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大佬望向江州

“他妈的,千真万确!”电话内的男子,十分激动的吼道:“李显从出事儿到现在,我起码接了不下二十个电话了,全是联防队那边打来的。李显就是被吴天胤劫走了,对方就俩人,拿枪在门口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胆子也太大了。”青年瞠目结舌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侦查营的老高已经集合队伍了,马上要开进江州,今晚肯定是消停不了。”电话内的男子,声音急促的说道:“我听说,七区安全总局的领导都听说这事儿了,十分震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青年咬了咬牙,脸色铁青地回道:“我在楼下等你,你马上过来,咱们见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之前,江州,李家别院内。

    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年龄各异的男女,围着一张纯红木打造的餐桌,正冲着一位坐在首座上的中老年人唱着生日歌,屋内气氛非常欢愉。

    “唉,一晃我都快六十了。”李家掌门人看着大蛋糕有点感慨:“时间过的真快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六十才是刚开始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。”李老大儿子笑着冲他爹说道:“来吧,许个愿,切蛋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净搞这些洋事儿。”李老一笑,摆手说道:“我都多大岁数了,能有啥愿望,就希望你们这帮小的都能过的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许一个啊,图个吉利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希望今年小四能娶个媳妇吧。”李老这辈子活的一点都不亏,他生意做的不错,老婆也娶了五个,给他生了九个孩子,七男两女,可谓人生赢家。

    “行,老四回来我骂他,让他赶紧娶媳妇。”老大笑着附和了一句,轻声说道:“来吧,切蛋糕,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李老一脸和蔼的看着子女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家老大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一眼号码:“喂,哪位?你说什么?!啥时候的事儿,艹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慌慌张张的?”李老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家老大挂断电话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小显出事儿了,被那个通缉犯吴天胤给绑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老当场懵B:“怎么可能,他不是在队里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队门口被绑的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刚才还温文尔雅的李老,当场拍了桌子,站起来就口吐莲花:“他妈了个B的,肯定又是那个秦禹干的,不然那两个通缉犯敢在联防门口动手吗?!”

    “爸,你看这事儿……?”

    李老阴着脸思考了半晌,立即冲老大说道:“拢人,马上去找于万青谈。秦禹那帮人没顾忌,咱要反应慢了,小显估计要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李家老大应了一声,立马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会!”李老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家老大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,我给于万青打电话。”李老彻底坐不住了,迈步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说完,桌上的一群人全部站起来,跟着李老迈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廊内,一位四十多岁,打扮的非常艳丽的老娘们,右手挎着个包,一看李老走出来,顿时笑面相迎的喊道:“嗨皮波斯得秃悠……!”

    老李脚步如风地扫了她一眼:“滚他妈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???!”老娘们顿时怔住:“怎……怎么了啊…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耀光公司,秦禹刚接完吴天胤的电话没多久,齐麟就拽开门,快步如飞地冲进来说道:“巡查营炸了,区外的朋友跟我说,他们的一连二连,连带着联防队的人,全部集合完毕,开车往江州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干啥啊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“说是要彻查于家工厂。”齐麟如实回到。

    “放他妈的屁!巡查营属于七区内的执法部门,于家又没在七区内卖药,他们有啥权利彻查?”展楠撇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权啊,找个借口就打你,你有啥办法?”齐麟脸色非常凝重的说道:“我觉得他们是想逼迫于家,让咱们把李显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抬头看着展楠说道:“你给杨开山打电话,告诉他,地面上闹出多大事儿,我都能接住,但官方过来搞,我肯定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巡查营搞出这么大的动作,背后会不会有人授意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的啊!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我已经大致知道李家背后的人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。”展楠点头:“你说的那个小三,他在南沪绝对没有这么大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给杨开山打个电话。”展楠掏出手机,走到窗边拨通了杨开山的号码。

    二人交谈了大概能有不到三十秒,杨开山只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们谁的面子不用给,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展楠点头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地面争斗了。秦禹和展楠背后的老板,也已经看出来是谁在出招了,那自然要反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通往江州的路上,三十多台警用车正在飞速疾驰着,车内警员全部荷枪实弹,准备抵达指定地点,强行进行搜查和抓捕。

    湿滑的公路上,巡查营的车队往前又开了不到两公里后,突然见到前方路段有军用栏杆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车队缓缓停滞,巡查营一位领导迈步下车,高声吼道:“什么情况啊,怎么还拦路呢?!”

    数秒后,路边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内,走出一位年轻的军士,肩膀上别着军帽,背手上前回道:“我部是第一集团军,754步兵团,受军区紧急命令调配,在此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,还要封路?”

    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,让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啊?”巡查营的领导被连续怼了几句后,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军士低头点了根烟,直接冲着旁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道路另外一侧的士兵,直接站在皮卡上掀开了硕大的军用遮挡布,露出了一架机枪,一架专打装甲车的步兵炮。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一阵酸牙的声响泛起,大炮和机枪同时转动,对准了路面正中央。

    巡查营领导,被大炮指住“太阳穴”后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,我清楚;我要干啥,你也清楚。”军士吸着烟说道:“地面上的事儿,就让地面上的人解决。你们兴师动众的掺和进来,那意思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制造摩擦是吗?”

    “摩擦?我三台装甲车,能打三十台车。你算老几啊,你跟我谈摩擦?!”军士狂得没边地骂了一句:“再JB伸手掺和地面上的事儿,老子上你巡查营门口演戏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李老拨通了于万青的电话,直接问道:“多的不说了,你把我儿子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假酒啦,我要你儿子干什么?”于万青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扯淡,人肯定是秦禹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找他啊!”于万青吸着烟,话语平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于万青,我就问你一遍,人你能不能放?!”李老喊着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跟我说话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要这么干,那这事儿没完了。”李老声音极为低沉,已经开始骂了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NM的,我等着你没完。”于万青骂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,冲着自己的三弟说道:“这回有人撑腰,咱家和秦禹一块打!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江州两大家族,同时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两章,晚上七章,今日总共爆发九章!明日一早休息无更,晚上三章连发。求推荐票,求订阅啊!!大家也摇滚起来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