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不算事儿。”司机闻声一笑应道:“只要六爷打个电话,都能让你客户坐着军车回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。”秦禹搓着手掌说道:“老吴待在松江,他不安全,我也提心吊胆的。你说这万一出点什么事儿,我不但没办法跟人家兄弟交代,而且咱客户也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在哪儿呢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,他就能过来。”秦禹低声应道:“但我不准备让他进区,您就从南沪叫两车兄弟过来,悄默声的在外面接上他,偷着送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打个电话。”六爷也眼馋吴天胤兜里的那一百五十万,所以很爽快的应了一声,低头就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屋内众人,笑呵呵的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集安附近的小山坡子上,吴天胤低头打开硕大的登山包,从里面拽出了一把漆黑锃亮的M系自D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