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宏惨死断后,二匪逃出生天

爆炸过后,吴天胤双耳嗡嗡作响,用力扶着地面站起,回头看向了阿宏。

    他倒在血泊之中,双腿被弹片射的千疮百孔,惨嚎着回头吼道:“走啊,走啊……我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他,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,就立即迈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车门弹开的声音响起,后到的两台巡逻车内跳下来了七个人,其中领头一人就是负责这次抓捕的李显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警员一看吴天胤冲过来,立马就扣动了扳机,打的墙壁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傻啊,等他离进了再开枪啊!”李显瞪着眼珠子,扭头吼道:“你没看到他要回来拉同伴吗?你开枪,他不跑了吗?!”

    吴天胤被子D押回来后,咬牙就要再上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回来了,走啊!!”阿宏吼了一声,竟右手抓着道路边的铁栏杆,强行站了起来,并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拿出了第二发雷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让我走,那就一起死!”

    阿宏纵横区外多年,是个地地道道的老雷子,他知道自己只要被抓那就必死。并且此刻他双腿受伤,单臂断裂,即使被联防队弄走,那也是去医院一边遭罪,一边等死。所以他非常果断,右手直接弹飞保险,将雷藏在衣服里,直接就冲李显那边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了,哥。”安仔回过神来,伸手拉扯着吴天胤,转身就向后跑去。

    街道上,人群看到阿宏如此生猛,全部懵掉。

    “散开,散开,他手里有雷!”

    “向两侧跑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人群乱喊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微C响起,阿宏胸前暴起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阿宏一声怒吼,在身体中弹的情况下,又往前跑了四五步,来到了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平地起,阿宏原地爆开,汽车直接被炸的侧翻。

    李显目瞪口呆的看着阿宏,一时间懵掉了,连胳膊被弹片擦伤,哗哗淌血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街道上,吴天胤回头望去,见到的只是阿宏肢解的尸体,和满地鲜血,以及滚滚冒着浓烟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追,追他们!”李显双耳嗡嗡作响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队长,队长,你胳膊,胳膊……。”旁边的警员高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显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,见伤口不深后,立马再次摆手喊道:“没事儿,没事儿,继续追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众警员追到大野地旁,放眼望去,只见到洁白的雪壳子上留下了两排明显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继续追。”李显催促着众人。

    到场警员全体抱团,捋着脚印往前搜捕。

    又过了将近半小时,脚印在进山口断了。前面都是青石和蜿蜒小路,放眼望去全是小林子,根本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李显咬牙骂了一句,立马扭头吩咐道:“让所有赶来支援的人,立马散开,围堵各大路口,搜捕这俩人。哦,对了,派人去耀光公司,还有于家的几个仓库盯着点,吴天胤很有可能找秦禹帮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和安仔跑了很远后,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寂静的山峦内,月光稀疏,二人各自坐在石头上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消息绝对不可能是从家里漏的。”安仔低着头,不停的用手擦着头上的汗水,防止结冰:“咱们走的时候,我跟大家说的是,你和我要去看生活用品的货源……根本没说要来江州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会是秦禹那边漏的。”吴天胤低声说道:“跟他来的,一个是齐麟,一个是察猛,这俩人都是他身边的人,如果想弄咱们,那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安仔问。

    “警员是分散来的,而且是以大规模临检的方式才发现我们的。这说明,点咱们的人,并不知道咱们的确切位置。”吴天胤思考半晌说道:“联防队的人,应该不止在这一个生活村找咱们。”

    安仔愣住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供货商那边漏了消息。”吴天胤阴着脸说道:“只是不知道,他们是故意要整我,还是无意中漏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哥,那就给秦禹打电话吧,不然咱俩够呛能出去。”安仔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掏出手机,低头扫了一眼说道:“这里没信号,先走再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之后。

    秦禹正在睡觉之时,听到床头柜上电话响起,随即迷迷糊糊的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出事儿了。”吴天胤声音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秦禹瞬间清醒,扑棱一下坐起问道:“你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联防队的人要抓我,阿宏死了。”吴天胤说到这里,语气依旧没有任何情感波动:“我和安仔捡了条命,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在哪儿你不用管了,给你打电话是想提前告诉你,听到我出事儿之后,你千万别慌。”

    “艹,我不知道你在哪儿,怎么让人去接你?”秦禹语气急迫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在江州?”吴天胤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昨晚咱们一起回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那个安保公司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身边的人,接不了我,我也不能去你那儿。”吴天胤低声说道:“联防的人肯定不是偶然碰到我想抓,不然不会来这么多人,还整大规模搜捕。肯定有熟悉我的人,把我点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肯定被盯上了,我去你那儿,就是送死。”吴天胤轻声说道:“你要想帮我,就让区内没被盯上的人来接我。记住了,一定要找你信任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搞事情。”吴天胤直白的说道:“安保公司人多眼杂,我不信他们,所以你不要让他们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电话,这个号码我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安仔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宏跟我一回,我得要个说法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“什么,没抓到?!”联防治安侦查营内,一个胖子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人都找到了,还能让他跑了,你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二叔,跟着吴天胤的匪徒,敢手里掐着雷往我们身上撞啊!”李显低声回道:“而且搜捕式侦查,我们就没有办法完全集中警力,最开始碰到吴天胤的就只有小于那一组……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埔某酒店内,一名青年坐在椅子上,皱眉说道:“这个李家到底是没想办这事儿啊,还是能力有限啊?怎么抓两个雷子还这么费劲呢?”