胤哥消失了

李显让联防治安侦查营的人在各路口设卡的同时,也让人把阿宏的基本信息传回了队里调查。

    时近中午,阿宏的身份信息在九区得到核实。

    阿宏,本名辛宏,今年三十五岁,最早因长吉某部门项目组跟他的建筑公司合作,对方一把主事人以施工不合格为由,屡屡拖欠他项目款项,直接导致了辛宏的公司倒闭,合伙人跳楼自杀。随即辛宏走投无路,一怒之下杀了项目组长,项目组长媳妇,项目组组长父亲等六人,最后逃亡区外。

    近五年间,辛宏在长吉,松江,奉北等政府管辖区域,接连犯案多起,敲诈富商,抢劫官用物资,已经被三市联名通缉,悬赏额高达二十万元。

    李显看到阿宏这个履历后,脑壳嗡嗡直响。他心里怨愤九区那边提供消息不利,从而导致抓捕失败,联防队两人死亡,数人重伤。

    但这种怨愤颇有些无能狂怒的味道,因为这个抓捕是临时起意的,奉北收到吴天胤出现在江州的“确切”消息时,已经是秦禹在和六爷等人去饭店的路上了,所以人家怎么可能短时间内把所有情况都给李显这边传达清楚?更何况阿宏是后来加入到吴天胤团队的,他的行踪九区那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阿宏虽然属于重型通缉犯,可他身上的事儿,却跟吴天胤在松江犯的事儿没有一毛钱关系。所以阿宏落网,对李显要办的事儿,没有一点帮助,反而还让他觉得自己那两个兄弟死的有点冤。

    时间过了整整一天,联防侦察营撒出去了一百多人,也依旧没有堵到吴天胤,而这时候李显等人已经心死了。因为待规划区的路四通八达,并且联防侦察营的辐射范围又有限,他们的警力完全做不到,去更远更深的待规划区进行拦截,搜捕,所以,这一天都堵不到人,那可能就意味着吴天胤此刻已经乘车跑出去上千公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耀光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已经彻底坐不住了,他焦躁的游走在齐麟的办公室内,背手说道:“你说他能跑哪儿去呢?会不会出事儿了,不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齐麟斟酌半晌:“会不会他觉得咱们这边不安全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秦禹摇头:“他是信我的,我能感觉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真有可能出事儿了,或者是已经自己跑出江州范围了。”齐麟皱眉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就没有一天能让我消停的时候。”秦禹烦躁不堪的骂了一句,脸色阴沉的看向窗外说道:“联防侦察营去抓的吴天胤,那是不是军方里有人要搞他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边的一些部门,跟九区是有区别的。”齐麟立马起身解释道:“联防侦查营的下属所有部门,都归南沪市警务总局直接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联防不是应该归驻军团管吗?”秦禹很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七区的情况跟咱们那边不一样。”齐麟话语详尽的说道:“七区靠海,而海岸线不可能都在区内。但它又是重要的贸易通道,政F不可能放任它不管,让你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从欧盟区几区往这边运货,所以待规划区外的海岸,是有两个部门主管的:陆地上周围归联防侦查营管,海上归港务署管。而这两个部门,都不属于部队,因为他们要承担征税,缉私等任务,所以是直接归警务总局管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联防侦查营是警务总局的下属部门?”秦禹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齐麟点头应道:“最早联防侦查营是归驻军部队管辖的,后来七区政F要整治沿岸贸易衍生的各种黑色产业链条,就直接把联防侦查营给借来了。但时间一长,就被警务总局吸纳了,并且改名叫联防巡查营……营长也是司长级别,署长待遇,不过大家习惯了以前的称呼,所以现在还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完齐麟的解释后,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说道:“这就说的通了。既然不是驻军出面抓人,而是警务系统那边,就说明……搞胤哥很可能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冲你来的?”齐麟愣住。

    “胤哥在南沪跟谁有仇?警务总局闲着没事儿整他干啥?而且胤哥刚要接我货,就出事儿了,那他们不是冲我,是冲谁?”秦禹眉头紧皱着说道:“胤哥要跟我做生意,那整他就是整我啊。小麟,你找人打听打听,看能不能问出来,是警务总局直接下的抓捕命令,还是侦查营内部的人主动往上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在警务系统内的关系,不太硬,”齐麟斟酌半晌说道: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,背手看向窗外:“有警务系统的关系,会是谁干的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1点多。

    江州周边的某公路上,一台越野车正在飞快的行驶着。

    车内,昨天参与抓捕吴天胤的于组长,此刻蒙着衣服,正躺在后座上睡觉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于组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伸手接起电话,打着哈欠问道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哎,于组,我是伟翔啊,你忙吗?”电话内,前两天吴天胤等人留宿过的食宿店老板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我正准备回队里呢,咋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方便吗?我有点线索想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线索?!”于组长扑棱一下坐起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前几天,你们要抓的那几个人留的线索。”食宿店老板低声说道:“我收拾他们房间的时候,找到了一个大包,里面有不少本子啥的,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本子里有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没敢打开看啊!”食宿店老板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店里呢是吗?我过去找你。”于组很上心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于组,我没在店里。”食宿店老板立马说道:“我在琴琴这儿玩呢,你要过来的话,别整那么多人……我怕让人看见了不好,给自己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于组愣了一下:“行,你等我吧,我一会就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耀光公司内。

    齐麟推门冲进室内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带头办这个案子的人,我查清楚了,叫李显,他是李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李家?”秦禹站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哪个李家,就江州这个呗!”

    “李家?!”秦禹瞬间想起了那个之前也倒腾药的李家,当初他和齐麟,还有老猫,一块动过他们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会不会是小三找人做的?”齐麟皱眉说道:“当初地面上可有传言,说李家要跟小三合作来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